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5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都瞒不过许书记。”方晟惭道,心里却猜会后纪晓丹肯定在许玉贤面前说出真相。
  许玉贤得意地大笑,他最喜欢看到方晟这付无赖样,过了会儿道:“听说节前燕慎率队去过红河?”
  “非正式调研,他反复叮嘱不准泄露行踪,不惊动当地领导,”方晟谨慎地说,“一行六人在红河看了几个村,又到黄海、江业转了一圈,然后就回京都了。”
  “对于银山经济建设,燕慎他们有什么不同看法?”这是许玉贤最想知道的,因为燕慎背后有四号首长的影子。
  “纯学术性采风,只看不说。”
  “喔……”许玉贤沉思良久,“京都几位常委的经济理念各不相同,四号首长持中庸之道,不象二号首长那样激进,也不赞同五号首长的保守,让燕慎实地考察江业新城,有助于数年前那桩事件的结论。”
  “时过境迁,是非曲直我早已不放在心上,大家都明白的事,不会因为骆常委一席话就抹成漆黑。”
  许玉贤严肃地说:“你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作为县委书记,你可以不在乎;但再往高处走,骆常委的话将成为阻止你上升的拦路石!因为部级干部考核考察,基本不怎么看能力和业绩——混到正厅的干部水平能差到哪儿去?主要看意识形态、思想倾向,骆常委给你扣的大帽子就是崇洋媚外,你想想,京都方面能让这种人参与国计民生大事吗?说白了你这种人最容易被腐蚀,被洗脑啊!”
  方晟重重一震,喃喃道:“是啊,我从没想过……”
  “爱妮娅为何提拔得快,她在华尔街实习后听从国家调遣,让她回国就回国,根本不在意高薪诱惑和优越条件,你知道每年国家向外输送多少人才,肯回来的又有多少?”许玉贤道,“大都情况是混得好的都留下了,混得不如意的才愿意回来,象爱妮娅这样可谓凤毛麟角,政治上经受住考验,所以她顺利进入副部级行列。”
  这是一个全新的诠释角度,打破方晟原先以为单纯靠神秘契约的想法。
  “您的意思是通过燕慎,请四号首长公开承认江业新城的成就,从而搬开那块绊脚石?”
  许玉贤重重点头:“你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那次调动了多少人?我、吴郁明、纪天越、樊红雨……头顶上都有那顶帽子,你只是首当其冲而已。”

  “可是……”方晟沉吟道,“目前而言我与燕慎只是君子之交,除了经济其它并无交流,他也没提过荐见四号首长的事,何况赞扬江业新城等于公然否决骆常委,在那个权力结构体系恐怕很难下决心……”
  “但你要知道在江业新城的问题上,哪怕你岳父发动宣传部门开足马力,也抵不上四号首长一句话,权力体系就这么残酷!”
  “我知道……”
  方晟还想说什么,茅少峰敲门进来回报明天的行程安排,方晟便先行退出,下楼时心事重重,意识到许玉贤的提醒非常及时,接下来要分阶段、有步骤地策划这桩大事!
  回省城方池宗那儿,方华一家已等候多时,冷碟摆了满满一桌,方晟笑道单吃这些就饱了。方池宗说我知道你们兄弟俩在外应酬够了,但老妈亲手做的菜意义不同。
  倒白酒时方晟惦记还有场恶战,推说晚上要准备下基层送温暖材料,只肯倒了半壶。
  “今天市委组织的送温暖预备会上,你扬言要跟庄市长单挑?”方华笑着问。
  方晟很吃惊:“你也听说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还说你嫌单挑不过瘾,要纪市长一起上?”
  “三十七项报告全部否决,说到哪儿我都不怕!”
  方池宗听得心惊肉跳,拿筷子敲敲方晟的脑袋,道:“你越玩胆子越大,敢在会上跟市长吵架?日后还想不想在银山混?”
  方华解释道:“爸,那个姓庄的是副市长,小晟是常委,盖他一头呢。”
  “那也不行,你地位再高,红河开发区归人家管呢,”方池宗道,“你呀就是年轻气盛,天不怕地不怕,这样下去早晚要……”
  “大过年的,少说两句!”肖兰端来热气腾腾的烧杂烩,嗔怪道。
  方池宗道:“我是担心,官做得越大,万一摔下来越惨,我劝你们兄弟俩小心点,别到处惹事。”
  任树红笑道:“爸,方华到了银山完全夹着尾巴做人,所有文件到了他那边只有一句话‘已阅,呈储主任阅办’……”
  被妻子调侃得挂不住,方华恼道:“那个姓储的完全山大王作风,在他手底下所有副主任都是吃闲饭的,只有他说了算,我能有啥办法?”
  方池宗道:“这样反而好,出了问题他得负所有责任,你就安安稳稳当你的太平官。”
  “储主任是罗世宽的人?”方晟皱眉问。
  “嫡系心腹,罗世宽在基层当县委书记时,他是办公室主任;罗世宽任常务副市长,他是正府办副秘书长;罗世宽每上一个台阶,姓储的便跟着沾光,眼看靠山因为学历问题无法进步,他比谁都着急,一肚子怨气全撒到下级身上。”
  方晟轻蔑笑道:“有本事自己进步呗,哼!”
  “这家伙不光没本事,更贪财好色,据说市发改委中层干部每年轮一次岗,哪个安置到哪个岗位都由他说了算,其中奥妙不明而喻;办公室有两位少丨妇丨长得不错,他经常晚上叫人家加班,害得她俩千方百计找关系调走了……”
  “没人向纪委举报?”方池宗最听不得这种违法乱纪的勾当。
  “举报信多如雪片,可纪委往正府那边一转,罗世宽随即压下,几次三番后姓储非常嚣张,开会时说在银山能弄翻老子的人还没生出来!不说了,喝酒!”方华与方晟碰了下杯。

  方晟边喝边陷入沉思。
  原本只倒了半壶,可父子仨越说越热乎,不知不觉喝了两壶多。
  “这么**的领导干部是我党的蛀虫,你,小晟,有义务查,把我们党员队伍中的败类拉下马!”方池宗多喝了几杯,脑子晕乎乎的,指着方晟命令道。
  任树红赔笑道:“爸,小晟虽然是市领导,但主管红河开发区,查处干部是纪委的职责,跟他没关系。”

  方池宗两眼一瞪:“什么……有关系没关系,维护党员队伍纯洁性是每个党员义不容辞的责任,小晟,你……管不管?”
  “我管,我管定了,爸。”方晟赶紧应道。
  “那……就好,我……醉了,睡觉去……”方池宗布置完任务,在肖兰的搀扶下进了卧室。
  方华和方晟相顾而笑。
  任树红问:“小晟晚上住哪儿?我开车送你吧。”

  “不必,打个车很方便,”方晟哪敢暴露目标,想了想道,“节后注意搜集姓储的材料,最好是原始件,直接送到红河管委会。”
  “你真想搞他?老爸那是醉话,别理他。”方华惊讶地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