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174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门口给孙新阳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我让我在门口等他。
  我知道孙新阳一直都比较低调,他甚至连自己的专车都没有,他从调任以来,每次用车都是给办公室打电话要。
  虽然自从换届以来,对专车这方面规定的很严,地级市的领导干部都不能专车专用,可是这条规定实施起来并不是很严格。
  像孙新阳这种级别,还这么严格要求自己的,真是不多了。

  当然,也可以认为他是在作秀,秀给别人看,不想让别人抓到他的把柄。
  我在电话里面跟他约好了位置,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我车子的门被打开,孙新阳坐了上来。
  “孙市长...”
  我刚要开口打招呼,他就冲我摆了摆手,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说:“不是跟你说了么,叫叔叔就可以了,这里又没有外人,就咱们两个,你这么生分干什么。”
  “孙叔叔...”我从善如流的笑着说。
  “嗯,这就对了。”他点了点头,说:“小苏啊,这段时间你都没什么动静,看来工作上面很忙啊。”
  “嗨呀,我哪儿能跟您比,您才是日理万机,老城区改造的事情那么多,您累坏了吧。”
  孙新阳脸上露出些微愁绪,沉声说:“累倒可以接受,主要是...哎,有些话在这里说不方便,你也饿了吧,咱们找个清净的地方,边吃边聊。”
  一看孙新阳这样子,我就知道他肯定有心事儿,看来老城区改造这件事情,进行的并不是那么顺利,他的压力一定很大!
  想想也是,要是这件事情办好了,那可是大大的政绩,操作得当的话,可是能让市委书记再进一步的!要是市委书记上去了,作为直接负责的孙新阳,还能少的了他的好?
  这么快大肥肉,谁看见不流口水。
  僧多肉少,领导职位就那么几个,孙新阳上去了,肯定就有人上不去,给他下绊子的,绝对少不了!
  我们那么大点的一个安水监狱,就因为生产科那一亩三分地,姚监都跟我掐的要死要活的,更别说孙新阳这里了,这才是真正的权利之争!
  跟他比起来,我和姚监那点争斗,完全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孙新阳能把心里的话跟我说,看来...他对我的态度,果然很不一般啊...
  中国人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在饭桌上聊事情,无论大事小情,都喜欢在饭桌上来解决,这在官场上面尤为普遍,特别是在北方,好像不吃饭就说不了话一样。
  不仅是谈事情,聊天也是如此,好像两个人一起把食物放进胃里,心情就会变得愉悦很多,许多说不出口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也能讲的出来。
  喝了酒的话,就更容易了...
  酒就是关系的润滑剂,无论多陌生的两个人,在酒精的催化下,都可以勾肩搭背亲密的像是许久不见的老友。
  当然,我就算喝的再多,也不可能跟孙新阳去勾肩搭背。
  “小苏啊,晚上叫个代驾吧,陪孙叔叔喝几杯。”
  孙新阳看着我温声说:“人一上了年纪,话就多...有许多话我平时没法说,正好你来了,可以跟你絮叨絮叨。”
  他的态度亲切又和蔼,可我也没真的把他的话当真,做官做到他这个位置,哪个演技不是一流,可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也许因为他女儿的关系对我态度有些特别,可我要是真把自己当成他的知己随便拿乔,那我就是真的蠢成猪了。
  也许只有上次,他跟我讲起他过世的妻子时,才是真的真情流露。

  “孙叔叔您这话说的,跟您聊天我能学多少东西,这机会我求都求不来啊!”
  “哈哈哈!”孙新阳用手指虚点我几下,说:“你这孩子嘴就是甜。”
  我出去叫来了服务员,随便点了几个小菜,孙新阳的口味比较清淡,只点了几道素菜,我也从善如流,顺着他的口味又点了两道,孙新阳看我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赞许。
  只不过,孙新阳要酒的时候,我倒是吃了一惊。他要的是青州本地特产的一种酒,这酒的价格算不得太贵,就是度数特别的高,大概在六十度左右。没想到孙新阳看着文质彬彬,喝起酒来倒是很豪气。
  上次跟他一起,跟开发区的区长吃饭的时候,也没机会看到他的真正酒量,今天没准可以见识见识...

  今天从见到他开始,他的眉眼之间就一直有股淡淡的愁绪,难道是他准备借酒浇愁?
  这家店菜上的挺快,没有十分钟的功夫,我们点的几道菜就上齐了,孙新阳跟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以我们两人的口才,自然不可能让饭局冷场。他一直在跟我说最近中央开会的内容,对于他说的这些,我全部应答如流,偶尔还顺着他的话提出些自己的看法,孙信仰看我的目光是越来越满意了。
  就在我以为今天是孙新阳想要故意测试测试我的时候,他忽然叹了口气,端起酒杯说:“小苏啊,来陪叔叔干一个。”
  我们喝酒的杯子是二两半的那种,之前也就喝了五分之一,他竟然要直接干,一口二两酒...还是六十多度的,孙新阳这是准备灌醉我么?
  “好。”我连停顿都没有,端起杯子一口气闷进了口中。
  “年轻人酒量不错啊。”孙新阳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孙叔叔您才是酒量不凡,我再喝点估计就醉了。”

  “又跟我耍滑头,你当我忘了你上次是怎么灌别人的来着,哈哈。”
  显然他还记得那天酒桌上面发生的故事。
  “嘿嘿,我不是气不过么。”我假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年轻人偶尔气盛也可以,别像我这个老头子一样死气沉沉,没了锐气。”

  “孙叔叔您说啥呢,你哪儿老啊,我看市委那些小姑娘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呢。”
  “哈哈哈哈!”孙新阳摇头失笑:“你这个孩子啊...”
  他笑了几声之后,又叹了口气,说:“我不服老也不行啊,现在我是真没年轻时候那股拼劲了,要是放在十年前,我可能早就忍不住这个火,跟他们掀桌子了!”
  我精神一震,心说来了!
  前面的过渡期终于过去,马上就是今天的戏肉!
  “怎么了,是...他们又算计你了?”
  我配合着问道。
  “哎...”孙新阳摇了摇头,略带愤怒的说:“要是真算计我,我倒也无所谓,可是他们非要用老城区里面的老百姓当枪!”
  “孙叔叔,他们都干什么了?”
  “还不是旧城改造的事情。”孙新阳轻声说:“计划现在已经要开始实施,要进行第一批拆迁了,本来那些拆迁户都谈的挺好,政府价格给的也合适,可是这两天突然又出了幺蛾子,好多人反悔不干了,联合起来开始闹!这几天弄得我是焦头烂额,苦不堪言啊!”

  “谈好了的事情又变了?”我皱着眉说:“这里面,应该有人去搅合吧...”
  “我猜也是。”孙新阳点点头说:“可我就想不明白,明明已经谈好了的,价格我也按照最大限度给他们了,怎么就突然反悔了呢!”
  日期:2018-04-02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