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公逼的忍无可忍,想让他后悔一辈子》
第33节

作者: 小左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8 08:09:00
  没一会,厉昊南就端着做好的早餐出来,看着面前简单而又足以吸引人食欲的美食,我瞪着眼吞了吞口水,饶有兴致的品尝了一下,我更是一脸错愕的望着厉昊南,他却笑得得意洋洋。
  好吃的没天理,我一直以为,像他这双手,只能签签字刷刷卡还行,没想到,在厨艺这一方面,他掩藏的如此之深,不知道在他的身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我没有发现的…
  “哎,昨天和厉昊南有没有…嗯?”

  一回家,楚翘就鸡婆的问长问短,她贼兮兮的眯眼盯着我,好像要将我扒干脱净看清楚一样。
  我也懒得解释,像她那么鸡婆的女人,不管我怎么解释,都会被她当作掩饰。
  我敷着面膜,直接僵尸挺窝在沙发上,不禁感慨,还是自己的窝最舒服,昨晚在厉昊南那边过了一夜,我整个人现在还腰酸背痛,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昨夜我跟他大汗淋漓了一场。
  楚翘这臭丫头依旧不放过我,揣着包薯片往我旁边一坐,开启了中年妇女模式。

  说,你这次好不容易才和厉昊南破镜重圆,一定得抓紧了,打死也不能放手,趁势,干脆来个将生米煮成熟饭,直接稳定了你厉嫂的位置,省的以后夜长梦多。
  我嫌弃的白了她一眼,吃东西也没堵住她的嘴巴,还喷的满天飞。
  恨不得告诉她,我们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可这又能代表什么?海誓山盟的承若还跟空气一样说放就放了,有什么用?
  楚翘继续往嘴里扔零食,她一向喜欢嚼东西和说话同步进行,见我没说话,她继续发挥苦口婆心的技能。
  日期:2018-05-28 09:39:00
  “我说你到底听到没有,我这可是为你好,你丫的到底是顶着离婚的头衔,纵然是个黄花大闺女,也卖不出好价钱,还不捋顺了毛抱紧厉昊南大腿啊!”
  这死丫头尽是捡难听的说,说的我好像是烂在地里的白菜没人要一样。

  我发出“啊—”的声音,将嘴巴张的老大,楚翘赶紧夹起薯片往我嘴里送,我使坏,故意没等她松手,一口咬下去。
  她痛的“嘶”的一声,不停的甩着那根手指,像只炸毛的猫一样冲我发飙。
  “你疯了,干嘛咬我?”
  我笑的肝疼,逗她说,谁让你不知道躲,我又不是故意的。
  楚翘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冲我贼贼的一笑,那摩拳擦掌的样子,一看就知道肚里没好水。
  我嬉笑着坐起来,赶紧双臂抱肩,以免受她袭胸之苦,谁知道这丫头改变了策略,一把抓住我裤子就往下扯。

  还好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否则若是多了任何一个男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有同性倾向。
  我们互相嬉戏打闹,早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不再让我孤身在外而赶到孤单。
  昨晚我们一路从客厅的沙发,斗到卧室的床上,也许很久都没有如此放纵,“战斗”之后,我浑身仿佛拉过筋骨似的,全身松软舒服。
  楚翘出生富贵之家,她的身份已经奠定了今后的路程,而最近,她的父亲要她接管公司旗下的一个餐厅,似乎要对她的专业素质进行磨练。
  日期:2018-05-28 11:09:15

  为了不被逼着相亲,她才勉强同意去试着管理,楚翘散漫惯了,喜欢不被束缚的生活,这样一来,整日里也免不了听她发牢骚。
  我的房子基本装修完毕,等到一切收拾妥当,我准备回家看望一下爸妈,很久都没有见到他们,十分想念,但眼下的情况,令我有些纠结,肯能自己还没做好怎样跟他们解释的准备。
  房子完全按照我的要求,走的是简约式风格,我喜欢那种简单朴素的感觉,一眼看上去,不张扬,却经典。
  找了个钟点对房子进行彻底的打扫,我就可以拎包入住了,下意识的,我的脚步开始不受控制的往卧室的方向挪动。
  我站在门口,目光清冽的扫过房间每个角落,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柔软的双人床,我们曾经共枕同眠,昏暗格调的台灯,是我当初为了迎合苏志清的喜好精挑细选的,一切的一切,都满载着无数的回忆。

  但此刻物是人非,这里已不再属于我们,而是属于时光。
  我努力的抽出神,心情说不上来的复杂,背过身,我竟然抖动着手指按下了监狱的电话。
  “是我,瑾汐!”
  电话转给了苏志清,没等他开口,我率先发声。
  他应该是怔了一下,可能没有想到我还会主动给他联系,紧接着他淡淡的“哦”了一声,声音小的恐怕只有他自己听得见。
  日期:2018-05-28 12:39:15
  “什么事?”

  他想了想,语气漠然的就如同在问一个陌生人。
  我滚了滚喉咙,沉默了一阵,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跟他聊些什么,或许,我打这个电话,只是为了满足自己那些可怜的回忆罢了,没有任何意义。
  “没事,房子重新装修了,还是我喜欢的风格,我马上就会搬进来!”
  我感觉自己有点欠揍,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明摆着在冲他炫耀自己的“战利品”?
  半天没听到苏志清那边的动静,我就知道,这一招,确实残忍了点。
  我清晰的听到他那边沉重的出了口气,大概是在隐忍,然后低吟了句,如果没别的事,就挂了。
  等我准备再给他点刺激的时候,电话里就传来“嘟嘟”的响声。
  我盯着手机,不禁咒骂,这孙子,蹲个监狱还这么大脾气!
  可是心里对苏志清还是略有同情的,怎么说,他在这一场故事中,终究处于一个受害者的身份,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可以原谅他,但绝不会放下对他的恨。
  上次从厉昊南那里离开之后,几天过去了,他干脆没了消息,短信也没有,电话也安静,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
  害得我跟个神经病似的,一得空就期待的扒拉手机看,结果总叫人失望。
  我发现自己有病,自尊心强大到离谱,明明心里在乎的要命,可就是按兵不动的装作满不在乎。
  也许上一段婚姻在我心上留下了疤痕,所以我变得更加小心翼翼,宁愿失去,也不愿意再次被伤害。
  我知道,厉昊南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有他的事业要忙,可去个厕所的空总该有吧?
  我仰面躺在床上,无聊的刷手机,楚翘最近跟快生孩的妇女似的,忙的焦头烂额,但愿这次她彻底能改邪归正,好好在美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刷着刷着,我不知道怎么就打开了通讯录,厉昊南的名字一下子就跳入了我的眼帘。

  我咬着唇,像扎小人似的,手指冲着他的名字一戳一戳的。
  让你消失!让你不打电话!让你不发短信!让你…
  我不禁倒抽了口凉气,坏事,竟然点中拨过去了,正在呼叫中。
  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