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4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爷,运河帮的人真狠,从济宁大举进入梁山。卷江龙投靠了李一刀,破坏了梁山的规矩。怀义堂的客栈被烧成了平地。那一家当年做早点、开客栈的人,全被他们找到并吊死了。怀义堂的几十个兄弟加上杂役仆人、皮六留下的安保人员,死的死,伤的伤,没死的全部被活埋了。”小时迁哭着说。
  宁十三立即一脸惊恐,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脸上才舒展了一些。
  “别哭了,都过去了。”宁十三安慰说。

  “梁山已经是运河帮的了。运河帮的人在济宁到处搜罗怀义堂的人,见一个抓一个。”小时迁继续说。
  “你休息吧。这个仇我必报。”宁十三说完就离开了。
  鸭屎将湖东地区的安全交给了皮六,随后带着小宋江去了河南。
  宁十三紧急将黄胡子的人调到了湖东北地区,应对运河帮南下。皮六留下一部分人,守在楼外楼周边,应对运河帮的突然从南部进攻过来。
  鸭屎与小宋江来到了河南开封,找到了王老五的人。
  通天鼠原本是野狐田指导的学徒,因为与鸭屎、鸡头米一起盗玉镯,所以被宁十三破格录用为弟子,排在鸭屎后面,名列第五。
  宁十三与王老五就莲花岛被围事件合作的时候,宁十三答应王老五派一个飞贼,协助他盗墓。王老五一借不还,于是宁十三安排野狐田去接他回来。没想到的是,通天鼠很不给面子,将野狐田抓起来。如果不是鸭屎赶到,救出了野狐田。他一定死在王老五那里了。鸭屎曾经有机会杀掉他,因为心软又放了他。宁十三也曾经安排火头王刺杀他,也没有成功。
  后来,通天鼠引导王老五,在楼外楼外的密林里差点砍伤了宁十三。幸好他命大,躲过了一劫。鸭屎知道,他是因为姐姐被王老五软禁了,所以不得不跟王老五。

  带小宋江来马上起到了作用。在河南,必须有个说河南话的才行,办什么事都方便。有小时迁一路打探,他们很快锁定了通天鼠的位置。
  鸭屎从附近一个盗墓团伙那里偷了一柄上好的洛阳铲,让小宋江到街上叫卖。通天鼠远远的看到,立即走了过来。
  “怎么卖的?”通天鼠问。
  “十个大洋。”小宋江说。
  “呵呵,一个大洋能买十个。我给你一个大洋吧。”通天鼠说着就掏钱。他一摸怀里,吓坏了,自己的钱都没有了。在河南这么久,他从未见过有如此水平的人,能从他身上拿走东西。他毕竟是科班出身的盗贼。
  “没钱啊,也没事,我可以借你。”小宋江掏出一个小花包,沉甸甸的有十个大洋。那个小花包正是通天鼠的。

  “你是什么人?什么来路?哪门哪派的?请留下姓名。”通天鼠问。
  “商丘,小宋江。”小宋江笑着说。
  “我在河南有些日子了,没见过这等身手,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通天鼠问。
  “要想知道答案,随我来见见我们的老板。”小宋江说。
  “好。”通天鼠答道。

  在一座破庙门前,通天鼠看到了一个熟悉但又陌生的背影。背影转过脸,朝他笑了笑。
  “鸭屎,四哥,哦,不,四爷。”通天鼠极为紧张地说,“师父也来了吗?动手吧。”
  “说吧,你这是演的哪一出?你连师父都敢动。”鸭屎问。
  他开始环顾四周。
  “别看了,就我们俩。”鸭屎说。
  “都是我干的。我没什么好说的。你们要动手就动手吧。”通天鼠一脸绝望地说。
  鸭屎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如果给你机会,让你回到师父身边,你会回去吗?”

  通天鼠一开始就有点惊讶,随后叹了一口气说:“机会?别开玩笑了。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师父不会原谅我的。关键是,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盗墓有意思吗?”鸭屎岔开话题问。
  “没意思。无聊透顶。”通天鼠苦笑着说。
  鸭屎将银元小包裹还给他说:“你走吧。我在这里等你。如果你想明白了,你过来找我。如果你想不明白,就不要再来了。我给你两天时间。两天后,我就回微山。”
  “回微山?不回梁山吗?”通天鼠问。
  “梁山已经是运河帮的了。”鸭屎说。
  “那师父还有什么?”通天鼠问。

  “还有楼外楼,以及湖东所有的地方。”鸭屎说。
  一听说楼外楼,通天鼠震惊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平静。过了半天,他才说出了一句:“如果我也能参与该多好啊。看来,你们是干了一票大的。”
  “是的,我们将蒋夫人的宝贝都偷走了。做贼的,还有谁比我们做得更嚣张?”鸭屎笑着说。
  通天鼠低下头,仿佛在思考什么,随后说:“别等我了。我不会回来的。”说完,他便消失在树丛中。
  凉风习习,东边天吹来一朵乌云,小宋江冻得瑟瑟发抖。
  “四爷,还等他吗?我看多半是要下雪了。”小宋江搓着双手说。
  “下雪?立冬了吗?”鸭屎抬起头,看着乌云,脱口说出了一句。
  “哎呀,我说的是我们走不走。”小宋江着急地说。
  “不走。两天后,他一定会来。”鸭屎说。
  “你怎么知道?”小宋江问。

  “猜的。”鸭屎说。
  “嗨,微山那边大敌当前,四爷怎么还在这里浪费时间。我在这等着,你先回去吧。”小宋江说。
  “你一个人搞不了他,他对你也不信任。不过,我相信,我能说服他。”鸭屎说。
  “那好吧,我去弄点被卧来,在这个破地方睡觉,得冻死。”小宋江说。

  “你傻啊,在这地方能睡?我们走。”鸭屎说。
  “去哪儿?”小宋江问。
  “别管去哪儿,保证你吃好、睡好。”鸭屎笑着走在前面。小宋江一脸懵地跟在他后面。
  鸭屎与小宋江下榻在开封一个很体面的客栈。当天晚上,小宋江刚睡下,鸭屎就整理衣服,穿上一身夜行衣。
  “四爷,去哪儿?怎么不叫我?”小宋江问,他掀开被子,要起身。
  “天冷,你多睡会儿。”我出去办一件小事,办完就回来。
  那一夜极为寒冷,小宋江辗转睡不着。他起身,将鸭屎床上的被子取下,盖在身上,方觉暖和了很多。
  天快明的时候,鸭屎从窗户钻了进来。借着黎明的微光,小宋江发现,他满身是血。
  “四爷,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小宋江问。
  “我没事,这不是我的血。”鸭屎脱掉衣服,急匆匆的换了一件正常的装束,随后一把火将带血的衣服烧了。他将衣服的灰扫起来,拿包裹包好,扔进了垃圾桶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