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6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一笑,萧晋绕过她走向房门,临出去前想到了什么,又回头道:“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驯兽师来了。”
  沙夏的身体瞬间绷紧,像是一只丛林中发现了危险的雌豹,杀机四溢。
  “竟然会是他们,看来,马戏团是真的很想杀死我们啊!”
  “别这么紧张,”萧晋笑着摆摆手,“虽然‘兽’的脾气有点难搞,但总的来说,他们人不错,我已经和‘师’成为了朋友。”
  沙夏呆住,一脸“我是不是耳朵出了毛病”的表情看着他。“你、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他们和你一样,都早就想脱离马戏团了。从这一点来看,我的运气真的很不错。”
  话说完的时候,萧晋人已经出了房间,沙夏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追上去时,却只看见了他翻墙出去的身影,不由茫然的自言自语道:“上帝,还有什么奇迹是在他身上不可能发生的吗?”

  萧晋回到龙朔的时候,太阳刚刚露了一个头,天空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青色,没有云彩,也没有雾霾,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开五六个小时的车没什么,但全速来回跑两趟山路,对他的消耗却是极大,所以他在路上给陆熙柔打了个电话,然后就驱车来到了女孩儿所住的别墅。
  女孩儿明显刚刚才起床,身上还穿着很卡哇伊的粉色睡衣,见他一进来就拉着他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
  “妹子,我让你给我收拾一间房是为了睡觉,不是睡你。”萧晋无力的说。
  “你倒是想!”陆熙柔白了他一眼,推开自己房间的房门说,“前天晚上下暴雨,这里预备的被褥都受了潮,还没来得及晒呢!估计让你去睡耗子和胖子的猪窝你肯定不愿意,所以本姑娘只好牺牲自己的闺房啦!”

  萧晋笑笑,进了屋把鞋一脱,然后上床倒头就睡。
  彼此光身子又看又摸都不知道多少遍了,他自然不会矫情到连陆熙柔的床铺都不敢睡,只是……两人一起就有点过分了吧?!
  他睁开眼,无奈道:“姑奶奶,我昨晚在八个小时内跑了一千多公里,其中还有将近一百公里的山路,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安静的睡一会儿,行不?”
  “我有不让你睡吗?”陆熙柔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你看看表,现在还不到七点,姑奶奶平时可都是会睡到八点多的,这是我的床,你来了我连个回笼觉都不能补吗?瞧你那自恋的样子,姑奶奶如花似玉的,还能饥渴到趁你昏睡强jian你不成?”
  “你想睡回笼觉可以,但能不能先把搭我腰上的腿放下去?”
  “不能,我睡觉必须搂着东西的,你把我抱枕的位置占了,就得代替抱枕的作用。”
  女孩儿说着,还往他怀里又钻了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翘着嘴角闭上了眼。
  萧晋还能说啥?只能暗自庆幸这丫头穿的是两件式保守睡衣,要是昨晚董雅洁那种睡裙,他肯定非但休息不了,还要狠狠的再消耗一把。
  “先说好,不准捣乱,九点叫醒我,我还要去机场接人。”
  “你这么累,就多睡会儿吧!告诉我接的是什么人,我替你去。”
  “不行,来的是一位华医界的长辈,是我请来为翠翠看病的,人家那么大年纪了因为我一个电话就舟车劳顿,我不亲自去接不像话。”

  “那好吧!你快睡吧,我不烦你了。”
  陆熙柔把跨他腰上的腿放了下去,小手还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就像是在哄孩子睡觉一样。
  萧晋懒得吐槽什么,不一会儿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沉沉睡去,所以也就不知道,女孩儿看了他很久很久,目光中满是疼惜。
  九点整,萧晋被人摇醒,睁开眼看见的却是柳白竹,而且这姑娘的眼神相当不善。
  “那什么,小竹竹,怎么是你啊?”他尴尬的揉着眼睛问。

  “我住在这里。”柳白竹冷冷地说。
  知道她误会了,萧晋赶紧坐起来,扯着身上的衣服说:“昨晚我一宿没睡,就是早晨在这儿补一觉,你看我衣服都没脱。”
  “我知道。”柳白竹的态度依然很冷,“一个小时前我就来了,当时小柔就像只八爪鱼一样缠在你的身上,你的手还钻进了她的睡衣里。”
  “啊?”萧晋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小竹竹,你可不能乱开玩笑哈!我一没喝醉,二没被人下春药,不可能自己做了什么却完全不记得呀!”
  “所以我才是把你摇醒,而不是揍醒。”柳白竹似乎很享受他被吓住的样子,嘴角微翘了一下,说,“以后注意点,你的女人已经够多了,像这种容易引发误会的事情少干。”
  发现自己被这个以前像机器人一样僵硬的姑娘给耍了,萧晋就有点郁闷,下床伸着懒腰说:“小竹竹,你变坏了,以后少跟小柔那丫头混在一起,要不然,我下次困了就去你屋找你,反正肯定不会引发误会。”
  柳白竹转身离开:“可以啊!如果你不担心自己睡醒了发现身上少什么零件的话,我随时欢迎。”
  萧晋本能的夹了下腿,心中长叹:“学好三年,学坏三天,古人诚不我欺啊!”
  龙朔国际机场,从南中省飞来的航班已经降落,萧晋拍拍脸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站在到达大厅的出口伸长了脖子等待坎长老郑怀玉的到来。
  然而,足足二十分钟过去,通道出口的行人已经变得零零散散,郑老太太的身影却没有出现。他掏出手机对了一下航班号,确定没有错,心说难道老太太的行李出了问题?刚要打电话问一下,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道让他精神为之一振的声音。
  “请问,是萧晋萧先生吗?”
  这声音十分动听,轻轻地,很凉,却不冷,仿佛一条高山顶上雪水融化而形成的小溪,清洌洌的从耳朵流淌进心里,让人每一个毛孔都忍不住舒张开来,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转过身,他就呆住了。
  眼前亭亭站立了一位姑娘,约莫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乍一看只觉得很是清秀,普普通通,可再仔细一瞅,就能发现,她的一双眼睛非常清澈,白的如瓷,黑的似墨,里面没有丝毫杂质,干净的仿佛初生的婴儿。

  她的皮肤是奶白色的,能看得出来没有化妆,乌黑长发瀑布般垂下,左边用一枚桃花状的小发卡别在耳后,身上则穿了一条淡青色的棉质长裙,裙摆盖住了脚踝,素雅的犹如山间一朵野花,不妖娆,自惊艳。
  也不知是姑娘已经习惯了男人为自己的气质发呆,还是一点都不在意,又开口唤了一声:“萧先生?”
  萧晋回过神来,歉意道:“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认识吗?”
  姑娘摇了摇头,然后朝他伸出了玉一般的小手,淡淡的说:“初次见面,萧先生你好!我是坎长老的弟子,上官清心。”
  听到姑娘的自我介绍,萧晋又愣了一下,倒不是觉得人家的名字有多稀罕,而是郑老太太明明在电话里说好了是她来的,怎么现在变成了一个像是吃花吃草长大的仙女儿?
  看出了他的疑惑,上官清心又开口解释道:“家师原本是打算亲来的,但家师公昨晚偶感不适,师父她放心不下,这才嘱咐我替她前来,还要我代她向萧先生表示一下歉意,实在是不好意思。”
  日期:2018-04-02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