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5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找两位专职护工24小时轮流看着。”
  “主要是心病。”
  “周军威被捕对她打击很大,这件事我没能帮得上忙,”方晟叹道,“她是孝女,自然日夜牵挂父亲,不知法院最终怎么量刑……”
  “如果方常委亲自到医院看望,或许对她的恢复有帮助……”芮芸边说边注意看他的脸色。
  方晟久久沉吟不语,几分钟后起身踱到窗前,看着层层叠叠的厂区和工地,缓缓道:“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于公于私,此时此刻我都不能在医院露面,否则会带来更多麻烦。周军威的案子只是阶段性了结,有关外围以及聚业公司的问题,暗中不知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而我和小容的关系是关键引爆点。上次省纪委为何拿我没办法?一是账务方面我跟聚业、巨隆没关联;二是没发现我和小容有瓜葛,事实上后面一点更重要,正因为抓不住话柄,省纪委才无功而返。”

  “是这样……”芮芸终究是理性大于感性的女人,仔细想了想他的话觉得合情合理,然而还是掩饰不住眼中失望,轻轻道,“我会转达你的问候。”
  方晟迟疑一下:“医疗费用方面……”
  芮芸打断道:“没事,这点钱对我和小容都不是问题。”
  方晟沉重地点点头。

  “那……我告辞了……”芮芸轻轻离开。
  听着她清脆的高跟鞋声音逐渐消失在走廊,看着她开车快速驶离,方晟心中情绪复杂难言。如果说赵尧尧和白翎的敌对关系永远是他心中的结,那么周小容则是他永远的痛。
  从两年之约如同肥皂泡幻灭后,两人之间裂痕已注定不可弥合,初恋那份情感也愈发沉重。挟巨资到江业做工程,是周小容所有决定中最坏的决定,直接把自己推到方晟的对立面,因为现有模式下官员不能与工程商有过于亲密的联系。
  小容啊小容……方晟心里充满无名的忧伤和惆怅。

  腊月二十九中午,方晟跟安如玉打了个招呼先行回省城,送了些年货到方池宗家,又提前给聪聪包了个大红包,然后赶到一家位置隐蔽的四星酒店,没多久姜姝也悄然抵达。
  **之后,姜姝眼中闪烁愉悦的光芒,娇憨地搂着他说:“没想到欢爱的滋味如此美丽,简直比吸丨毒丨还容易上瘾,早知道……”
  “早知道什么?”方晟故意逗她。
  “早点出轨……”
  说到这里姜姝已经羞红了脸,为自己的出格言行而羞愧。
  “咦,在大学没谈过恋爱?”

  “身处传统而保守的家庭,很多意识早已潜意默化,不是大学短短四年能改变,”姜姝道,“当身边女孩子们沉浸于情爱之中时,我傻乎乎在学生会忙得不亦乐乎,还同时参加三个社团,自以为过得很充实,回头想想真是笑话……”
  “不能总这样下去,终究要迈出勇敢的一步。”方晟道。
  “两个厅级干部离婚,背后有两个势力庞大的家族,你觉得会发生吗?”
  “鱼小婷就是例子。”
  “她不同,”姜姝道,“一方面鱼家早已衰落,对白家没有任何帮助,另一方面鱼小婷身份特殊能悄无声息消失,而白昇也被发配到深山大泽里,影响有限。”
  “唉,总觉得……”
  “你觉得成了家就必须有孩子是吧?你可以代劳啊。”
  方晟吓了一跳:“不行,绝对不行!”
  姜姝有趣地打量他:“你好像对这个问题很敏感?是不是曾经发生过什么?让我想想……”
  “你老公不在乎你,不代表愿意戴绿帽子,这是性质不同的两码事。”方晟担心她联想到樊红雨,赶紧打岔。

  “我会让他同意的!”
  “别开玩笑……”方晟有气无力道,实在不想再多个私生子。
  七扯八拉到晚上八点多钟,姜姝坚持回家——她独处惯了,不习惯跟方晟同宿,临走时含义深刻地笑道:
  “明天还有约会?”

  他吓了一跳:“明天上午回京都,能有啥约会?”
  “平时都是两次,今天……是不是养精蓄锐准备下一场?”
  “你也会说荤话了。”
  方晟打趣道,心中暗凛女人的直觉的确可怕。与姜姝欢爱,他可拉开架势全力施为,不必象与赵尧尧和白翎那样缩手缩脚,倘若梅开二度,明天肯定应付不了樊红雨的激情!樊红雨的习惯是要么不做,做就做个痛快,每每把他榨干为止。回想当初樊红雨的“丨毒丨品论”,与姜姝如出一辙,一旦品尝到欢爱的甘美就一发不可收拾,沉溺其间不能自拔。
  有时他甚至怀疑再隔三五年或许无力应付。
  大年三十上午,方晟打车直奔机场宾馆,开好房间后樊红雨掐着点儿进来。温暖如春的房间里春意浓浓,由于担心她声音太大,方晟拿毛巾扎住她的嘴,这个富有情趣的动作使她更加兴奋,洁白修长的双腿张成大钝角,泛滥如潮,巅峰频率和深度达到新的境界!
  “我好像死了一回……”激情过后喘息好久才平息,她目光迷离,双手搭在微潮的胸部。
  “科学家说女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欢爱的体验越来越深刻。”方晟两天连续两场激战,身心俱疲,若非担心误机真想睡几个小时。
  “男人呢?”

  “倒挂,所以中年男人十有**畏妻如虎,不仅仅是对妻子的敬爱和呵护,也有欢爱愈来不能满足对方的愧疚。”
  樊红雨数了数手指:“还有四年你就迈入中年男人行列,到时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方晟装糊涂。
  “身边那么多女人,招架得过来吗?单我一个就能把你打趴下。”
  方晟苦笑道:“这话我信。”
  这时樊红雨终于说到工作:“上次悄悄带燕慎去江业了?为啥不通知我?”
  “全是黄海系老部下,你露面合适吗?”
  “不错啊,搭上四号首长那条线,燕家父子都很有文人风范,也能跟你这个花花公子打成一片,奇怪。”
  方晟气结:“我哪儿花了?比如你,我就是应邀……”
  “又来了,不准说!”樊红雨捂住他的嘴嗔道,隔了会儿道,“有空跟朱正阳说说,别动辙跟我作对。”
  “嗯,上次已打过招呼,这事儿只能间接含蓄,防止露馅啊。”
  “我明白,其实他的心思全在进常委班子上,区里的事务倒很少插手,当然对于你的江业新城倒是尽心尽力。”
  “铁哥儿们嘛。”
  樊红雨感慨道:“京都圈子里的子弟们就长了张嘴,侃起来无边无际,干起实事原形毕露,而且哥儿们义气说得顺溜,真出了事就找不着人,没谱儿!说真的,我很看好朱正阳、程庚明这帮人,包括水灵灵的范晓灵。”
  日期:2018-05-1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