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世战纪》
第41节

作者: TY爽崽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火车载着几人从海边缓缓驶过了群兽栖息的迦南南部大草原,又从平原渐渐驶入了绵延起伏的迦南中部丘陵,一路向迦南东部山区迈进。
  梅弈在门口蹲的累了,悄悄的起身坐到了走道旁的小椅子上。梅弈一手枕着小桌板托着下巴,一边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如画的景色。
  回想起沉睡前的那个时代,如今沿途这番随处可见的景色,简直可以直接评上十A级风景区了。
  在梅弈那个时代的末期,莫说是见到如此繁多的野生动物和远中近景各不相同的秀美自然!抬眼往外望去,在遮天蔽日的霾里,五十米之外的事物,就只能全凭想象在脑中描绘了。
  在那个时代,蓝天白云、皓月繁星都只是古诗中的描述!梅弈曾经不只一次的幻想过,有一天他能云开雾散的看到这如仙境般的大好河山。
  而在梅弈醒来之后的这个世界,尤其是在迦南。星球仿佛重生了一般,梅弈不仅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一切,甚至还见到了许多书中从未介绍过的新品种的飞禽走兽。难道真是生命果实的能量在滋润这片大陆,让大地重生?

  火车上的时间极为漫长。从晌午到了傍晚,从傍晚又到了深夜。火车一直往东,几乎穿过了整个迦南。梅弈一个人饱揽迦南的大好河山,看的多了也稍稍有点麻木。
  期间服务生送来了梅弈包间的晚饭,但还没经梅弈的手,就直接被兰雪夺进了包厢里。梅弈抢着瞟了几眼,有鱼有肉,应该是这火车上最豪华的套餐了!
  服务生走出包厢的时候,梅弈本想借机挤进包厢里去。没想到包厢门紧接着又是要关上。
  梅弈紧赶一步,一手握住门把手,右脚趁机卡在门缝里,用力往里挤,想把门儿给挤开。但是门像是就只能开这么大一样,任凭梅弈怎么用力都不能往里再打开一丝一毫。
  一股股诱人的食物香气从门缝里飘了出来,勾起梅弈的口水不断的从舌根下边往外冒。这火车上的饭菜虽不见得能好吃到哪儿去,但架不住梅弈一天没吃东西,饿呀!

  包厢里传来信和兰雪一边吃饭,一边谈笑的声音,觥筹交错好不热闹。一条毛茸茸的雪白大尾巴在门缝处欢快的摇着,梅弈心里骂道:原来是苍井这吃货在这儿堵着门口啊!于是梅弈冲着门缝往里叫道,“苍井,把你屁股挪一挪,都堵着门儿了!”
  雪狼肯定是听到了梅弈的话,但它有美味吃的时候理不理梅弈就另说了。狗在吃食的时候尚且不管不顾,更何况是这么大一头狼呢?
  梅弈见苍井没有反应,就伸手进门缝里用力扯了扯雪狼的尾巴。没想到雪狼一声凶狠的怒吼,后腿一蹬,硬生生的把包厢门给关上了。若不是梅弈脚上穿着足刃,怕是现在就已经被门儿给压瘸了。也怪梅弈太心急,狼狗争食,六亲不认!这道理他本来懂,刚才一着急就给忘的是干干净净了。
  梅弈一脸的生无可恋,心里满满的都是众叛亲离的悲凉!他像一个怨妇一样,手无力的拍打着包厢门儿冲里边喊道,“小雪,我错啦!你就开门儿让我进去吧!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也该消气了嘛!”但是兰雪仿佛是没听见梅弈的忏悔,屋里半天也没一丝反应。
  半晌,梅弈心灰意冷的回到了座位上,看来这晚饭是没戏咯!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居然打开了。梅弈殷切的忘去,只见苍井雪嘴里叼着一条又肥又大的烤鱼,缓缓从门里探出头来。
  包厢里传来兰雪调皮的声音,“我让苍井把鱼给你叼过来了,怎么分你俩看着办把!”说完呵呵一笑,显然她气早就消了。不过是看梅弈这幅倒霉样,想要再好好的戏弄梅弈一下。
  苍井停在梅弈面前一米外的位置,此时的苍井它一改往日的乖巧粘人。咧着嘴叼着鱼尾,面容微怒,一双饿狼眼直勾勾的盯着梅弈,喉间还不时的发出威胁的低吟。一副谁抢我肉吃,我就跟谁拼命的架势!
  梅弈知道,虎口夺食的下场,就是自己也沦为饿虎腹中的枯骨。苍井一定是不会吃自己的。但一个不小心,被苍井那能整吞活人的血盆大口咬掉手脚,可就极有可能了!

