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控的故事》
第124节

作者: 胡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饭桌上,骆顺一道菜一道菜的给曾妈妈介绍起来,看他的样子,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上门女婿。
  钟溪坐在一边,他最不爽骆顺这副模样,老妈一直说他是谦谦君子,可自己明白,这家伙不过就是个衣冠禽兽。
  看见曾柔拉着朴帅走来,他赶忙拉着朴帅坐下:“姐夫,你干嘛去了?”
  朴帅摸摸他的头,笑道:“我去给你找乐子了!”
  “真的?”钟溪眼神一亮,随即瞥见姐姐不善的目光,立马装傻充愣起来:“姐夫真好,那我们是去玩什么项目?”
  朴帅笑着说道:“你想去的那种地方我是不去的,不过我找了个人带你去。”

  听见这句话,钟溪又开心起来。
  “伯父,我听说你喜好红酒是吗?”骆顺看见朴帅跟钟溪有说有笑,心里不屑地嗤笑一声:讨好一个小屁孩有什么用,最终的话语权还不是在曾伟健手里抓着?
  曾伟健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恩,平常喝点。”
  闻言,骆顺立马招收,唤来一名服务员:“去给我来一瓶八五年的拉菲,告诉你们管事儿的,是前几天特意叮嘱的。”看来他也明白江海阁的规矩,所以在前几天特意用公司的名义打了个招呼,想来江海阁应该不会以次充好。
  只不过他却不知道,在服务员离开视线后,就被马建国差走了。

  “八五年的拉菲,得有一年多没喝过了吧?”曾伟健感慨一声,自言自语起来。
  曾妈妈埋怨地瞪他一眼:“要不是医生不给你喝酒,你能忍得住?不过今天破例,给你喝点!”
  曾伟健难得在众人面前露出一分尴尬的神情,对曾妈妈笑道:“那要多谢你开恩咯?”
  “你父亲生病了?”朴帅诧异,低声向曾柔询问起来。

  曾柔点点头,情绪不是很高道:“老顽疾了,全身各处的关节都有炎症,医院都治不好,只能靠保养来治疗。”
  “不能做手术么?”朴帅好奇道。
  “做不了,你见过关节炎的病人做手术的?再者说我爸这病是多年风寒落下的病根,做手术也不能根治。”
  朴帅点点头,他心里有了一些打算。
  “先生,您要的拉菲!”此时此刻,服务生再次返回,捧着一瓶枣红色的酒瓶。
  看着菜肴也上的差不多了,骆顺接过酒瓶,对曾伟健询问一句:“伯父,我们开始吧?”

  曾伟健点点头,眼神中透着些许期待,他可是真的馋酒了。
  “嘣!”
  骆顺启开橡木塞,亲自醒酒。
  曾妈妈叮嘱一句:“小顺,少给你伯父喝点,他身体不好!”
  “伯母放心吧!”骆顺笑着给曾伟健倒了小半杯。
  “伯父请!”骆顺十分恭敬地将酒杯递给曾伟健,顺带也给自己倒上半杯,至于朴帅,在他看来没有资格喝酒。
  曾伟健嗅了嗅酒香,神色疑惑起来,这香味跟他熟知的有些不对头啊。很快他又咪了一小口,脸色大变。
  “嘭!”
  曾伟健将酒杯掷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
  “伯父,怎...怎么了?”见曾伟健突然恼火,骆顺有些不明所以起来。
  “你是欺负我太长时间不喝酒,不懂酒了么?”曾伟健脸色难看,他最反感别人以次充好,欺骗自己。
  骆顺呆愣:“伯父说的这...这是...是什么话?我怎么敢呢?”
  “那你这是什么酒?”
  闻言,骆顺也喝上一口,随即脸色一变,对着曾伟健躬身道:“伯父见谅,这肯定是搞错了,这个酒不是我要的。”
  曾伟健不说话。
  “服务员!”骆顺惹着怒火,对一旁的服务生叫道。
  服务生被吓了一跳,赶忙小跑过来,赔上笑容问道:“先生怎么了?”
  骆顺将就被扔在他的脸上,骂道:“***,你给我拿的是什么酒?”

  服务员躲避开来,一脸委屈:“您不是叫的八五年的拉菲么?”
  “那你给我的是什么?”
  “八五年的拉菲啊!”
  骆顺听着这话,肺都要气炸了,这家伙显然逗自己开心,他一拍桌子,骂道:“你***把你们管事叫来。”

  服务生不敢回话,讪讪地退下。
  不一会儿,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马建国缓缓走来,看着他这身打扮,朴帅和曾柔差点笑出声来。
  “你是不是让人换了他的酒?”曾柔笑着问道。
  朴帅笑了笑道:“好戏马上开始咯!”
  马建国将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脸上表情严肃,看着骆顺问道:“先生有什么事干嘛大动肝火,甚至砸伤了我们一个服务生,这要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可要报警的,告你蓄意伤人。”
  骆顺怒极反笑,他没想到马建国居然率先反咬他一口。

  “你们这个酒,是八五年的拉菲么?”
  马建国面无表情,扯了扯嘴角道:“这不就是么?瓶身的标签还在呢,先生是想赖账么?我们可以多告你一条的!”
  “放你娘的屁,你他妈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谁?骆氏集团的少东家,老子会少你这点钱?”骆顺眼喷火舌,恨不得吃了眼前的胖子。
  马建国不慌不忙,擦掉喷在他脸上的口水,一脸鄙夷:“先生请您说话注意点,万一您有什么传染疾病,通过唾液传播,我可以顺带告你危害他人身体健康。”接着他仔细地看了一眼骆顺接着说道:“您说您是骆氏集团的少东家,有什么证明吗?现在这年头,骗子多得是,冒充有钱人的比比皆是。”他言下之意明然。
  骆顺气急败坏,偏偏对方说的话滴水不漏,他拍着桌子骂道:“你个狗东西给老子滚开,叫你们老板来,他肯定认识我。”

  马建国挑眉:“你算什么东西,我就是老板,我还真不认识你!”
  朴帅坐在一旁,要不是顾忌别人的目光,早就捧腹大笑起来,自己只是安排马建国去换个菜,调个酒,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演帝附体,自己自导自演起来,你还别说,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骆顺余光瞥见曾妈妈和曾伟健露出的鄙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面带微笑道:“既然你是老板,那你能给我说说,这瓶红酒,为什么要以次充好么?”
  马建国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他,说道:“我们这儿都是这样,不是每个人来吃饭喝酒,都能喝到正品的拉菲,至于你嘛,身份不够!”
  骆顺脸皮一抖,咬牙切齿问道:“那谁够资格?”

  这话一出,马建国变着戏法的换上一脸谄媚笑容,对坐在旁边的朴帅躬身哈腰笑道:“帅哥您怎么在这儿?”
  朴帅失笑:“我来吃饭啊,不然呢?”
  马建国起身,赶紧对骆顺赔礼道:“抱歉抱歉,不知道您是帅哥的朋友,我这就马上给您换一瓶酒来。”
  “朴帅,你认识他啊?”曾柔此刻也开始表演起来,既然要演,就一定要演到位。

  “一个朋友!”朴帅笑了笑。
  很快,马建国回来,手里拎着一瓶里外包装的格外华丽的酒瓶。
  “帅哥,这是我们这儿最后一瓶八二年的拉菲,您看要不要给你启开?”
  朴帅诧异,也不知道马建国说的是真是假,但想到这种场面,这家伙不可能忽悠自己。

  “这个...”他犹豫起来,看向曾伟健笑道:“伯父您看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