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2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死一般的寂静,比起来刚才不知所措的杂乱还要让人觉得可怕。当下,广信身边一个方士说道,还是去请吴勉、归不归他们过来帮忙,我们这样不是办法,不知道还能收多久……现在陆地上也只有他们俩可以过来帮忙。”
  “我们能想到的,那个人也想到了。"广信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多时辰就要天亮,这点把戏到了天亮便没用了。他逼了我们这么久却没有攻进来,说不定就是为了逼迫我们去找他们俩。”
  说到这里,广信深深的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之后,他继续说道,等到天亮之后再说,现在来看他未必能攻进来。只会一些装神弄鬼的本事……”
  为了给自己这边壮胆,广信带着众方士走出了客房,站在院子里亲自施展术法对着天空当中放出一个足有半丈有余的一个硕大火球来。看着火球飞到空中之后开始徐徐降落,将大半个县城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片刻之后,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广信众人面前。来人竟然是刚刚大吵大闹的广义,广义看到了广信他们的样子之后,又看了一眼站在广信身边的蒋合先和夏元秋两个方士。确定他们俩没有被人带走,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广义的脸上出现了古怪的表情,好像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初了。

  “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要向我示警……”说到这里,广义顿了一下,突然想到要说切□,这才又补了一句:“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切口我说完了,广信,该你说了。”
  “刚才两个声音都不是你的?"这个时候,广信这才明白了过来。长出了口气之后,他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向广义师兄说了一遍。
  没有想到广义却并不如何吃惊,他上下打量了广信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还没有说切口,我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哪个幕后之人变化的?说切口……”
  〃方士者,顺天则成一代圣主,逆天可为成仙得道……”广信又些无可奈何的说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广义说道:“那个人已经知道切口的事情了,两个假广义一人一句,我都以为你还在当中呢。师兄你进来的时候,看到这座城里还有其他的人吗?”

  “广信你还没有察觉到吗?这里并非你们刚刚进来的县城了。"广义看了广信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们现在都在阵法当中,这阵法虽然不如之前把我困在当中的另外一个,不过它们都是一个路子。都是莫名其妙的就把你困在里面,不过好在这个阵法的破绽太多,还是可以逃出去的。
  只要等到天亮之后,阵法便会消失。”
  广义之前被类似且更加可怕的阵法囚禁过,所以他来到广信身边之后,马上便感觉到了和之前阵法及其相似的感觉。好在广义马上又感觉到这个阵法的不同,威力弱小的自己随时都可以逃出去。这才松了口气。
  “我明白了,我们是踏进院子里之后,才开始被阵法困住的。这里没有外人……”说话的时候,广信看了一眼藏在人群当中的夏元秋,对他说道:“这个是你干的?一开始你就是为了让我们困在阵法才自投罗网的……”

  “我不知道……”夏元秋好像被吓傻了一样,痴痴呆呆的看着面前两位,随后继续说道:“的确是大方师写下法旨让我代交广义师兄的……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到大方师驾前对峙。”
  之前广义、广信的注意力都在蒋合先身上,虽然牵出来这个夏元秋,不过两个人都都不想横生枝节。打算平安的将蒋合先带出海之后,到了船上在盘查夏元秋的幕后主使之人。广义、广信都没有将这个人放在心上,连夏元秋的身上都没有搜查,便带着他上路了。说到底,谁都没有将这个小方士放回事。
  看着夏元秋还是一副不认罪的样子,广义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围着这名小方士转了几圈之后,停留在了他的身后。广义的眼睛紧紧盯着夏元秋的后脑勺,广信也跟着凑了过来,顺着广义的目光看过去,就见夏元秋后脑的发髻露出来半寸左右一根银针的尾部。
  夏元秋的头发原本就花白,如果不是刻意观察的话很难发现他的发髻当中还隐藏着一根银针……看到了银针之后,广字辈的两个人下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广义对着夏元秋说道:“也许是我了错,大方师那里可能有急事,这才改了规矩……"说到一半的时候,广义猛的出手,将夏元秋发髻当中的银针拔了出来。

  这银针竟然半尺有余,从下往上斜着刺进了夏元秋的脑袋里。在银针拔出来的一瞬间,他一翻白眼晕倒在地。这时候,广信带人仔细的搜查了夏元秋全身上下。最后在他鞋底的夹层当中,找到了两块刻着符文的铜板来。
  符文虽然是方士的路子,不归广信竟毕见识太少,看不懂上面画着的是什么。
  当下只能将两块交到了广义的手上,此时夏元秋的眼睛再次睁开。看到了面前两位广字辈的师兄和其他的方士之后,他吓得大叫了一声:“啊!我怎么到这里来了?广义师兄你们对我做什么了……”
  “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广义皱了皱眉头后之,将手里的长针递给了夏元秋,随后继续说道:“那么你还记得这个吗?我记得你是掌管多宝阁的,这件法器就在多宝阁中。”
  “这是脑针……这是心魔至幻针。”夏元秋将银针的两种名字都说了出来。随后他有些诧异的对着广义继续说道:"师兄,这是大方师亲手所封的禁器。怎么会到了你的手中?大方师他老人家知道吗?”
  “原来你真的忘记了,那好,你再认认这个……”说话的时候,广义又将广信递给他两支雕刻着咒文的铜板取了出来,想要交到了夏元秋的手上。不过这次方士连接都不接,他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惊慌的对着广义说道,师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们把我绑到这个地方来,想要做什么……这是引发阵法的阵胆一一阴阳合……”
  夏元秋在海上是专门负责看管法器存放所在--多宝阁其中的一位方士,广义给他看的两件法器都是出自他多宝阁的,其中一件还是徐福大方师命令封存的禁器。
  想不到会在广义的手里出现。而且脑针上面还隐隐能看到丝丝血迹,好像是刚刚从谁的脑中抽出来的……看了惊慌失措的夏元秋一眼之后,广义对着广信说道:"你和他说出了什么事情,你说完我还有话要问他……”
  当下,广信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说到心魔至幻针从他脑中拔出的时候,夏元秋不由自主摸了一系自己的后脑,果然手里出现了少许的鲜血。然后他看着自己的两只光脚,和被撕烂了的鞋底……“我被人用脑针控制了……还假传了大方师的法旨?”说话的时候,夏元秋的嘴唇已经哆嗦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明明就在大方师的身边,也会被牵连进陆地上的格杀令来。
  日期:2018-05-31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