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4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运河帮依然是第一大帮,占领的地盘依然是最大的,其他的小帮派还是围着运河帮转。宁十三花费了那么大心思布下的局,李一刀以微小的代价就化解了。

  宁十三一直预料李一刀会发动一次全面战斗,于是让皮六加紧招募新兵。
  半个月后,李一刀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不过运河帮及旗下帮派的人再也不到楼外楼消费了,楼外楼只剩下一批蒙在鼓里的老顾客,多数是商人。然而这些老顾客也陆续不来消费了。宁十三庞大的经济收入,突然就断了。
  那几天,连刮了几天东北风,每天早上都能看见厚厚的霜。
  日期:2018-04-02 17:01:36
  第175章 难解的困局
  完成了东部的全面部署后,宁十三在楼外楼召集大家紧急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做。宁十三很镇定,看不出来他半点着急。不过,他心里已经比热锅上的蚂蚁还着急。
  “我们与他们直接打吧。”野狐田撸起胳膊大呼。
  宁十三摇了摇头说:“运河帮本部的人是我们很多倍,更何况还有很多帮会受他们保护。我们这点人,这点经验,与他们正面冲突很难成事。如果正面冲突能解决问题,李一鸣撤出湖东的第二天,李一刀就该血洗湖东。他没有这样做,他的想法是,兵不血刃,将我们一点一点弄死。”
  “目前运河帮已经将我们与梁山的联系切断了。我们要么退守济宁,要么退守湖东。楼外楼这片地方恐怕不保”火头王说。
  宁十三再度摇了摇头说:“济宁和梁山是回不去了。这会子运河帮的人估计已经到怀义堂了。小时迁姓命难保。湖东在湖边上,三面是平地。这样的地方,站在湖里的船上一览无余,怎么守得住?”
  大家左顾又看,议论纷纷,情绪比较低落。
  鸭屎一言不发,低头看脚底。宁十三对他比较了解,大凡他不发言的时候,一定是内心有了成熟的想法。
  宁十三看了下鸭屎,随后说:“四爷有什么想法?”
  每次师父要训斥他的时候,总会说些让他觉得不安的话。其实,鸭屎肚子里是有气的。师父承诺,拿下湖东就让他做堂主。如今,拿下湖东这么久了,他也没见师父兑现承诺。再者,师父叫他四爷,一定是对他开会漫不经心提出的委婉批评。

  鸭屎赶紧站起身,用歉意的眼神看了下大家,随后说:“即便两边人数差不多,也没法直接血拼。我们不是军队,更不是恶霸土匪。我们是侠盗。我们做事的根本是还给地方一个安静的生活、生产的环境。离开了这个宗旨,咱们做啥都不会得到别人的支持。”
  宁十三立即高看鸭屎一眼,随后说:“说说你的真知灼见,为何这么说,如何做?”
  “师父,各位师兄弟们,我在湖东的经验是,当地的大户对运河帮很反感。他们不是不想交保护费,也不是怕花钱,他们最怕的是,运河帮以保护当地人的名义,监守自盗。让当地人出了钱,还落不下好。如果能给他们生产、经营的环境,他们是愿意付出一部分给我们的。前提是,我们必须让怀义堂不再是的盗贼的集团,而是个地方正义之师。偷盗是我们的技巧,这个技巧仅限于填饱肚子和执行特殊的任务。我们可以举起微山无贼的旗号。”鸭屎说。

  “呵呵,你的胆子不小。你这是侮辱祖师爷啊。”宁十三略有不高兴地说。
  “师父,时代变了,祖师爷的规矩也得变。如果怀义堂是个地方安全的重要力量,人们就会尊重我们,帮助我们。这次能拿下湖东,多亏了湖东的富户帮助。可见,他们才是我们真正在微山站稳脚跟的支持力量。”鸭屎说。
  “那,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盟友呢?”宁十三问。
  “如今,运河帮从北边、西北、西边再到南边,几乎对我们进行了包围。表面看,他们很厉害,其实也很脆弱。新占领的地方,还没有形成地方的统治基础,他们能干什么?如果我们从西北切断北边与西边,再切断西边与南边的补给线,这几个地区,我们都能干下来。”鸭屎激动地说。
  他的这番话引起了宁十三的兴趣。宁十三笑着说:“你的想法不错,可是如何实施呢?”
  “联合王老五。给他的好处是,拿下湖西,将原来他的地盘还给他。”鸭屎说。他话音刚落,人群中掀起了骚动声,大家觉得鸭屎的想法太过荒谬。
  “如何说服王老五?”宁十三问。

  “先拿下通天鼠,让通天鼠说服王老五。再者,一旦我们成功了,可以让王老五作为中间人,与运河帮谈。微山需要新的平衡,而不是你死我活。新的平衡对我们发展很有利。”鸭屎说。
  宁十三面不改色,笑嘻嘻地说了一句:“一派胡言。”鸭屎自知无趣,有点失落地座回到了位置上。“大家先散了吧,我们明天再议。”宁十三说完,拄着拐杖离开了。
  宁十三边走边想,这孩子还不到二十,怎么会有这么深的心机。如果利用好了,他会是一把利剑,如果利用不好,他将会是一碗毒药。回到住处仔细想了想,宁十三觉得鸭屎的方案很靠谱,于是便单独召见了他。
  鸭屎坐在宁十三的对面,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知道我为什么骂你吗?”宁十三问。

  “不知道。”鸭屎摇摇头说。
  “你太聪明了。”宁十三叹气说,“你今天的很多想法我都比较认可。不过,这么重要的信息,你应该与我单独商量,不应该在这么大的场合讲出来。万一我们里面有人无意中走漏了风声,那就真的完了。”
  听师父这么说,鸭屎的愁眉施展开了。他心里清楚,宁十三最担心的人首先是黄胡子。毕竟,黄胡子失去了湖西的地盘,如今只能跟在宁十三身后。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这个任务还是你来完成吧。其他的人我都不放心。你快去快回。”宁十三说。
  “师父,你指的是?”鸭屎问。

  “唉,通天鼠。”宁十三说。
  “好的,师父,我立即出发。”鸭屎说。
  “别急,”宁十三叫住了他说,“第一、告诉通天鼠,我不计前嫌;第二、促成了与王老五的合作,他还是怀义堂的弟子;第三、事成之后,会给他一块地方做堂主;第四、如果想与怀义堂断绝关系,我也尊重,会给他自立门户的钱。”
  “是,师父。”鸭屎说。
  “你难道没有什么要说的?”宁十三说问。
  “没有了师父。”鸭屎说。
  “鸭屎听着,湖东是你的分堂子,你回来后,你负责的办公地点就会安排好。你的那帮小兄弟都到时候都搬进去吧。我不给你设限。只是记住一点,别引起民怨,好生照顾这一方的百姓。”宁十三说。
  “多谢师父。”鸭屎立即跪谢道。

  日期:2018-04-02 21:21:10
  第176章 神秘的行动
  鸭屎刚走不久,身中六刀的小时迁回到了楼外楼。到了楼外楼后,他便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次日醒来时,他趴在宁十三的手臂上痛哭流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