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4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蜘蛛送鸭屎过隧道,即将分别的时候,她很明显脸上露出恋恋不舍的表情。鸭屎看着她,久久没说话,自己的小脸就一个表情,淡淡的哀愁里有着深深的渴望。
  “你多保重,我把这里的账目清理完了就去帮你。”黑蜘蛛说。
  “要多久。”
  “很快。”

  “有多快。”
  “非常”
  鸭屎一把将她拥入怀里,双手拦腰围肩将她紧紧抱住。鸭屎的胸膛已经宽阔了好些,但黑蜘蛛依然娇小。她娇小的身体贴在鸭屎的胸前,感受着他的心跳,以及他体内散发的汩汩热能。
  “二姐,你身上好凉。”他说完,抱得更紧了。黑蜘蛛有些呼吸急促,但她并不着急挣扎,而是享受他像火炉一样的胸膛。
  “你身上好暖和。”过了半天,黑蜘蛛气喘吁吁地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离开楼外楼,鸭屎直奔湖东地区。当年拒绝卖酒给老鲶鱼的那家店老板生意做大了。由于给李一刀上供,所以把生意的盘子扩大到了旁边的一座老房子。他将老房子的屋顶掀了,在一层的基础上又起了两层,变成了一坐三层的客栈,名叫望湖楼。

  他起家的酒馆依然还在,生意火爆。来此的多数是山东、江苏一带跑船的,有的贩卖粮食,有的贩卖沙土,还有的是贩卖木材。总之,他家的生意出奇的好。
  鸭屎来到湖东,先下榻在望湖楼,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便去老鲶鱼的坟上上坟。在荒野中,他走了两个钟头,才找到老鲶鱼当年的木屋。木屋被人放过火,烧得只剩下几个框架了,周围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木屋的灰烬盖住了老鲶鱼的地下室。鸭屎扒开木灰,打开了地下室的入口。一股腐败、潮湿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人窒息。
  地下室与当年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多了很多尘灰,生了很多虫子。
  鸭屎到处寻找关于老鲶鱼的一切,希望能留个纪念,找来找去,什么都没有找到。他正准备走时,从一个破旧的箱子后面发现了一个东西。拿出来一看,像是一本书。他抖了下上面的尘灰,打开一看,竟然是老鲶鱼画的画。
  册子的第二部分是一个加强版的湖东地区的平面图,上面有大户人家的门牌,有常年在湖里漂泊的人的情况。虽然那么多年过去了,但这个册子上的记载基本上还适用。
  他拿了册子,揣进怀里,随后离开了地下室。 拿石板将出口盖好,在上面堆了些木柴灰。沿着旁边的小溪一直往北走,很快他就来到了老鲶鱼的坟旁。那棵树上刻的疤痕依然很清晰。不过那棵树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他从旁边的人家借来了工具,给坟头添了些土。随后,摆上祭品,三叩九拜。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祭奠完之后,他便急匆匆地离去了。
  当天晚上,他走下客栈,来到旁边的酒馆。酒馆的老板已经比较有钱,所以不可能兼职做掌柜的,掌柜的已经换成了他的儿子。
  虽然早已过了晚饭时间,小酒馆里人依然很多,吵吵闹闹的。
  鸭屎在靠门的桌子旁边坐下,招呼酒保上一壶酒。酒保是个与鸭屎相仿年纪的小伙子,见鸭屎招手,赶紧走了过来。
  “哥,干喝还是吃饭?”酒保笑着问。
  “来一壶酒,再来一碟花生米、一碟芸豆。”鸭屎微笑着说。
  “哎呦,哥哥是外地人吧?”酒保笑着说,“我们目前不供应花生米、芸豆了。这里经常有洋人来做生意,所以提供很多洋菜。当地的人也喜欢。”

  “好的,你随便来两个菜吧。”鸭屎也不在意,慵懒地说。
  “那,哥哥喝什么酒?”酒保继续问。
  “半斤一坛的高粱酒没了吗?”鸭屎问。
  “哥哥,这酒还有,不过都是白天在外面散卖给打渔的船家的。像哥哥这样,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人,可以选些其他的酒。”酒保笑着打开酒单,上面写有老毛子的伏特加、小日本的清酒、洋人的威士忌等。
  鸭屎并没有喝过这些酒,但是见弗朗索瓦喝过威士忌,所以就点了一瓶苏格兰威士忌。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酒保给套进去了。
  鸭屎让他随便点了两个菜,结果一个是大盘炖野雁,另一个是香辣四鼻孔大鲤鱼,足足有三四斤。鸭屎也没在意,喝着苦涩的酒,吃起了菜。
  酒足饭饱之后,鸭屎喝多了,晕晕乎乎的呼唤酒保结账。
  酒保笑着说:“哥哥,您一共是十个银元。”
  鸭屎一听吓了一跳,大声嚷嚷道:“老子在上海的时候,一个银元能买一大块猪肉。一个银元够请一桌子客人。在微山乡下码头上,竟然有这等价格?你这一顿的要价够老百姓一家子吃一年的吧?”
  酒保立即笑了起来说:“怎么着?哥哥,你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店?我们老爷背后有运河帮李大当家的撑腰。你也敢在这里撒野?你点了我们店最贵的菜和酒,就该这个价。”
  “呵呵,我要是不付呢?”

  “你要是不付,我就叫人立即把你绑了。等你到了运河帮的监狱再说理吧。你给还是不给?”酒保威胁道。
  “我去过外地,但我不是外地人。”鸭屎笑着说,“你们家还没开望湖楼的时候,我就在这里吃饭、喝酒。你们老板我也见过,也打过交道。不过,他曾经得罪了我,在我门前连续跪了一天,我才饶了他。”
  因为多喝了几杯,所以鸭屎胡乱说了很多话。酒保愣了,声音略低地问:“哥哥到底是谁,能否报个姓名?”
  “什么姓名?李一刀妹妹右屁股上长了一个红豆大小的黑痣。你问问李一刀是不是?你也想坑我?你还嫩。”鸭屎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银元,选了一个脏兮兮的扔在了桌子上,开门就走。
  虽然酒保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不过这孩子也不是个吃素的。他立即招呼身边的几个人,拿绳子将鸭屎给绑了。洋酒后劲儿大,鸭屎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被这帮人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拿光了他身上的银元,将他吊在了望湖楼的地下室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