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5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趟双江之行认……认识了方……方晟,认识了优秀的……黄海干部,都,都是好样的!”说着想竖大拇指,找了半天不知是哪根,索性竖起整只手掌。
  卫先生喝得少些还能保持镇静,拒绝别人搀扶,踉踉跄跄独自回房休息;燕慎非拉着方晟要彻夜长谈,还没到房间就伏在朱正阳肩头睡着了;牛博士、滕主任、徐教授、殷教授都醉得不成样子,回房倒头就睡。
  相比之下方晟、朱正阳等人还挺得住,跑到附近茶楼边打牌边喝茶,海阔天空聊到凌晨两点才休息。
  第二天醒来,燕慎等人神色委靡,胡乱喝了点杂粮热饮便上路,原本计划去景山寺、三井庵瞧瞧,顺便看场地方民艺表演,感觉提不起精神,索性让方晟将他们直接送到潇南机场。

  “快过年了,打扰太久不好,你也赶紧收拾收拾,争取在京都聚聚。”燕慎道。
  卫先生也道:“到时一定要叫上我。”
  “一言为定。”方晟笑道。
  腊月二十七,管委会只剩四五个人,方晟仍坚守在岗位,明月等外地干部几乎都回去了,四位副主任商定轮流值班到二十九,安如玉反正一个人自告奋勇值最后一天。
  这是方晟分配到三滩镇以来最有年味、最悠闲的春节,之前不是忙于各种事务,就是纠缠于人事搅斗,对过年根本没感觉,甚至觉得与其如此繁忙不如不过。
  耐心做了几天工作,赵尧尧终于答应大年三十回京都团聚,方晟随即做好相应安排:大年三十中午坐飞机回京都,呆到初四晚上,初五上午回潇南陪父母,初六到红河值班。

  樊红雨也回京都樊家过年,但拒绝春节期间带臻臻与他相聚的建议,觉得危险性太大,作为补偿,她答应大年三十上午提前三小时到,在机场附近酒店小聚片刻……
  姜姝跟老公彻底闹翻,春节也不想去京都,燕家虽然待她如同亲生女儿,毕竟还是有区别的,索性独自留在潇南。
  刚开始爱妮娅答应春节期间与方晟见一面,不知为何突然加入碧海歌舞团访美演出,正月十二左右才回来。
  “好端端跑到美国干什么?”方晟纳闷加不解。
  “约见几位华尔街老朋友,邀请他们到碧海投资。”

  “你是纪委书记,为何掺和经济,那不是你的主业好不好?”
  “我不会一辈子做纪委书记,终究要重拾老本行,”她自信地说,“经济才是我的强项。”
  方晟无语,总觉得爱妮娅这两年有些怪异,又说不出具体原因。
  范晓灵决定初六到红河做客。

  “初六你那边没人,咱们真该聚一聚了。”她说。
  方晟叹息道:“不知为什么,之前几次让我很有心理阴影,但愿……别再出妖蛾子。”
  “不会的,我们做好准备就行……”她故意带了长长的尾音,弄得方晟心头一阵悸动。
  腊月二十八,叶韵打来电话,带着哭腔说:

  “我上当了,爱妮娅叫我当保镖根本不是为了安全,而是想让我远离你。”
  “怎么回事?”方晟一时不清楚头绪。
  “几天前省委领导班子聚会,爱妮娅被多劝了几杯,回家时虽然没醉但滔滔不绝,无意中说你身边女人太多,拉一个算一个!”
  “啧啧,醉话也当真啊。”
  “酒后吐真言嘛,没看出来爱妮娅对你念念不忘,还吃上飞醋了!”叶韵冷笑道。
  “你是保镖兼窃听啊,”方晟赶紧转移话题,“其它还偷听到什么?”
  “就那次有点失态,平时精着呢,而且上下班、公务活动都用单位司机,我只负责偶尔晚上出外时开车,根本不清楚她的情况。”
  “实在不想在她身边就回潇南,网站的事还得靠你。”
  叶韵幽幽道:“不行,我跟她有两年之约……她算吃定我了。”
  提到两年之约,方晟心头很不是滋味,联想到与周小容的约定,停顿会儿道:“什么意思?”
  “唉,别提了……”叶韵似有难言苦衷,“总之我跟她有个交换条件,必须在她身边服务至少两年,期满才恢复自由身。”

  “喔——”
  想不到自由散漫惯的叶韵也有受制于人的时候,方晟又好奇又好笑,试探道:“她握有你的把柄?不会吧,当初白翎她们费了多少心思,还把你关了段时间都没得手,她怎么……”
  “别问了,反正……算我倒霉!”叶韵悻悻道,“早知道在江业那次就让你欺负了,真是!”
  方晟笑道:“怎能说欺负,明明是你……”

  眼睛一瞥走廊有人影,赶紧说:“有人来回报工作,就说到这儿吧,再见。”
  说到最后一个字,来人正好进来,原来是芮芸。
  “方常委还没回京都?”她微笑道。
  方晟道:“后天上午动身。”
  “真辛苦,当领导很不容易啊,”芮芸坐下道,“在家闲着没事,到厂区看看,小偷也要过年,防盗防火防潮,安全要放在第一位。”
  “有你这样尽心尽职的老总,我高枕无忧,”说到这里他关切地问,“家里怎么样?”
  “方常委是想问周小容?”她歪头笑道,俏皮而含蓄的样子令人怦然心动。
  “不不不,”他赶紧否认,“关于你和爱人之间……”

  她洒脱地摇摇头:“合不来就算了,大不了一拍两散,反正孩子在我手里。原来我还有些不太愿意,回头看根本没啥,与其别别扭扭凑合,不如早点分开,大家都活得随性。”
  方晟默然,隔了会儿道:“有三位女同志是我主动拉过来的,其中包括你,工作方面顺风顺水,都取得不同程度的进步,但婚姻都……可能因为我只顾给你们压力,却忘了考虑家庭因素,我很自责,也觉得非常抱歉!”
  没说的两位是范晓灵和明月,一个已经离婚,一个与芮芸一样正处于冷战。
  芮芸摇摇头:“不是您的问题。一桩关系稳固的婚姻不会因为外部环境改变而改变,有的夫妻能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这是婚姻基因所决定,适逢其时而已,别想太多,命运注定如此非人力所能挽回。今天来是想告诉您,小容病了……”
  方晟霍然抬头:“什么病?她还在你家?有没有去医院?”焦灼之色溢于言表。
  “怎么,想去看望?”芮芸问。
  方晟慢慢冷静下来,恢复到厅官应有的神色,道:“具体说说。”
  “连日高烧不退,呕吐、腹泄,全身酸痛,开始诊断为胃肠炎,挂了两周水都没用,后来我把她转送到省第一人民医院,专家确诊为副伤寒,目前住院治疗。医生说一方面与病毒感染有关,另一方面可能精神高度紧张,压力过大所致。这几天她状态很差,意志消沉,据护士说夜里经常蒙在被子里哭泣,还收集了好几天的安眠药片,有……自杀倾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