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控的故事》
第125节

作者: 胡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伟健此刻对骆顺的印象极为差劲,当听见是八二年的拉菲时,双眼一亮,笑道:“那就开了吧,这种酒花钱都不一定喝的到!”
  马建国闻言,强忍住心中的肉痛感,将橡木塞“砰”地一声启开,酒香四溢,勾动着所有人的鼻尖。
  “真是好酒,这才是拉菲!”曾伟健感慨一声,似有似乎嗤笑骆顺。
  “伯父,请!”朴帅此刻端起酒瓶,先给曾伟健到了半杯,鲜红的酒液粘稠而香醇。
  一杯酒下肚,曾伟健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原本古板无情的脸庞也开始柔和,他很开心地拍拍朴帅的肩膀笑道:“很久没喝过这个酒了,多谢你用心了!”
  朴帅赶紧摆手谦虚起来:“这本就是特意给伯父准备的,哪儿来的谢不谢?再者说曾柔是您的女儿,我这不是应该的吗?”

  曾伟健笑着不说话,看他的样子很满意朴帅的态度,随即夹起筷子,捯了一块鱼肉放入口中。
  “呸!”鱼肉刚一入口,曾伟健就吐了出来。
  “伯父怎么了?”趁此机会,就算是明知故问,朴帅也赶紧套起近乎来。
  曾伟健脸色难看,但出于多人在场,不好发作,只能将目光投向马建国道:“这是什么鱼?”

  马建国瞥了一眼朴帅,如实回答道:“胶水鱼肉!”
  “胶水鱼肉?”曾伟健没明白,于是向曾妈妈问道:“什么是胶水鱼肉?”曾妈妈摇摇头,她也不知道。
  此时曾柔笑着给他们二人解释起来:“爸,妈,胶水鱼肉指的是整条鱼是用不同鱼拼接起来的,一般都是用来以次充好的。”
  原本曾伟健听见不同的鱼拼接而成,还以为比较昂贵,比较难度大,可是一听见又以次充好后,整张脸都凝在了一起。
  他手指不停地搭着桌子,发出“嗒嗒嗒”的声响。

  “骆顺,我记得你说这道菜是美利坚运来的待产的雌鳟鱼是吧?”曾伟健的语气开始不善起来,对骆顺直呼其名。
  “是...是的,伯父!”骆顺额头不断冒着虚汗,他先前也尝了一筷鱼肉,味道确实很糟糕,应该鲜嫩无比、爽滑异常的鱼肉,变成了入口酸涩、难以下咽的糟糠。
  曾伟健点点头:“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就是你所谓的珍品?吃起来还不如一条草鱼?”说着又指了指马建国,“他说是胶水鱼肉,你是欺辱我年纪大了,尝不出好坏了么?”
  “伯...伯父冤枉啊!”骆顺大声叫冤,他哪儿知道自己点好的鱼会被偷梁换柱,想到这儿,他心底渐渐发亮,既然鱼给他换了,那剩下的菜,有可能都给换了?
  事实上,跟骆顺猜测的一模一样。

  曾伟健对他的话弃之未闻,再次伸出筷子,夹起另外一道菜来,依旧如他所料,难以入口。
  “啪!”
  曾伟健将筷子拍在桌上,脸色极为不悦。
  “伯父,您稍等,稍等一下,容...容我询问一下?”骆顺小心翼翼地到了个歉,见曾伟健面无表情,赶紧将风口对准马建国。
  “混账东西,老子点的是这些菜?”
  马建国斜睨他一眼,不屑道:“你点的菜我们这儿没有,就算有,你不够格,也就能吃吃这些东西了。”
  又被提及不够格,这种侮辱对骆顺而言,生平仅有,他是什么人?骆氏集团的少东家,居然被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看不上。

