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九八六年,京城的夏天异常的闷热,热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云层压得很低仿佛风雨欲来。
  晚九点,行人渐少,在八十年代中期左右,缺乏娱乐活动的人们基本都早早归家了。
  西直门一带,几家店面却还亮着灯。
  老莫西餐厅是位于京城西直门大街135号的莫斯科西餐厅,简称老莫,大门的“1954”提醒着来此的客人们,这里的历史已经很悠久了。
  九点十分,老莫餐厅,旋转门被人推开,三个勾肩搭背的年轻人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相比于北京二锅头,伏特加的酒精度数和辛辣的程度都要高不少,三个人五瓶伏特加下去,从老莫出来之后脚步已经明显有些发飘了。
  喝得有些五迷三倒的这三个人,年纪都不算太大,应该是二十三四岁左右,长相虽然不算太出彩但都颇为英朗,尽管脚步发飘,他们的身子还依旧笔直地宛如一杆标枪,十分挺拔。
  三人出了老莫,径直走向停在旁边的三辆永久自行车,跨车之后脚蹬子就被蹬的飞快,车轮翻滚下,没过多久就已经骑出了西直门大街。
  骑车的三个年轻人,最前面的那个叫李长明,长的文文静静的,带着一副眼镜,不苟言笑。
  他后面跟着个身材魁梧,身高近一米九、体重直逼近二百的彪形大汉,人如其名叫王莽,壮硕的体型压的身下的自行车发出了“嘎吱”直响的动静。

  最后面那个叫安邦,尽管是喝了不少的酒,但他瘦削的脸孔,一对眼睛依旧如刀子一般,凌厉的望向远处,在黑夜里显得异常的尖锐。
  一骑绝尘,三辆永久被他们骑出了吉普车的效果,三人似乎有意较着劲,脚蹬子不断的下翻飞起来。
  二十多分钟后,刚要出京城市区,驶过一条胡同的时候,李长明忽然捏了下手刹,自行车漂亮的甩了下车尾,然后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
  安邦的车轱辘顶在了李长明的自行车,他恼怒的道:“你他么的喝多了是不?停下来干嘛?”
  李长明幽怨地回头,道:“邦哥,五瓶伏特加我自己喝了一瓶半,你就这酒量,我多没多?”
  王莽呲牙笑着道:“嗯?那对你来真挺不容易了!”

  李长明笑道:“这不是要扛两毛二了,能不激动么?”
  安邦瞪了他一眼,道:“对我显摆是不是?”
  李长明顿时住嘴,安邦离开部队一直都是他心里的一道坎,回来几个月了,他始终都没有迈过去,平日里他和王莽基本都主动回避这个问题。
  “哥,胡同里好像有佛爷”王莽往后退了几步,朝着一条漆黑的胡同望去。
  李长明点头道:“刚才我正好见了”

  京城话里的佛爷也叫偷,扒手,是这一类人的总称,当时的四九城遍地都是佛爷,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车站还是商场,佛爷都层出不穷,据不完全统计四九城里的佛爷大概有三千八百多人,分散在各个胡同、街道里。
  四九城,是京城四个城门,**、地安门、东安门、西安门的总称,各代表一块地域,每个四九城都有一尊大佛坐堂,然后手下养活着不少的佛爷给他们干活。
  这是西安门一带,这里的大佛爷叫马秃子。
  马秃子三十来岁,据是少林的俗家弟子练过一些武艺,后来因为犯了些事在七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就进去了,八三年严打过后,他八四年就出来了,出来就笼络了一批狱中的朋友,然后又收拢了些佛爷,把西安门一带就给占据了,从此占山为王。

  这马秃子出手狠辣,手底下功夫很硬,有道消息他出来的这段时间里,手下已经沾了六条人命了,其中有三条是曾经西安门这边的大佛爷,从那以后西安门这边就只剩马秃子这一个大佛爷了。
  “真有啊?”安邦从自行车下来,走到一边把车靠在了墙。
  “啊,刚才车子过去的时候我见了,一堆佛爷围着两人,不是掏手,应该是在硬抢,哥,瞧瞧?”
  “喝点酒,正好活动一下”安邦舔了舔嘴唇,眯着眼睛道:“走了,下去收拾他们,嘚瑟!”
  李长明回头皱眉道:“邦哥,你和莽子才从越南回来不到一年,惹了不少事了,再惹我三叔可真容易把你的腿给打折了,更何况你自己的伤还没好利索呢,今晚就歇着吧?改天再揍他丫的”
  安邦和王莽还有李长明刚从老山回来一年,但三人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处境,李长明马要扛两毛二,王莽身挂了个个人一等功,集体二等功,但安邦却是被一脚被踢出了部队,去了二七六厂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工人。
  “揍佛爷和伤不伤的没关系,主要是心情”安邦扔下一句话后从自行车后座解下一个泛旧的老式军包,从里面拿出两把三棱军刺,递给王莽道:“走了莽子,剁了他们!”
  李长明靠在墙,无奈地道:“明明包里有三把军刺的,为什么只拿出两把?我的那一把呢?”

  安邦大踏步地朝着胡同里走去,扔下一句话:“你刚扛两毛二,就别和我们掺和这些烂事了,几个佛爷而已我和莽子就足够了,在外面老实蹲着抽会烟,听话”
  安邦,李长明和王莽是从在一个大院里光着屁股长大的,然后一起参军入伍,只不过参军之后三人却走了不同的两条路,王莽和安邦因为身体素质拔尖被选进了某侦察连,李长明则是脑子太好使文化程度又高,就去了作战指挥部。
  从越南回来之后,李长明和王莽依然穿着军装,但安邦却从一个侦察连的王牌尖刀兵成为了一个平民老百姓。
  没有峥嵘,只有满身伤痕,还有未褪去的热血和棱角。
  他叫安邦,一个成长在部队大院里的某侦察连尖刀兵。
  团结胡同口,站着两道身如标枪的人影,手中提着一把三棱军刺晃来晃去,胡同里二十多个佛爷似乎偶有所感几乎同时回头了过来。
  56式三棱刺刀,刀身呈棱型有三面血槽,刺入人身体能瞬间就扎穿敌人的任何部位,并且短时间内就能将敌人的鲜血给放的一二干净,而且伤口不易愈合,刀身由精钢打造,是当时顶尖的中**工技术,沿袭继承了博大精深的中华夏古代兵器的巅峰之作。
  在前线的时候,安邦他们所在的侦察连孤军深入敌方阵地,他曾经手提一把三棱军刺独自一人偷袭暗杀了八名越南兵,然后又无声无息的全身而退,三棱刀身沾的血他硬是两天才给擦拭干净。
  漆黑幽暗的胡同里,两道人影迎着二十几人迈着坚挺的方步走了过去,从他们的步伐中你根本就不出来在这之前,他俩一人喝了两瓶的伏特加。
  “西安门马秃子办事,两位有何贵干?”佛爷人群里,走出来个五短身材脑袋秃顶的男人,锃亮的脑袋斜着一道刀疤一直划到左耳边,这就是西安门唯一的大佛爷马秃子。
  安邦晃着军刺,淡淡的道:“我知道你们是佛爷,也知道你是马秃子,我是特意奔着你来的”
  “你谁啊这么狂?知道我是马秃子还敢来找我?”马秃子笑了,他清对方是两个年纪轻轻的伙再无他人的时候彻底放松了警惕,原本他还以为这是其他的佛爷过来西安门抢地盘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