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5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正阳对大家介绍道小洋葱餐厅兴建时,方圆数十里罕无人迹,富民大桥也不在这边,而位于七八里外,宽阔笔直的高科路只有这家饭店,当时所有人都觉得方晟是不是不懂市场经济,又怀疑投资方头脑发热。
  “当时方常委脑中已有江业新城的雏形吗?”燕慎饶有兴趣地问。

  方晟道:“整体规划不会一蹴而就,有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但我从看到高科路第一眼起就决定从这里开辟一块新天地,并非重起炉灶,而是受江业特殊民情制约——拆迁是老大难问题,老城区重新规划举步维艰,城市建设停滞多年,必须要有新举措来破局……”
  说话间车子来到景山寺,方晟感慨道:“数年前骆常委站在那儿否定江业新城的成就,给我迎头泼了盆冷水,之后我调到顺坝……”
  朱正阳接道:“组织上否定基层干部很容易,一次会议,一个公开场合,一份文件,三言两语就足以毁掉一个人的仕途,那个不要紧,没人想做一辈子官,宦海沉浮总是难免的,可人家留下的半拉子工程怎么办?实不相瞒,幸亏我接手江业,才能彻底贯彻方常委对江业新城的蓝图,换其他任何领导,不能说绝对,但八成要融入自己的意志,把江业新城搞得不伦不类!”
  “不调查没有发言权啊,”徐教授直率批评道,“我觉得骆常委那次是带着强烈的个人情绪而来,根本没仔细分析江业新城的成因和发展方向。”
  燕慎、牛博士、滕主任等人因为在体制为官,不便多说,只能相对苦笑。
  车子驶到江业新城中心地带的环形广场,北面是圆柱体办公大楼,两边环绕着部委办局和广电中心、文化广场等,南面则是古色古香的传统文化基地。从右侧向北数里路,迎面是装修得美仑美焕、金碧辉煌的乾锋综合商厦,东边则是气派华贵的新金融一条街。
  “办公区、文化区、商业区、美食街和生活区,江业新城五大板块错落分布,既方便群众业余生活,又缓解交通压力,”殷教授专门研究城建,立即看出名堂,“与老城区联系紧密的商业区、办公区处于城市主干道外环线,而文化区访客相对较小,放在内环线;美食街和提诺纳超市人流量最大,外环内环都能通行,布局非常合理。”
  “医院、学校、几个居民小区都在新城与老城区结合部。”朱正阳道。
  徐教授问道:“江业新城达到今日规模想必投入巨大,而城建资金毕竟有限,老城区后续建设怎么办?”
  言下之意区政府会不会追求新城的表面繁荣,放弃老城区基本设施维护,倒逼老居民向新城流动。很多盲目扩张、大搞土木工程的县区常祭出此招。
  朱正阳道:“早在我前任的前任即费书记手里,就大力推动莲花河沿线环境整治工程;方常委继任后加大投入,兴建多个小型凉亭等休闲角;我呢以莲花河为辐射进行街道翻新工程和亮化工程,其效果不比新城差,各位晚上有雅兴可以在老城区散散步,近距离接触小县城的老百姓。”
  “一定的,一定的。”牛博士最喜欢到寻常人家拉家常,从七扯八拉中提取有价值的信息。

  卫先生突然问了个颇为敏感的问题:“两位领导,据我所知骆常委针对江业新城提了好几点意见,如佛教胜地变成旅游胜地,美食街不宣扬中华传统美食却是西餐,最好的地盘留了外国超市,还有金融街到处都是西式雕塑,刚才一路看来,那些问题不单存在,而且规模更大、范围更广,难道不怕他重返江业算旧账?”
  一时间车里气氛有些凝重。
  隔了会儿,方晟道:“卫先生,如果你在县委书记位置上,觉得应该顺从领导意见,还是顺从市场需要?”
  卫先生沉默片刻:“从经济角度看当然要顺从市场需要;但忤逆骆常委的意见会丢官归田,从此绝迹于官场。”
  “如果逾越自己为官的原则和底线,不如回家卖红薯!”方晟道,“我,朱书记都是这样想的。”
  朱正阳笑着补充道:“听说方书记在三滩镇被包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可也有干部故地重游被扔臭鸡蛋、石块的,不是吗?”
  “耗资几十亿、引资上百亿的江业新城,我筹划考虑了两年,领导随便看几分钟就敢指点江山,莫非是火眼金睛?”方晟笑道,“所以啊上级指示要坚决贯彻,上级批评要坚决接受,但实际工作中要辩证地处理,不能死搬硬套。比如美食街我们办了家‘中华美食馆’专门宏扬传统美食;金融街西式雕塑前面有两尊老红军石雕,虽然不伦不类,也算落实骆常委的意见,对不对?”
  燕腾等人哄堂大笑。
  参观完老城区,朱正阳按牛博士要求随机找了十多位普通居民进行访谈,另一边滕主任邀请部分区正府办事员召开座谈会,倾听来自基层的声音。不一会儿庄彬、程庚明和肖翔三人赶过来。
  “黄海的酒不喝,跑到江业来了,到底哪儿是你第一故乡?”庄彬痛心疾首道。
  方晟哈哈大笑:“中午三滩镇那家农家乐的海鲜非常正宗,京都朋友表示十分尽兴。”
  朱正阳随即吩咐秘书:“赶紧打电话问下菜单,中午上过的海鲜晚上不准出现!”
  “方常委,这几位学者专家到底什么来头?”程庚明心细如发,“感觉他们气度非凡,也有几分官场气场呢。”

  “虽说挂了些研究中心主任之类头衔,还是以学术以主,”方晟不想过多隐瞒,稍稍透底道,“其中有一位出身不同寻常,还有一位身份更神秘,我也摸不清底细,大家慎言慎行为好。”
  朱正阳等人心领神会笑了笑,早猜到以方晟的身份不可能无缘无故亲自陪同什么调研组。
  晚宴设在方晟与鱼小婷醉过两次的商务会所,连在地面的老树根磨平了作桌子,短树根做椅子,椅背则由树枝交织而成。如鱼小婷当初的惊喜一样,燕慎等人很欣赏这种浓郁乡土气息。
  听说庄彬等人是黄海县领导,且当年都与方晟并肩战斗,燕慎、卫先生等人不住询问一些细节,并了解黄海和江业两地经济发展、人文环境和未来战略。本来是正儿八经的学术讨论,但朱正阳、庄彬等深黯中国酒文化,专门挑有趣的事儿说,还有意无意提到当年赵尧尧和白翎较劲的逸事,连不喜谈笑的卫先生都听得津津有味。方晟猜到兄弟们意图,笑骂几句后不再过问。
  最精彩的当数方晟卧病在床,两个女孩互不相让不肯离开,方晟输了几瓶液却不好意思去洗手间,差点给尿憋死那一幕。经朱正阳绘声绘色讲起来格外生动,把燕慎等人笑得前俯后仰。
  这顿酒喝得非常尽兴,个个东倒西歪醉态十足,出门时滕主任舌头打滚,搂着方晟说:
  日期:2018-05-17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