  “呵呵,那好啊,你跟我说说什么人够格?是不是要天王老子来?”骆顺气急败坏,但又顾忌到曾伟健对自己的看法,所以没有表现的太过粗鲁。
  马建国没有搭理他,只是转身向朴帅询问起来:“帅哥,您要的菜品都准备好了,请问现在需要上么?”
  有了好酒,怎么能没有好菜?朴帅还在惋惜,恰好马建国准备好了,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上吧,正好没菜下酒呢!”朴帅催促起来,他对曾伟健拱手相邀,说道:“伯父,这桌菜不和您的口味,要不然请您移步,去我给您准备的那一桌?”
  曾伟健此刻对朴帅的印象大好,笑着摆摆手:“不用了,让人把这一桌垃圾撤走就行,你的菜就上到这儿来,省得麻烦!”

  马建国看着朴帅,见他点头,立马吩咐人将桌上的假货撤下,换上给朴帅提供的真材实料。
  这次轮到朴帅开始耀武扬威了,他跟之前的骆顺一样,将每一道菜的来源出处,一一说出来,好显示菜品的珍贵。
  上一道,他介绍一道,曾伟健品一口红酒,尝一筷子,不禁满意地直点头。
  “好好好!”曾伟健连说三声“好”,表示对朴帅极为满意。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骆顺胸膛的火气,早就按耐不住,他猛地一拍桌子,怒道:“这都是我给伯父准备的,没想到你这个混账东西给偷梁换柱了!”
  曾伟健见他如此放肆,不禁冷眼一瞪,怒斥起曾妈妈来:“看你找的好事儿,以后不要再给我瞎出主意!”
  曾妈妈此刻也为骆顺的表现而不满,听见自家老公说话,立马回应:“我还不是为了小柔好吗?下次不会了!”
  情形如此,骆顺也没有办法再待下去,冷着脸准备告辞:“伯父伯母我就不在这儿给你们丢人了,改日再请你们吃饭!”
  马建国在一旁酸道:“对,以次充好请多少次也花不了几个钱。”
  骆顺冷看他一眼,出奇的没有反驳,转身对朴帅冷笑道:“你很可以,朴帅是吧?我记住你了!”
  朴帅不咸不淡的回看一眼,简单哼道:“哦,那多谢你了!”
  骆顺丢下一句“走着瞧”后,甩手离去。
  此时,曾妈妈才开口埋怨起曾伟健来:“你说你也真是的,不就一桌饭菜么?人家兴许是真心实意办砸了事儿而已,再者说兴许有小人从中搞鬼也不一定呢!”说着她瞥了瞥朴帅,意思显然。

  曾伟健哼了一声道:“那只能怨他自己没有本事,如果按你的说法,以后小柔嫁给他,天天被人欺负怎么办?”
  “怎么可能?不是还有我们么?”曾妈妈不同意自家老公的看法。
  “嫁出去的姑娘如泼出去的水,到时候谁还有空管这个管那个?”
  “你个没良心的,小柔不是你女儿啊?你说话怎么就不能好听点呢?”现在没什么外人在场,曾妈妈直接无视掉朴帅的存在,开始像在家里一样,不断埋怨开来。

  曾伟健懒得理她,在他看来,女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他拍了拍朴帅的肩膀,笑道:“小伙子很不错,就是老实了点!”
  老实?曾柔听见父亲对朴帅的评价,差点没笑出声来,如果朴帅要是老实的话,那天底下恐怕就没有坏人了。
  朴帅看着曾柔偷笑的模样,瞪她一眼,讪笑道:“伯父说的是,以后我会改!”
  曾伟健大手一挥:“哎,不用改,这样就挺好的,等这次回去的时候,你跟小柔一起回去!”

  “啊?”朴帅一愣,“我去干嘛?”
  曾伟健哈哈大笑:“你不是没有工作待业吗?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养着你?这样吧,你跟我回去,我安排你进公司工作,表现得好以后提拔你做个分公司的董事,让小柔给你打打下手,这不是挺好的么?”他这一番话,差不多已经将朴帅看做正式女婿了。
  曾柔脸色一红:“爸,你说什么呢?谁说要跟你回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