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0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蒹葭内心远没有她表面平静,但只能死死硬撑,她再见识过大风大浪,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阵仗,曹蒹葭素来清心寡欲,对男女之事的认知全部来源圈子里闺蜜她们的交谈,谈不好,也说不憎恶,她最后确定3点,第1,她不是同性恋,第2,她不会对男女****如饥似渴,第3,她也不是性冷淡。
  曹蒹葭能做的只有矜持,陈二狗酝酿许久,终于鼓起勇气,握住曹蒹葭的手,小心肝扑腾扑腾,曹蒹葭也许属于那种情势愈是无法掌控愈发镇定的女人,一咬牙将房灯关掉,只开两盏床头灯,转头望向一个按照常理如何都闯入不了她世界的男人,轻声道:“你真的很想要?”
  这也许是曹蒹葭这辈子问过最幼稚的一个问题,一个饱尝女人肉体滋味的正常男人憋了一年后是如何禽兽不如,恐怕只有老天爷知道,也幸亏她不谙此事,否则恐怕都不敢放陈二狗进门,****大盛的陈二狗一听这话,有点哭笑不得,硬是将那股邪火压下去,连他都佩服自己这方面定力估摸足够媲美钱老爷子那一类老狐狸,道:“媳妇,你说我想不想?”
  “不想?”曹蒹葭促狭道,似乎想要改变房间内旖旎暧昧的香艳氛围,所以歪着脑袋开了个小玩笑。
  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了。
  一大早告诉自己什么时候都可以怂唯独今晚必须爷们的陈二狗顿时邪火大冒三丈,一个饿虎扑羊抱住曹蒹葭,原先还掩饰得斯斯像个正经人家孩子,结果曹蒹葭一个无心之举让他露出原形,而这一个袭击也让曹蒹葭措手不及,两个人翻滚到从未躺过两个人的大床,陈二狗跟撵到猎物的白熊一样朝着曹蒹葭是一阵粗野狂啃,把这位糊里糊涂嫁入陈二狗家门的女人给吓得难免花容失色,在她准备下意识习惯将这头牲口踹下床的瞬间,陈二狗恰好放缓动作,狂风骤雨的前奏后立即转入温火调情阶段,两者间圆转如意,显然不是青涩愣头青,一下子便把在这种战场先天巨大劣势的曹蒹葭给镇住,陈二狗压在曹蒹葭身,两只手分别将她的手按在床单,近距离凝视那张本以为一生一世求之不得的脸庞,摘去眼镜的她虽不似竹叶青胭脂红那般以媚见长,却有一种国山水画的氤氲朦胧,无被动的曹蒹葭一开始还能够倔强地与这头下定决心大开杀戒的畜生对视,可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其实以曹蒹葭的头脑完全不至于如此狼狈,奈何在一个如此陌生尴尬的场地,她要打一场毫无准备的第一仗,偏偏对女人来说又是无重要,她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事实证明这是又一个重大决策失误,某位最擅长得寸进尺的家伙缓缓俯下身子,他不挺拔却异常健硕的身躯能第一次如此清晰感受曹蒹葭的起伏曲线,尤其是她颇为壮观的****,让陈二狗满脑子只有两个字,销魂。

  张家寨皮肤雪白、身子丰腴的张寡妇很早调戏陈二狗说男人要在床爷们才是真的爷们,那个时候陈二狗只是个被张寡妇一挑逗败退的无知少年,今非昔,陈二狗把曹蒹葭死死压在身后,他喜欢这个姿势,居高临下,这一刻他当然不甘心只占有她的嘴唇,做禽兽总禽兽不如来得爷们,当陈二狗肆意轻薄曹蒹葭的白皙嫩滑脖子,她的双手苦苦挣扎,换来的结果却只是两人十指紧扣,床悟性一直如玩刀彪悍的陈二狗光是用嘴巴便将曹蒹葭旗袍扣子解开,春光乍泄,曹蒹葭立即感到这家伙胯下愈发崛起的雄伟,男人天生是一种侵略性动物,曹蒹葭终于认清这个本质,只不过这事情可不存在亡羊补牢的说法,当她感到胸口微微清凉,陈二狗似乎良心发现,松开双手,在曹蒹葭想要护住领口解开即将门户大开的胸口,陈二狗已经抢先一步将旗袍近乎粗暴地撕开,然后在曹蒹葭的错愕娴熟揭去内衣扣子。

  这一切突如其来如梦如幻,却注定不会如露水闪电稍纵即逝。
  姜子房大叔曾苦口婆心教育陈二狗被男人一碰媚眼如丝恨不得肉体相搏的女人是没有的,那都是劣质动作片误导毛头小子,降伏女人尤其是骄傲尤物必须讲究刚柔并济,对此陈二狗特地偷偷研究了大叔精心挑选给他的几张精彩碟片,受益匪浅,不敢说一百零八式样样精通,观音坐莲之类的基础姿势绝对是信手拈来,不过这体力活还得循序渐进,陈二狗不敢搞******,怕被恼羞成怒的曹蒹葭踹出房间。

  曹蒹葭没有抗拒,她只是轻轻抱住这个男人的脑袋,闭眼睛。
  她不是第一个把身子交给他的女人,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把身子全部交给他的女人,她轻轻叹息,有些遗憾。
  陈二狗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让曹蒹葭彻底没心思开小差。
  旗袍和贴身物件悉数褪下。
  陈二狗也火急火燎脱得赤身裸体,一黑一白两具截然不同的身体坦诚相见,一具算不黝黑,相较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要白净许多,但背部疤痕纵横交错,像一幅不华丽不绚烂只透着一股沉淀苦朴气息的图腾,另一具身体则如同最等的一尊羊脂白玉雕琢而成,一头青丝散乱铺开,望着她娇艳欲滴的脸蛋,他原先紧绷的脸色突然放松,笑容如一株疯狂生长的水草蔓延开来,邪恶而狂野,那是一种谁都可能会感到陌生的神色。

  她便已经深深烙印他的印痕,一辈子都抹不掉擦不去。
  曹蒹葭猛然睁开眼睛,咬紧嘴唇,面有痛苦之色,初经男女之事,要是太进入状态才是蹊跷怪事。
  深浅交替。
  如同天使拉响的和弦,让男女如痴如醉。爱情能教人以生死相许
  没大化没高素质的陈二狗懒得研究这类深奥问题,他只负责勤劳耕耘身下只属于他的责任田。
  曹蒹葭苦苦坚持,没有发出声,她一直觉得呻吟这个词汇过于****。

  陈二狗耐心调教。
  额头,耳垂,嘴唇,下巴,脖子,胸脯,小蛮腰,大腿,小腿。
  曹蒹葭身体的每一寸都没有遗漏。
  她是他的,全部都是。
  当他第一次步****巅峰,曹蒹葭死死环住陈二狗肌肉匀称到堪称完美的躯体,水乳交融。
  随后便梅开二度。

  之后又是演帽子戏法。
  加层出不穷的手法和温存,耗时巨大。
  大战数百回合。
  等腰酸背痛口干舌燥的曹蒹葭终于能歇口气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
  陈二狗沉沉睡去,把头埋入曹蒹葭胸口,像个孩子。
  曹蒹葭不怪他第一次与她做这种事情索要无度,她忍着沁入骨髓的疼痛,轻轻抱着陈二狗,细细抚摸他的沧桑后背,呢喃道:“我只是想做个老式家族里的少奶奶罢了,相夫教子。二狗,你祸害了我,我又该拿什么报答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