《血未冷,大圈》
第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和王莽从始至终都没有皱下眉头,身体站的一如既往的笔直,两手顺着裤线并拢中指指尖始终没移动分毫。
  十几分钟之后,李沧海拎着皮带吼道:“你跟你爹一样,都是个犟种,老子要不是你们安家无后,我今天非得抽死你不可”
  安邦哼都没哼,梗着脖子道:“抽死也不服”
  李沧海又一脚踹在安邦腰直接就把人给踹的怼到了门,他扬起腰带抽着王莽道:“你们老王家当了一辈子响马,现在都解放几十年了,一身匪气还是改不了,是不是?”
  “报告,我不是土匪,我是军人”
  王莽的爷爷是梁山的大响马占山为王几十年,后来部队开到大凉山一代,老爷子一声令下整个土匪窝全都投降,来了一出梁山好汉被收编的戏码,从此之后就被编进了正规军中,王老爷子战死,王莽的父亲接班,一直跟着李长明的爷爷东征西战。
  王莽从就跟在安邦和李长明的屁股后面长大,他最怕的是安邦,最服气的是李长明,除了这两人以外他谁都不服管,哪怕是李长明的叔叔还有他那仍旧守卫边疆的爹都不行。
  论犟种,林天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那王莽就是两条龙也不行。
  这个响马的后代,身始终都带着不曾磨灭的匪气。
  李沧海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两人的鼻子,破口大骂,骂到兴起的时候直接从腰抽出一把枪顶在了安邦的脑袋:“你曾经是军人,不是土匪,不是混混,你们身的这身军装是用来保家卫国不是欺负老百姓的,天天给我惹麻烦,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我问你们,以后还敢不敢胡闹了,敢不敢去惹麻烦了?前段时间打死了几个人的事还没过去,昨天又把人的手给废了,你们这是要天么?是孙猴子么?啊,兔崽子,反了你了”

  李沧海很憋屈,因为和佛爷的冲突他已经不止一次给安邦,王莽还有李长明擦屁股了,每一次都被搞的焦头烂额,自从次和麻老五的冲突过后,李沧海就告诉过他们三个,再惹事,就把三人给活活的抽死了。
  但没想到,距离次械斗还没有过去多久,昨天晚三个人再次生事了。
  安邦昂着脑袋,一声不吭,王莽梗着脖子目视前方,两人眼中根本就没把李沧海手里那把枪给当回事。

  “三叔,要换成别人敢拿枪指着我脑袋,枪和胳膊我早就给他卸了”安邦抿着嘴道。
  “你······”李沧海抬腿一脚就踹在他胸口,人倒着撞到墙,李沧海吼道:“我他妈的管不了你了是不是?”
  安邦扑了下衣服,起身立正站好。
  李沧海义愤填膺的坐到床,拿起茶杯刚想喝茶发现里面已经空了,眼睛非常毒辣的安邦连忙从墙角拿起水壶,跑过来给茶杯满了:“三叔喝水,喝完接着骂”

  “滚,滚出去”李沧海瞪着眼睛吼道。
  安邦站着没动,王莽掉头走了。
  “滚出去”
  安邦尴尬的挠了挠脑袋,道:“三叔这是我家”
  “么的,老子都让你给气糊涂了”李沧海重重的放下茶杯,指着安邦道:“你给我老实点,你丫挺的要是再犯浑,我迟早给你扔到大狱里去,给我收收你那驴一样的性子,真要是惹出大麻烦来,我也救不了你”

  可能让李沧海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他这句话没用几天就成为了事实,桀骜不驯的安邦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彻底的惹出了一个堪比捅破了天的大麻烦,这个麻烦的程度直接导致,李沧海和李长明的爷爷都没办法给他处理干净。
  李沧海走了之后,安邦一屁股坐在床,叼着一根大前门着楼下一辆吉普车远去,车身印着一行番号。
  那个番号,曾经代表着一种荣誉,荣誉的背后是安邦历经过的峥嵘岁月。
  安邦从柜子里拿出个急救箱,从里面拿出纱布和酒精,叼着烟擦拭着遍体鳞伤的身,这种程度的伤势对他来讲根本不用在乎什么,老山他后背被两发子丨弹丨贯穿过然后嵌在了骨头,到现在还有弹片没有被取出来。
  擦完伤,安邦斜靠在床头,轻轻的叹了口气,从桌子拿起一个相框,伸手轻轻的擦拭着一尘不染的相片。
  相片里,是安邦和一个梳着两条麻花辫的姑娘的合照。
  安邦有个未婚妻,叫陆曼,红旗学的教师。
  这是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陆曼六七岁的时候就跟在安邦的屁股后面,拉着他的衣角怯怯的:“安哥,我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一直到安邦参军,然后去老山前线,他和陆曼的关系始终都是如胶似漆的。
  这是个,他打算一辈子都好好呵护的女人!
  这天中午,红旗学,对面的马路。
  王莽跟普通人腿差不多粗细的手臂单手撑在地,挥汗如雨的做着俯卧撑,安邦很没有形象的抽着烟蹲在地,胳膊拄着脑袋着对面的大门,再有一会陆曼就该午休了。
  李长明在两人身后,皱眉道:“我三叔是不是有病?明知道你身的伤还没有痊愈呢,怎么下手还这么狠?把你打残废了怎么办?回去告诉爷爷,收拾他,怎么下手没轻没重的”
  王莽抬头呲牙笑道:“我哥身子比我都壮实,明哥你忘了,年前那时候他被那帮猴子两枪给打在后背,在帐篷里躺了半个月不照样生龙活虎的爬起来了?”
  李长明低头踢了他一脚,道:“你个蠢货,我的就是这事,弹片还没全都取出来呢,你不知道啊?”
  “知道啊,谁战场身没有点伤,没伤好意思打过仗么?”
  李长明叹了口气,无语的道:“那你是不是也知道,邦哥一到阴天下雨浑身都疼?弹片一天不取出来,他身的伤就随时都会发作,不什么时候就要了他的命,明白不的?”
  “哎,长明,连里那边忙什么呢?”安邦拄着脑袋,抽着烟,眼神始终盯在一个方向,压根就没听见两人在那谈什么。
  单杠的王莽低头道:“哥,你不是想着嫂子呢么,怎么还关心连里的事了?”
  安邦仰着脑袋问道:“几个了?”

  “一百三十五个”
  “换手,继续”
  “哎!”王莽还手,继续单手俯卧撑。
  王莽就是标准的土匪,天王老子都管不了,但就服李长明,最怕安邦,前者脑袋好使足智多谋,后者体重身高都差了他一大截,但军事技能却刚好比他刚出一截。
  “准备联合军演呢,西南那边来了个特战大队,老山西线就是他们给打下来的,底子很硬,杠杠的王牌军,以前是野战军编过去的,侦察连主要就是牵制这个大队”李长明也蹲了下来,道:“我觉得,咱们和他们要对了,从赢面讲,应该是五五开,那边里面有几个老兵技术非常过硬,全军大比武拿过头十的名字,邦哥你呢?”
  安邦满不在乎的道:“什么特战大队?联合军演啊?那是我没在,我要还在连里专门收拾各路兵王,两年前,东北老虎团来京城,点名让我去他们那,让老爷子给按下了,死活不放人,我骄傲了么?”

  安邦的名气不光是在京城这边响亮,曾经有两次和友军演习的时候,他都崭露头角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