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624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雌性生物对雄性生物的那个大器官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就好像物种为了繁殖而留下的生物诱惑的本能欲望。
  刘欣怡被这根大家伙塞进去,塞满嘴的时候,哪怕是第一次吃,但给他的感觉还是无限的吸引力,一种特有的诱惑力。
  这一刻,刘欣怡表现出来的就是雌性生物的本能,就跟母狗一样,本能的就吃了起来。
  杨羽低头看着下面的刘欣怡的嘴,主动的将自己的大吊一吞一吐,很有节奏感,让人是肉体和津神的双重舒服,那种舒服就像饭后一支烟,将身体升华到一个高度的舒服。
  加上刘欣怡现在是人妻,和她一木板之隔外的老公浑然不知自己的妻子正在吃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大吊,这种画面,那是令人绝对的剌激。
  根书铲了一大淤泥,擦了擦汗,看了杨羽一眼,诧异道:“你的表情怎么这么怪?”

  根书皱紧了眉头,自从他趴窗户那后,感觉他就怪怪的,杨羽给他的那种感觉,他很熟悉但又说不上来。
  “有吗?没吧。”杨羽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脸,也不敢再低头去看躲藏在下面的刘欣怡了。
  “是不是中午吃得不习惯?”根书说着放下铲子,往杨羽这边走过来。
  这一走,杨羽的心那是怦怦直跳,只要根书往窗户内探个头,就能感觉到异常,稍微往下一看,铁定能看见自己的妻子这一刻正在吃这另外一个男人的大吊呢。
  杨羽心里默念着:千万别来啊。

  听到老公往这边走来的脚步声,刘欣怡蹲在下面也紧张起来,自己刚嫁给老公没几天,就背着他干出这种事?
  根书走到窗前,和杨羽几乎是面对面的。根书看了看房屋里面,喊道:“欣怡,你倒是给杨羽倒杯茶啊?”
  刘欣怡哪里敢回答啊,都吓出一身冷汗来了。
  杨羽深怕根书探头进来查看,急忙身子倾斜,上下半身都完全贴在了窗户上,这样一来,整个家伙就完全塞入了刘欣怡的嘴里。
  刘欣怡背后着木板墙,前面被杨羽的下半身顶住,完全没有了活动空间,活生生的嘴巴被顶到喉咙里,卡在那里动弹不得,也不敢动。
  “这娘们刚吃晚饭,客人都不招待,死哪去了?”根书有一点点的小情绪,又喊了一句:“刘欣怡?”
  “根书,我没事,你快干活吧,那鱼需要空间。”杨羽急忙指了指水桶,想把根书的注意力移走。
  根书摇头晃脑的又看了看里面,但是视野原因,又被杨羽挡住,下面的妻子他确实看不到,说道:“不着急。”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红塔山,抽出了两根,拿一根递给了杨羽。
  “根书,我还读书,不吸烟。”杨羽摆摆手,脸色更难看了。
  根书掏出火柴,点燃,将手放在窗户上,慢悠悠的吸烟起来,嘴里还喃喃着:“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
  杨羽听了都快哭了。
  更要哭的是刘欣怡,这家伙被顶着喉咙好久了,吐都吐不出来,那些口水从嘴角溢出来,让杨羽的大家伙更加的黏糊糊的。

  “根书,嫂子还真是厉害,嘴很甜。”杨羽真不是故意说的,这话当然是指那根塞在嫂子嘴里的家伙爽了。
  “哼,厉害什么啊,嫁给我都不是处丨女丨,也不知道被哪个野男人捅破了,二手货。”根书显然理解成其他意思了,以为是说刘欣怡能干,但他的话题却扯到了其他上面。
  农村人,有些人的思想还是很传统。
  二手货,这三个字,听得杨羽和刘欣怡极其的不舒服。

  “根书,都什么时代了,您还在乎这个?那都是婚前的事吗?”杨羽尴尬的说道,根叔说得也男人不正是自己吗?
  根书显然不听劝,还吸着烟。
  杨羽都被他弄得紧张了,这人一紧张就想尿尿。
  “根叔,快去忙活吧。”杨羽急忙劝道。
  根书才猛吸了口烟,烟蒂扔在脚下,一踩灭,就去池塘引流去了。
  杨羽才松了口气,将自己的黑粗大拔了出来,上面满满的都是刘欣怡的口水。
  刘欣怡终于能吸口气了,停在那里半天,才抬头看着杨羽。
  杨羽刚才也是被根书吓死了,差一点就被发现了,真是紧张。低头看着刘欣怡,一副楚楚可怜之样,轻声说道:“没吃饱吧?继续吃。”
  说着,又把那个巨大的蘑菇头塞了进去。
  刘欣怡狠狠的拍打了几下他的大腿,但是却欣然的接受了这个馈赠佳品。

  在其老公的眼皮底下这般搞人家的老婆,这股剌激劲让杨羽的荷尔蒙飙升,欲望也是飙升,他不停的对着刘欣怡的嘴巴抽C`ha 着,将她的嘴当成了蜜洞,而刘欣怡似乎也是因为偷情剌激了身体更多的荷尔蒙,也是疯狂的吃着。
  这根书在外面忙活了近一个来小时,挖淤泥,引水流,将鱼苗放进去。这一个小时,边干活边和杨羽聊着村里的各种八卦,同时,根书的老婆刘欣怡,和他一墙之隔,蹲跪在杨羽的胯下,也整整吃了杨羽近一个小时的大吊。
  杨羽都感觉那个东西都被吃肿了,果然这少丨妇丨比熟妇好调教多了。
  这一个小时吃下去,杨羽终于没有忍住,又塞到底,将刘欣怡顶在墙壁上,弄了进去。
  那些白色粘液,黏糊糊的全部入了刘欣怡的喉咙。
  刘欣怡很有节奏的吞咽着,整整吞了十来次,才全部吞干净,然后又用舌头将杨羽的蘑菇头舔得干干净净,才帮杨羽的裤子穿回去。
  “第一次吃这个,味道如何?”杨羽问。
  刘欣怡红着脸,不好意思回答:“你弄了好多。”

  “是不是吃这东西很恶心?”杨羽又问。
  “吃你的就不恶心,吃再多也喜欢。”刘欣怡说得很轻很轻,但这几喜欢,是她的切身体会,没有撒谎。
  杨羽很爱意的抚摸了一下刘欣怡的头。
  见根书忙活的差不多了,刘欣怡才偷偷的起来,溜回厨房去忙家务活了。
  杨羽也把裤子穿好,找了个借口先回去了:“根叔谢谢你的招待,尤其是嫂子的招待。”
  杨羽说着还特意回头往厨房方向看。
  “你嫂子会招待什么啊,都不懂礼数,都没给你倒杯茶,我等下好好说说她。”根书笑道,显然他没听懂杨羽的意思。

  根书忙完活回内屋时,看见老婆正在洗碗,诧异问:“你刚才去哪了?”
  “和隔壁李嫂聊了几句。”刘欣怡撒谎道。
  根书倒也没有说其他话,看了看,又问:“老婆你嘴巴怎么了?怎么肿了?”
  刘欣怡急忙摸了摸嘴唇,脸色难堪,紧张道:“有吗?可能口腔发炎吧。”
  “口腔发炎?吃了什么东西吧?”根书随口说了一句,把刘欣怡吓了一跳,吃了一个小时的吊能不肿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