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5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灵灵……你也这么说,”方晟啼笑皆非,“不带这么玩我好不好,我跟她真的没什么。”
  “我信,”樊红雨出人意料道,“但鱼小婷呢,你敢这样理直气壮地否认?”
  “人家早失踪了,还老挂在嘴边干嘛?”
  她笑笑不再说话,手底下摸索会儿他却懒懒打不起精神来,不由起了疑心:
  “昨晚有约会?”
  “没。”
  “哼,肯定有情况,平时不是这样的,”樊红雨脑中一转,“刚才你虽然很卖力,总有后劲不足的感觉,之前我们两次、三次都有过,你从不怯战……白翎还没回来,赵尧尧今晚才遇到,水灵灵昨天下基层慰问,叶韵在碧海当保镖,老朋友都不身边,看来有新朋友了!”

  “你刚承认水灵灵跟我没关系。”
  “别打岔!”她索性骑到他身上,鼻尖顶鼻尖分析道,“银山有两大美女,徐璃和姜姝,红河还有个安如玉。听说你跟徐璃拍过桌子吵过架,暂且放在一边;姜姝身世神秘,隐隐与京都望族有关,想必你还没摸到底细;安如玉嘛,有消息说前阵子罗世宽想动她,你不惜鼓动常委会投票硬是把人家留下了,有这回事?”
  方晟恼道:“姓罗的设陷阱让我跳,让他得逞还了得?任他三头六臂也要顶住!事后也有市领导象你这样质疑过我,我说就算安如猪也不准动,红河的干部何去何从必须经我点头!”
  “好硬气噢,可惜不该硬的乱硬,该硬的硬不起来。”樊红雨笑眯眯挑逗道。

  “你再来这么一下……那儿……哎……瞧,不是起来了吗……”
  接下来轮到樊红雨受折磨了,不过从她的反应看并不痛苦,相反似乎很享受的模样……
  第二轮鏖战结束,方晟彻底完蛋,有一秒钟竟想叫樊红雨帮他改签机票,实在累得不行睡觉。樊红雨咬着嘴唇说瞧你烂泥巴的怂样,以前在我身上耀武扬威的劲头都哪去了?方晟有气无力辩道此一时彼一时嘛,都说了男女之间有剪刀差。
  我觉得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樊红雨点点他的鼻子说没了白翎看着,你真无法无天了。
  她若在,你也躲得远远的。
  樊红雨在他要害处掐了一把,恨声道所以我捞一次是一次,享受当下!
  方晟又痛又累,不敢吭声。
  两人分坐不同航班,方晟在前樊红雨在后,看看时间不早,她连拖带拽将他弄下床,催促他穿好衣服并推出房间。方晟连骂最毒妇人心,一步三摇来到候机厅,还好正赶上登机,遂打起精神上了飞机,坐到位置上后赶紧闭上眼睛,没五秒钟便酣然入睡,一觉睡到京都机场。
  联系赵尧尧,她抱着楚楚刚上了飞机,一算时间,方晟决定在机场等会儿,于是坐在偏僻的角落又眯了两个多小时。

  年岁不饶人啊!方晟暗暗感叹,当年在黄海何等厉害,晚上和白翎连战两场,早上还能再晨练一场然后步行上班;在江业与鱼小婷初逢,两天四场;与樊红雨最高记录是两夜五次……
  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如今白翎、樊红雨等人娇艳依旧,象盛开的鲜花,自己却每况愈下,恐怕如樊红雨所说,再隔几年只能以欣赏为主了。
  赵尧尧下飞机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大厅乘客明显稀少,楚楚远远看到方晟,挣脱开来跌跌绊绊跑到方晟面前,小鸟般扑到方晟怀里,甜甜叫了声“爸爸”,这一声把他的心都融化了!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确实如此。
  一家三口步出大厅,樊红雨正好从右侧过来,双方均避无可避撞到一处。
  “方常委,赵女士,好久不见,”樊红雨春风两度后美美睡了一觉,脸蛋红扑扑滋润得水灵灵,心情格外晴朗,“哟,好漂亮的小女孩,叫什么名字?”
  楚楚并不怯生,口齿不清但声音很大:“楚楚。”

  “楚楚动人,将来一定迷死人,”樊红雨摸摸她的脸蛋,“刚从香港回来?”
  “是啊,樊书记也回来过节?”赵尧尧客气地问了句废话。
  樊红雨点点头:“算起来有三个月没回京都了……你们忙,先走一步。”说罢嫣然一笑款款离开,樊家派的车已停在那边。
  赵尧尧看着她的背影:“几年没见气场强大呀,官场真是历练人的好地方,喂,你怎么哑巴了?”
  “想到当年她在黄海跟于铁涯、邱海波沆瀣一气为难我,怎笑得出来?”方晟道。
  “别小家子气,人家主动打招呼,总得表示一下吧?”赵尧尧嗔道。
  这时于家的车缓缓停在身前,总算揭过这个尴尬的话题。

  京都大街少有的冷清,路边几乎看不到行人,车辆在宽敞的路面上通行无阻,司机感慨一年只有一次这么爽的经历。
  进了于家大院,小贝早早守在门口等爸爸妈妈,手里还抓着几只氢气球,是给楚楚的礼物。
  于道明上午就回来了,这会儿正在花厅陪于老爷子聊天,旁边还有于秋荻、于铁涯父子,于正华坐了会儿觉得气闷,找个借口溜了。
  方晟进了花厅一一请教,于道明拍手笑道:“说曹操曹操到,正聊你大闹市委组织部的事儿呢。”
  “已经握手言和……”方晟汗颜道。
  于老爷子表示认可:“官场并非一团和平,见谁就笑,原则问题不能退让,关键时候要让对方知道你不好惹,这方面分寸的把握很微妙,需要在实际工作中磨砺。秋荻过于强硬,道明偏软了点,铁涯最近修身养性进步不小。”
  于铁涯陪笑道:“还得向方晟多多学习。”
  “相互学习共同进步,”于老爷子道,“经过黄海、江业、顺坝三个地方锻炼,方晟的确成熟了,但还不够圆润,比如清理圈地过程中沟通太少,各方面关系处理得较为粗糙,因此遭来杀身之祸,这是很危险的事儿,侥幸逃生是你命大福大,不过运气那玩意儿说不准的,被你提前用完了以后怎么办?”
  方晟低头道:“爷爷批评得对,那次遭遇至今还心有余悸,当时我已做好死的准备。”
  “救你的神秘人查到没有?”于秋荻好奇地问。
  “省厅成立专案组调查,几个月下来一无所获,”于道明道,“一群蠢物!”

  此时一个人的名字同时在几个人嘴里打转——白翎,但她是于家大院的敏感词,万万不能说出来。
  这时于渝琴带着儿子闻洛和柏美薇进来,总算打消了方晟的尴尬。经过前期筹划,闻洛已调到省国资委挂了个副科级,柏美薇本可以按垂直系统原则空潇南海关,她却想到官场闯闯,于道明颇为为难,不知如何安置。
  “省直机关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为闻洛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短时间内再塞一个很困难,”于道明说话向来不拐弯抹角,“要不下基层吧,那个好办些。”
  “我没问题。”柏美薇静静地说,文静中有股倔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