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2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你仔细想想,见到我们之前,你在和谁说话?在哪里?"这个时候,广义再次对着夏元秋说道:"那个人知道心魔至幻针和阴阳合的用法,一定也是你们看守多宝阁当中的方士之一。”
  “没有用的……”夏元秋苦涩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心魔至幻针虽然是禁器,不过尚在禁器之末,如何炼制、施展都不在禁止之内。而且它刺穿我脑中的时候,已经带走了那一段的记忆。现在我只记得被广义师兄你交到甲板上,宣读大方师法旨的那一段。”
  “原来方士当中,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看一遍图谱和使用方法,便会施展这样的禁器了。"广义说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也冒出来一丝凉意。他回到徐福大方师身边也有几百年了,看着海外方士一点一点成长起来。在他的眼里,这些方士的术法不值一提。现在才知道原来身边一直隐藏着这样的一个熟知阵法和法器的高手……感到到自己的话有些长他人的威风,广义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熟知阵法和法器又如何?还不是被我们看出来了吗?蒋合先也还在我们的手上,只要将此人送到大方师的手里,这个人便无所遁形。知道阵法如何,破它便是轻而易举。”

  说话的时候,广义将手里的铜板折断。就在铜板断成两节的同时,众方士的眼前一花,便看到虽然自己还是在客栈的院子里,不过和刚才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起来。
  虽然还是深夜,不过还能听到从老板、伙计房里传来轻微的呼嚕声。偶尔还能听到大街上传来几声野狗野猫的叫声,和刚才墓地一样的寂静好像就是两个世界一样。
  这时,之前被广信派出去联络广义的两名方士也出现在大门口。这二人大汗淋漓,全身上下已经都被汗水浸透。看到了广义、广信等方士出现之后,他们俩立即瘫软在地。
  将两个人接回客栈之后,他们俩诉说刚才从客栈里面冲出来之后,大街上便变了模样,两个广义声音的相互争斗,和大街上百姓的呼喊声霎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县城还是那个县城,没有任何变化。
  等到这二人发觉不对的时候,他们俩想要回到客栈当中,却发现原本在里面的几十名方士都消失了起来。这段时间当中,两个方士不停在客栈里外穿梭就是没有广信和其他方士的影子。
  就在两个人惊慌到了极致的时候,这些人又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们俩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广义想了一下,随后对着广信说道:“在这里等到天亮有些被动了,我们还是赶夜路继续前进的好。蒋合先没到手,那个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与其他来攻,倒不如我们主动前行的好。只有二三十里的距离,快马之下不用午时便会感到泉州。”

  广信好像也没有了主意,当下他点头称是:“那就依广义师兄了,还是这样,师兄在前面开路,我们保持五里的距离,每过一刻便发出火球相互通信,如果没有见到火球的话--你为何不受阵法影响,能看到我发出的火球!”
  说到一半的时候,广信手里突然出现了他的长剑法器,对着广义的脖子砍了下去……广义猝不及防之下,虽然身体条件反射的躲了一下,长剑还是划破了他的脖子,鲜血好像涌泉一样的喷涌了出来……
  看到两位广字辈的师兄突然翻脸,众方士都惊愕的愣在了当场,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看着广义捂着呼呼冒血的脖子不停后退,广信手握长剑杀气腾腾的样子,这些方士都不敢上前去询问出了什么事情。
  广信这一件砍断了广义的声带,让他回应不了。只能不停的后退,等着稍后自己的伤势好转之后再解释。
  不过此时的广信已经认定了面前的广义有诈,从广义带着夏元秋来传大方师法旨的时候,广信心里便一直暗暗提防。不过看不到广义身上有什么破绽,这才和他相约十里。原本想着平安无事到了船上的话,就算这位广字辈的师兄真有问题的话,到了海上便不敢轻易动手了。
  直到广义被广信的火球吸引过来,事后知道自己和些这方士被阵法迷惑之后,广信终于发现了自己这位师兄的破绽,既然他们已经是在与世隔绝的阵法当中。那么他是怎么发现自己发出去的火球?而且只有广义发现了火球,而自己之前派出去的两名方士却没有丝毫的察觉。加上广义可以自由来往阵法,便足够说明问题的了。
  广信、广义虽然都是广字辈的弟子,不过广信再世拜在徐福的门下还不足百年,论术法来说远远不及这位老师兄。当下只能偷袭制胜,不过还是差了少许,未能一击治敌……看着广义满脸愤怒的样子,广信冷笑着说道:“是不是还在怨恨就差一点便成功了,可惜就差了那么一点点……”说话的时候,广信手中的长剑分成了雌雄两股,左手剑指着广义,对着身边的众方士说道:“我们这位广义师兄要么是贼人假扮的,要么他便是蒋合先、韩中仙的幕后主使之人。大家动手,务必生擒此人,交由大方师发落。”

  虽然广信发话了,不过周围的方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却没有动手的意思。
  论起来他们和广义相处的时间要比广信长的多,虽然平时广义总是自以为是,一直摆出来徐福之下第一人的架势来。不过说到反叛大方师,这些方士实在不敢象想对徐福忠心耿耿的广义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当下所有人都在迟愣着,却没有一个人敢冲过来对广义下手。
  “你……中计……了”广义的嘴里艰难的说出来四个字,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这位同门师弟。眼睛当中布满了血丝,半天之后才缓过来口气,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他……想……让……你我……内斗,不要……中计。”
  “想要解释的话,你自己封印了术法,和我一起去见大方师。”广信看着伤口正在慢慢恢复的广义,两只手紧紧抓住了手里长剑。只要这位同门师兄有什么不轨的企图,自己便要先下手为强。广信还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有和广义动手的能力。
  看着广信蠢蠢欲动的样子,广义有些无奈的摇了揺头,继续艰难的说道:“罢了你中计了,我不能坐以待毙,大方师……驾前见……” 一句话分成了八九段说完之后,广义转身便走。

  虽然深受重伤,不过他还是施展了五行遁法。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广信等众方士的面前。
  “我们也走”看着广义消失之后,广信回头对着众方士们说道:“这里不能久留,我们立即启程,只要到了海上便无忧了。蒋合先,还有最后一段路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