  想到饿一顿总比缺胳膊少腿儿要好的多!梅弈无奈的叹了口气,收起架势对苍井说,“算了!小爷我不吃嗟来之食,这鱼你自己吃去吧!肉到了你嘴里,哪还有再吐出来的奇迹?!”
  说话间梅弈定睛一看,雪狼嘴里不停流出的哈喇子早已沾满了鱼的全身。就算是梅弈將鱼抢了过去,也没勇气下口去吃啊!分明就是故意在作弄他!还好梅弈没有去抢,不然下场可能又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雪狼闻言收起怒容,抬头将鱼往上一甩,咬都不咬,仰头一口就咽了下去。然后雪狼如胜利般的一转身,沾沾自喜的扭着肥美雪白的屁股,走进了房间。房门又是“砰!”的一声合上,从包厢内传来了兰雪和信难以抑制的嘲笑声。
  梅弈可以想像他们此刻在里边一定笑的是前仰后合,形若癫狂!果然有奶便是娘呀!为了口吃的,苍井居然联合别人来作弄自己。不是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吗?不是说狗最忠诚了吗?简直就是白眼儿狼嘛!…对!苍井还真就是白眼儿狼呢!
  一天之内三度受到打击,梅弈此刻连上午那一蹶不振的情绪都没有了,他像死鱼一样的趴在了小桌板上,面无颜色的出离了愤怒!看着月亮一点点的从山后爬上星空,梅弈出离了愤怒的心中,又渐渐的归于了平静。
  夜渐深,就在梅弈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包厢的门蓦得打开了。信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轻轻的带上了门。

  梅弈瞟了一眼信,揉着眼睛从小桌板上起身。信在小桌板另一侧的座椅上坐下,往小桌板上放了一盒包装好的快餐盒。小声说道,“兰雪她跟你闹着玩儿,别往心里去!”言罢信也抬起头,望着天上高悬的皓月,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了!
  梅弈冲着信乐呵呵的一笑,“还是兄弟你知道心疼人儿呀!”忙慌手慌脚的打开包装,居然盒饭里还有鸡腿、牛肉!卖相倒是挺好!
  梅弈再凑近仔细闻一闻。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味儿,看来这盒饭是专门留给自己的,不是从苍井的牙缝儿里抠出来的!梅弈也便不再多想,狼吞虎咽的大口吃起来!
  大口的往嘴里赶了几口饭,梅弈將嘴里鼓鼓啷啷的食物用力的一口咽下,锤了锤胸口,长长的打出了一个饿嗝儿,问信道,“她俩睡了?”

  信俊朗的脸映着皎洁的月光,眼中似乎露出了一丝沉寂,轻轻的点了点头。
  梅弈见状,也了解的点了点头。一边吃他的盒饭,一边跟信聊起了男人间的深夜话题来,“这女人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你也看到了,明明是她那么暧昧的说要好好补偿我的!结果又这样对我!?”
  信回头看着梅弈说,“兰雪不是那种人,人家说的补偿根本就不是你那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她还对我又搂又抱,还一副欲语还休,说的这么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你听到!我也是结合上下文理解作者的中心思想嘛!要真是跑偏了也不能怪我呀!.诶!你说她是不是就是在故意挑逗我呀!?我以前那个时代,女人在备胎保养群里交流的全是这些手段呢.”梅弈一边揣测着兰雪,一边像只仓鼠一样的嚼着饭。
  别说是梅弈,就连信作为一名刚直不阿的旁观者,也差点觉得兰雪是对梅弈有好感的。但信还是说道,“兰姑娘可不是依娜那样,跟你初次见面就能打得火热。就算她对你有好感,你们两人的关系也需要循序渐进嘛!”
  梅弈停了一下,认真想了两秒。突然抬头看着信说,“你这又给我送饭又帮我出主意的,不怕我真的把兰雪抢走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