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2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转眼到了距离泗水号码头还有四十里远的时候,只要再过一晚,明天就可以到达码头的时候。正在扎营只是,准备休息的方士们脸色都有了些许的变化。随后几乎所有的方士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将目光对准了来路的位置。
  片刻之后,四个骑着快马的方士从远方出现,虽然远处的方士们还是马上认出来他们几个人的身份。这几个人都是他们的同门,为首的一个人正是广字辈另外一名方士广义。
  等到快马到了车队跟前之后,广义看了广信一眼,随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个信封来,递给了自己的小师弟之后,说道:“这时大方师下的法旨,蒋合先交给我。格杀令继续,你也去办这件事吧……”

  广信恭恭敬敬的接过来徐福最新的法旨,看过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当下对着广义说道:“师兄,此人牵扯到了机密的大事,广信不敢擅自离开,还是我和这些弟子们留下,直到目送您带上蒋合先上船,我等离开再走也不迟。”
  “广信,你想要违背大方师的法旨吗?“广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看到过法旨上提到了你留下继续护送了吗?广信,虽然你我也算是同门。不过你真以为可以和我、还有广仁一起平起平坐了吗?”
  几句话让广信抬不起头来,不过看着广义的弟子想要直接动手,从自己身边将蒋合先拉下车的时候,广信冷笑了一声,伸手拍在那名方士的手上。这一下让方士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
  “广信!你想要造反吗?”广义大叫了一声之后,就要冲过来和广信拼命的时候,冷不丁广信对着他说道,广义!这法旨是你亲手在大方师手里接过的吗?还是有人代收?如果是大方师亲手交付,我向广义师兄赔罪,然后马上将蒋合先交给师兄处置。如果是有人代收……”
  广义愣了一下,他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方士,说道:“虽然不是我亲手从大方师手里接过的法旨,不过也差不多了。夏元秋,你来说。大方师如何亲手交给你的法旨?”
  这个叫做夏元秋的方士答应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是大方师差人将我带到他老人家身边,我亲手看着大方师写下法旨……”

  “假的……”广义、广信二人同时对着夏元秋说了一句。随后广义脸色阴沉的对着这个方士说道,想不到你敢骗我……”
  这个叫做夏元秋的方士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摸不到头脑的说道:“我怎么敢骗广义师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赵理师兄。就是他将我带到海眼之处,亲眼看着大方师手写的法旨……”
  “还敢说! ”广义一声大吼之后,直接施展术法将夏元秋从马上打落了下来。随后封住了他的术法的同时,广义继续说道:“再敢胡言乱语污蔑大方师,现在我便送你下去轮回!”
  徐福大方师带着几个神识看守海眼,为了避免干扰,除了少数几次特別事件之外,只有广义、广信几个亲近的弟子可以进入到海眼附近,其余的弟子们一律不得靠前。

  而这个叫做夏元秋的方士凭着自己的想象,说出来徐福大方师召见自己的经过。殊不知就算广义、广信这样人,要见大方师也只能到海眼附近的指定位置,然后徐福或者其中的那位神识前来,吩咐要他们俩做什么。就算广义、广信二人不在徐福的身边,位这大方师也不会让人将夏元秋带到海眼的位置。一旦有什么外界的因素影响了海眼的气脉,那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将夏元秋打倒在地之后,广义有些尴尬的看了广信一眼,说道:“我最近不在大方师的身边,被这夏元秋抓到了空子。看起来他便是蒋合先在大方师身边的内应了……喂!蒋合先,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车厢里面的蒋合先只是看了倒在地上的夏元秋一眼,微微的叹了口气。随后他将眼睛闭了起来,不再理会其他人。
  看到了闭上眼睛的蒋合先,广义知道此人事关重大,当下回头看着广信说道:“既然我到了,那么别的不用说了。这次我保着你押送蒋合先,之前他和韩中仙逃脱过一次,这次一定要小心。”
  广义说完之后广信却皱了皱眉头,随后他摇了摇头,说道:“多谢师兄的好意,不过广义还是打算单独带着蒋合先去见大方师……师兄不要误会,只是这夏元秋的手段太过拙略,明明是一问便知的破绽,他却还敢在我你面前卖弄。当中一定还有其他的阴谋,蒋合先身后之人善使连环手段。他将师兄送到我身边,一定还有其他的目地,万不可上了他的当。”
  广字辈当中没有笨人,广义明白广信说的道理。回想自己也被关在阵法当中的那些日子,他现在还有些不安,广义心里也不想再陷进那个看不到尽头的阵法当中。当下他顺着广信的话说道:“原本我就是被骗来的,既然不用我帮忙,那你自己小心。我给你一个建议,如果有什么变故的话,宁可送蒋合先去轮回,也不能让他再逃走了……”
  说完之后,广义看了倒在地上的夏元秋一眼。

  随后最次对着广信说道:“这样,我也不跟随你,在前面给你打个前站。我和你保持十里的距离,这样一来的话你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冲天打出个球火,瞬间我便可赶过来增援。这样的话,就算是蒋合先身后那人想利用我使什么手段,也无用了。”
  广信也想不到自己距离广义十里开外,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当下便和广义订好了相隔十里相互照应的计划,自己这里出事,立即发出火球求援,不过一旦广义那里出事,则发出一连发出三哥火球让广信带着蒋合先快速离开。
  商定好之后,广义将马匹留给了广信等方士。
  又定下了留言的切口之后,他这才带着剩下的两个方士施展遁法到了十里之外,将被制住的夏元秋留给了广信,把他安置在另外一架马车上,有专门的方士看管。

  算着时间广义已经到了十里之外,广信这才下令车队在此向前进发。回到了车厢里之后,他对着还在闭目养神的蒋合先说道:“不用想那个人会来救你了,明天到了船上,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会把你救出去了。”
  “救出去了又怎么样?”蒋合先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广信说道:“就好像归不归谁的那样,说不定还是幻术……你是幻术所化,广义也是幻术所化。说不定就连我都是幻术……”
  说话的时候,蒋合先满脸纠结的样子。说到最后的时候,脖子上的青筋都表露了出来。他转头看着广信说道:“我现在是不是还在那个老家伙的洞府里面?你们还要用幻术来……”
  看到蒋合先有些歇斯底里,当下广信微微皱了皱眉头,他轻轻的在这个有些癫狂的方士脸上抹了一下。当广信的手掌拿开的时候,蒋合先已经闭上了双眼,当下沉沉的睡了过去。
  日期:2018-05-30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