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4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01 11:05:27
  第172章 故人相逢
  鸭屎半夜就醒酒了。醒酒后,发现自己一个人吊在空中,立即很后悔。他后悔自己多喝了几杯,几乎误了大事。
  他缩骨之后,轻轻从吊绳上下来,飞身上墙,从大敞着的半地下窗走了出去。他溜进早已关门的酒馆,偷了各种账本,随后从架子上取下老坛子的高粱酒,喝了一碗。喝足酒之后,他才兴致勃勃地离去。
  他本来想直接走,后来想想,被这家人就这样欺负了,不能没个说法。于是,他又潜入楼外楼,拿了账本,再入地下室,自己绑了自己,用一个极为舒服的姿势,吊在空中呼呼大睡。
  自从领教过老鲶鱼的厉害之后,这家店的老板将账本分两个地方放,且做了副本。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的事业蒸蒸日上,最后做到了这么大规模,成为湖东首富。如今,酒馆与楼外楼的账本全都没有了,不仅主本没有了,副本也没有了。
  这家的少掌柜的着急了,赶紧去请示已经半退休的老爷子。
  “昨天,店里来什么特别的人了?”
  老爷子来到酒馆看了看,从门口角落里的酒碗发现,仿佛老鲶鱼又复活了。他拄着拐杖,双腿打颤。

  “没有啊,爹。”少掌柜的说。
  “老掌柜的,是来了个小伙子,和我一般年龄。我看他口袋里沉甸甸的,知道他有点钱,所以就一顿饭给他要十个大洋。他就给了一个,于是,我就叫人把他绑了,还拿了他的其他大洋。”酒保说。
  “畜生,谁让你干的?那个小伙子还说了什么?”老爷子问。
  “没什么。”酒保支支吾吾地说。
  “说真话,不然我断你的腿。”老爷子说。
  “他说,很多年前,老爷曾经给他跪了很久…”酒保看着老爷子的脸色说,随后立即改口说,“他喝多了,瞎说的。”
  “呵呵,”老爷子笑着说,“原来是他啊。”
  “父亲,谁啊?”少掌柜的问道。
  “一个老朋友。”老爷子说。

  “什么朋友?”少掌柜的问。
  “以后会告诉你,”老爷子问道,“那人去哪儿了?”
  “他是望湖楼的住客,昨天晚上比较无礼,所以被我们吊在望湖楼的地下室里了。”
  “混账,以后再胡闹,我打死你。还不带路。”老爷子说。
  老爷子走进地下室,看到吊在空中的鸭屎,赶紧上来行礼说:“小兄弟,什么时候回来的?早说一声,我派人去接你啊。我对手下人没教育好,冒犯了。钱加倍奉还,客栈钱也全免了。”
  鸭屎也没看他,无精打采地问:“你是谁啊?”
  “我是望湖楼和那个小酒馆的老板,叫我张兴龙,叫我老张就好了。”张老板赔笑说。
  “你来找我干嘛?”鸭屎没好气地说。
  “还愣着干嘛,解开绳子啊。”张老板命令酒保道。
  酒保赶紧去解绳子,但是无论如何努力都解不开。这是鸭屎专门做的万千结,除非他缩骨出来,一般人是无法解开的。

  “小兄弟,求你下来吧。我都向你赔礼了,下来吧。”张老板笑嘻嘻地说。
  少掌柜的从未见过老爹如此低三下四的,气得大叫:“爹,你这是怎么了?对这样一个熊孩子低三下四的。不如我一刀杀了他。”
  “混账,”张老板对着儿子大骂,随后给了他一巴掌道,“立即滚出去。”
  酒保吓得不敢吭声,少掌柜的没有走出去,而是气冲冲地站在门口,以应对突发情况。
  酒保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多说了一句:“老爷,少爷,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我去运河帮报信。”

  话音刚落,张老板更来气了,大骂道:“狗奴才,运河帮欺压我们还不够吗?我们还要招惹他们?”酒保吓得双脚发软,差点倒到地上。
  张老板笑着说:“小兄弟,我给你跪下了,你要我跪多久,我就跪多久。”说完他丢下拐杖就要下跪。
  鸭屎清楚,如果自己再过分下去,那就太得罪人了。只听飕飕如刮过一阵风一样,鸭屎缩骨从绳子上飞了下来,落在张老爷子身边,双手搀扶住了他。
  “张老先生,昨天多喝几杯,说了些胡话,您别介意。我这次来是给老鲶鱼堆坟头的,无意中进了你们家的店。店里的规矩得改改了。”鸭屎说。

  “小兄弟说得是,我们一定会改。不过…”张老汉有点难为情地说。他是想问账本的问题。鸭屎心里很清楚这点。
  “老爷子,你是想要这个吧?”鸭屎从怀里掏出了四个账本,两个正本,两个副本,分别是望湖楼的与酒馆的。“账本我还给你们,大洋也还我吧。客栈房钱我照样付。”
  “当然当然。此外,我们好歹也算上老乡和故交,赏脸一起喝一杯茶?”张老爷子问。
  “恭敬不如从命,不过,我得赶路,不敢久留,一杯茶之后,我就得走。”鸭屎说。
  “没问题,聊一会儿,我派车送您走。”张老爷子说。
  从望湖楼的湖边到湖里的小岛之间建设了一条木桥。过了木桥,来到岛上。岛是土质的,山形。岛的中央是有一个小亭子。张老板安排人装备了微山的上好茶点。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张老板笑着说。
  “张老爷子怎么知道我是为找你而来?”鸭屎问。
  “呵呵,故意露富,装憨卖傻,最后用老手段,让我不得不见。如果不是账本问题,我真的不会出来见你的。”张老板说。
  “张老爷子你误会了。逼您出来纯粹是无心插柳。不过,您既然提出来了,我也实不相瞒。”鸭屎笑着说,“我是盗贼出身,但是不想永远做梁上生意。那样不会长久。目前,东边全部被师父划给了我。不过,这里是运河帮的地盘,我什么都没有。我要从老虎嘴里拔牙,才能在这里坐得稳。”
  “哈哈哈,原来你跟了宁十三啊。”张老板笑着说。
  “张老爷子怎么知道?”鸭屎问。
  “我们与运河帮走得近,所以听到的消息很多。不过,运河帮也不是固若金汤。如今,运河帮内部也出现很多不同的声音。想拿下东部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难。首先,你要有人,这是最基本的。”张老汉说。

  “用人与他们火并?”鸭屎问。
  “不用。用你的特长就行。”张老板说。
  “请明示?”鸭屎恭敬地问。
  “在湖东,运河帮有这么几块收入:第一、渔业收保护费;第二、Ji院收保护费;第三、我们这样的工商收保护费;第四、自己组织的散贼,从贼那里提成。第四类占他们收入的一半,也是最不得人心的部分。”张老板说。
  “明白了。”鸭屎说。
  “湖东无贼,才是湖东士农工商最大的利益。与大众利益一致,大众才会帮你。不然的话,顶多又多了个运河帮,那样的话,你也站不起来。”张老板说。
  日期:2018-04-01 13:54:20
  第173章 重组江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