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8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子口中的九宫我是知晓的。天宫以井字划分乾宫、坎宫、艮宫、震宫、中宫、巽宫、离宫、坤宫、兑宫九个等份,在晚间从地上观天的七曜与星宿移动,可知方向及季节等资讯。星宿移转本就是很寻常的事情,可不知胖子为何有这样的反应。
  我正打算向他询问此事,没曾想,还未等到我开口,周围的花草树木便开始移动,仿佛像有手脚一般。不仅如此,我们所站立的地面也慢慢的移动起来。此时我们并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仔细的盯着周围的景象变化。好在这变化只是持续了十多秒的时间,这才停了下来。
  胖子此时目光灼灼地盯着天上的星宿,眼珠不停地打转似乎在想些什么。我走过去,问及此事的究竟。他一时间并没有回答我,只是三五秒之后才收回目光转向看着我道,“这里应该是有一个大阵。只要星耀移动,整座岛上所有的东西都会发生相应的偏移。”
  关于阵法这类东西,我不甚了解。不过好歹胖子长期伴随我左右,我对于一些阵法也早已经耳濡目染了。可这能改变星耀轨迹的阵法我还真是从未听闻。想罢,又向胖子追问此事,是否有破解之法。却不料他对此阵法也是了解不多,只是说以前在师门的一本破旧典籍中看到一些,但是上面的记载也只有寥寥数笔,并无记载破解之法。
  听到这里我也没有太过在意,虽说此地有阵法,但是与我们此行的目的并不冲突,我们只需要找到夔牛和东皇钟后,尽快离开此处即可。

  正当我准备招呼众人继续赶路的时候,周围的景象又开始变化起来。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天空,那些星耀正不断的变动着方位,这次的速度远比刚才的快上许多。
  我心里暗自一惊,莫名的有种感觉,这次一定会有些什么变故。刚想到这里,身后的胖子则是大叫起来。我转过身来一看,原本我与胖子之间并没有多长的距离。而此时地面正从我俩正中央的位置开始断裂,并且快速的往两侧移动。眼看这地面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胖子的呼叫声也越来越大,“怎么回事,我怎么用不了道炁。”
  上一次九宫移位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不知道这次又会是多久。我心里很清楚,若是站在这里迟迟不动,等着九宫移位停下来,只会是坐以待毙的结果。眼下不救下胖子的话,不知道他会被带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我便准备调动体内的巫炁,打算腾空跳到胖子的身边。可我万万没想到,身体里面却丝毫感受不到巫炁的存在。我俨然失色,转身看向祭祀恶灵,发现他站立的位置也正在快速的向后移动。或许他也意识到了无法调动巫炁的情况,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看着胖子理我越发的远了,心里着实是着急,可一时间又想不到解决的方法。就在此时,我看到祭祀恶灵已经弓着身子准备往我这边跳。我哪敢让他这样过来,连忙叫住了他。先前地面移动的时候我已经观察过了。这地面不像是简单的表层开裂,而更像是整个地壳的移动。断层下方是黑乎乎的一片,根本看不到底,若是他能跳过来也就罢了,倘若不行。势必会掉进裂缝中,不知道会经历怎样的危险。

  祭祀恶灵见我打断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面色愈发凝重。我转过头,继续往四周看去。
  随着地面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俩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许久之后天上的星耀才停了下来,在此过程中,其他地方的地面移动到之前裂开的位置,将整块地面恢复成先前的模样。
  我这才长舒一口气,端坐在地上,手指无意识的在地上乱划着。这一次九宫移位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而且地面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也不知道下次会是怎样的情况。我原本打算就在此处等着胖子他们找来,可手指划着划着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我们刚才的那番经历与我小时候玩儿过的拼图游戏有些类似。这游戏将整块图案打乱开来,每次只能移动一个板块,期间每处板块的位置基本是不会重复的。

  这么一来,我在此处等着只是徒劳。若是胖子他们按照先前的方位寻找,也不可能找到这个位置。
  想到这里,我便拍拍身子站了起来,虽不知下次九宫移位什么时候开始,不过在此处死等也不是办法,倒不如尽快上山,兴许能早些找到夔牛。
  约莫走了两个小时,期间九宫移位一共触发了三次,在那之后天空便恢复了先前的模样,林子里也变得亮堂起来。我见状,第一时间便是闭上眼睛开始感受体内的巫炁,可结果却让我有些失落,体内还是空荡荡的一片,没有任何力量的波动。
  我试着呼唤瞳瞳和蛇灵,谁知根本没有回应,看来这里果真禁绝一切力量。着实厉害。我不禁想到,如果此时发现了夔牛,恐怕我也只能束手无策。
  虽说如此,可眼下除了继续赶路以外别无他法,当我行进到一处半人高的草丛时。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乌拉乌拉的声音。这声响让我觉着有些突兀,自从我们上了岛,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我停住脚步,小心翼翼的趴在草丛里,现在道法尽失断不能疏忽大意。我一点一点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移动,声源离我越来越近。我轻轻的拨开眼前的杂草,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空隙。
  只见离我不远处正蹲着几个人身鹿头的怪物,那些怪物口中正嚼着某种动物的骨肉残渣,而他们的身边居然躺着一个人。虽然那个人背对着我,可我还是能看出来那就是胖子,他身上绑着草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到这里,我脑袋一热刚准备冲出去,身子却被抱住了。我下意识的往回看,却是祭祀恶灵忽然出现在了我身后。我此时没心思享受重逢的喜悦。而是一心想着把胖子救回来,挣脱开他扭着身子就要往前。
  祭祀恶灵见我这般激动,连忙开口道,“切勿慌乱,他并非遇害,应该只是晕过去了。”
  他的话还是没能让我冷静下来,胖子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加上这些年来出生入死早已是过命的兄弟。现在眼看着他有危险,我岂能坐视不理。想罢,也不听祭祀恶灵的劝阻,抬腿又要冲过去。
  还未等我迈开步子,祭祀恶灵的一句话却是让我愣住了,他道,“它们便是夔牛。”
  这个消息让我觉着有些不可思议。我转过身来,看着祭祀恶灵,他点点头重复了先前的话。我不免心中一喜,可又觉着奇怪,据古籍记载,这夔牛壮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眼前的这群怪物却是一副人身鹿头的模样,与古籍记载的根本不符。我将心中疑问询问祭祀恶灵,据他所说,这夔牛本就是上古异兽,在这被隔绝的蛮荒之地存活了几千年,修成人身的不在少数。不仅如此,修成人身后的夔牛,实力约莫在风水师的识耀后期或者往上。

  听完他的话,我这才明白过来刚才他为何要几次三番阻拦我。若是刚才我贸然过去。很可能就是同胖子那样的下场。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的是为何祭祀恶灵变得如此的心思缜密了。我转过身来看着他,他或许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别过脑袋不敢和我对视。只是小声的说起来缘由,这夔牛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当年那场大战,之所以黄帝最终取得胜利,原因是他将夔牛的皮毛做成大鼓,用其腿骨敲击,声闻百里震耳发聩,使得蚩尤军中大乱这才一击而溃,蚩尤也被擒获斩杀。
  日期:2018-04-02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