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5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冰冷清高的性格实则是本能的自我保护,因为‘名器’的秘密一旦传出去,恐怕比安如玉还麻烦。”
  “即便刚开始霎那我还在想,万一你也惨败,这个局面怎么收场……”说到这里她转身依偎到他怀里。
  方晟笑道:“那你到底希望我大胜而归,还是输得稀里哗啦?”
  “作为‘名器’,我极度渴望彻底释放一次;可作为徐璃,我真想看到你垂头丧气的样子!”她恨恨咬了他一口,“你太骄傲了,我不服气!”

  “然而你又失望了,”他手指仔细探索,啧啧称奇,“古书里说过,男人遇到‘名器’的概率比买体育彩票还难,清朝八旗子弟们逛遍京津都无果而终,只能说我方晟太幸运,也是缘分。”
  被他摸得情动,徐璃闭着眼睛道:“别再惹我,你知道寂寞了十多年、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欢爱是何物的女人,一旦觉醒是什么状况?”
  方晟吻了吻她的唇,轻轻道:“你知道什么叫梅开二度?”
  这个大年初三,是徐璃人生最灿烂最幸福的一天。多年以后,当她戴起老花眼镜写回忆录时,每想到那个完美之夜,久久不能落笔。
  但最终,回忆录里删掉了方晟的名字……
  初四上午,按计划徐璃和姜姝在市委大院会合,方晟则先到红河做些准备。真是无巧不成书,管委会那边值班的副主任偏偏是安如玉!
  下基层送温暖共有三辆车,一辆坐领导干部,一辆坐工作人员,一辆面包车装慰问物资。
  小司开第一辆车,为着座位问题就发生轻微的冲突:按说四个人当中徐璃地位最高,应该坐副驾驶位置,她却不愿方晟和姜姝、安如玉挤到一块儿,故意往第二辆车瞟了一眼,淡淡说挤了点。
  其实第二辆车也坐四个人,而且有摄像机等设备,加之安如玉不想跟那些臭男人挤到一起,便假装听不见。
  方晟为难地说今天车子都不在家,有困难克服一下吧,要不我坐前面,你们三位女士挤挤?
  恐怕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徐璃冷着脸坐左侧,安如玉地位最低乖乖坐中间,姜姝坐右侧。

  途上本该谈笑风生,可哪里高兴得起来?想到后座三位活色生香的漂亮女人都与自己发生过实质性关系,却不能让她们彼此察觉,他头疼不已,不敢随便挑起话题以免祸从口出。
  徐璃本是任着性子说话做事的人,她是组长最有发言权,本可挤兑、捉弄下方晟,顺便打压姜姝,可昨晚梅开二度后,心理生理都有微妙变化,在姜姝面前自我感觉不那么硬气,又怕对方瞧出端倪,而且也被折腾得够呛,索性闭目养神一言不发。
  若徐璃不在,姜姝肯定是最活跃的人,今天这个场合深知徐璃就等着自己说话然后迎头痛击,反而不敢随便造次。不过她还是捕捉到方晟与徐璃之间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那是一种不可言说的亲密和刻意回避。徐璃那样高傲冷漠的女人,也会象自己一样被方晟征服?姜姝很难置信。
  三人当中安如玉心态最好。凭女人的直觉,她发现徐璃和姜姝都很喜欢方晟,可最新得手却是我啊!想到这里,安如玉微微脸红,那个晚上的激情和疯狂,对她来说是难得的际遇和回忆,很想再续前缘,然而方晟似乎故意躲避,并不眷念自己的美貌,以及诱惑男人那些精妙手段……
  车内说不出的尴尬和不安,小司最诧异,印象里方晟最擅长应付女人,往往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今天的表现实在过于反常。

  幸好红河区域并不大,车队很快来到第一个村组。工作人员分成两组,一组召集村组干部和相关群众,另一组搬运物资。接下来便是程式化的表演:
  徐璃代表市委市正府慰问孤寡老人、单亲家庭、困难户等;方晟亲切地送上慰问金和物资;姜姝与老人交流、蹲在地上让孩子系红领巾等等,这些规定动作都由摄像机忠实记录下来。
  然后“随机”采访村民,当然由能说会道的村组干部表态“感谢党,感谢正府”等等,最后慰问领导们围成圈带着笑容看孩子们表演节目。
  全过程大概四十多分钟,紧接着赶赴下一个地点。

  按市委要求红河组要跑三个点,上午马不停蹄跑了两个,都有些疲劳,遂在红河中心村村部吃午饭。农家菜很简单,几个盆菜外加热气腾腾的馒头,工作人员们都是精致惯的,颇有些难以下咽,徐璃干脆没动筷子,撕了小半块馒头慢慢咀嚼,姜姝出于礼貌吃了两口便搁下,安如玉有先见之明,带了几小包零食分给两人。
  只有方晟吃得津津有味,边吃边教导工作人员说:“农家菜绿色环保,比城里酒店那些花里胡哨的菜实在,多吃点,别浪费。”
  工作人员当中也有知道方晟的经历,好奇地问道:“方常委当大学生村官时经常吃这些?”
  方晟点点他们脑门道:“天方夜潭!这是接待市领导的标准,不信你问村长。”
  村长站在旁边一味赔笑,不敢多说。
  “当年我和村民们下田喷洒农药,头顶烈日炎炎却得长袖长裤,帽子口罩外加眼镜,一是防止被农药溅到,二是田里蚊虫太多,两个来回下来全身湿透,出的汗比闷桑拿还多,中午吃什么?一人两馒头,榨菜都奢侈,一般是夹点咸菜就着白开水,”方晟绘声绘色道,“馒头哪象这个都是现蒸?全是前一天晚上蒸的冷馒头,可味道再差也得吃,不然怎么应付下午的劳作?每个人负责一块田,工作量全是硬碰硬,想偷懒都没辙啊。”

  “您是村官啊,主要协助村部工作,可以不做那些农活的。”又有工作人员说。
  “不懂农活哪能叫大学生村官?正因为有那段经历,后来当镇长、县长、书记,凡涉及到农村、农业的问题,我听回报三分钟之内就辩得出基层干部哪些话是编的,哪些事真正落到实处,所以乡镇干部开会就怕我中途问话,一问就冒汗。”方晟笑道。
  听方晟这么一说,工作人员们把几盆菜分得干干净净,然后继续奔赴最后一站。
  回程途中,姜姝打破沉默问:“方常委,在你和村民一起喷洒农药,还有做其它农活时,有没有想过未来?我的意思是,倘若没有后来的际遇,也许这辈子就在农村,你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吗?”
  “人非圣贤嗬,”方晟感叹道,“坦率说从潇南理工大学毕业后刚到方塘村,的确被落后贫穷吓到了,那种心理落差和绝望……之后始终没放弃回省城的努力,参加各种考试……不过我的原则是不管做什么必须认真,大学生村官如此,后来分配到三滩镇经发办也是如此,有充分储备才有机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