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0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父母做什么?”方婕不如陈圆殊那般忌讳,问问题不讲究隐晦含蓄,从某种程度说她事必躬亲操办了这次婚礼,加与陈二狗的渊源纠葛,也能算陈二狗半个家长,的确陈圆殊更适合问这些问题,这句话一出口,除去要看牢双胞胎女儿的季静,陈圆殊和周惊蛰都竖起耳朵,显然谁都好曹蒹葭的身份,陈二狗当下是算不得权柄跋扈,但要做他的女人,光有胆量没用,她们都心知肚明二狗不会接受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家碧玉,刁狠如魏端公也是在彻底坐稳位置后才敢娶花瓶传宗接代。

  “我妈在神华集团工作,我爸是军人,普通指导员。”曹蒹葭微笑道,想起在张家寨跟陈二狗那次刻意的掩饰,虽说当时她母亲离职称作下岗不假,但平调至大型央企神华集团任第3把手,恐怕怎么都跟陈二狗脑海的下岗职工不搭调。
  “神华集团,这家央企可不小,15万员工,在国500强排名怎么都在前50,最近我们江苏张家港两个项目跟神华在合作,这点陈圆殊最清楚不过,因为这位陈家大小姐恰好有个青梅竹马的朋友在一家神华下属公司做,而且她自己也是不少央企的经济顾问。”方婕笑道,不忘替陈圆殊美言几句,对于这位潜在的盟友,方婕当然是不遗余力地拉拢,政治按照老爷子一辈的经验无非是打压一些提拔一些联手一些,阵营和圈子是很有用的东西,不能小觑。

  “我朋友在国华电力工作,刚做党组成员。他本来想来参加今天的婚礼,”陈圆殊说话小心谨慎,在没有摸清曹蒹葭底细之前她还是不愿意推心置腹,毕竟这个女人不是根基浅薄需要别人扶一把的陈浮生。
  “他是不是叫管叙?”曹蒹葭笑道。
  陈圆殊一脸错愕。
  “我妈最近提到过他几次,管叙刚好是她进入神华后重点栽培的嫡系之一,你们也清楚大型央企都逃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曹蒹葭因为没有身在南京这个局,所以说话行事都简单磊落许多,再者她也觉得有必要像陈富贵在婚宴那般敲山震虎一样,对这几个手掌握不小能量的暗示一下,曹蒹葭的家族势力只会对陈二狗的人生产生阻力,但她不介意扯虎皮做大旗震慑震慑不明真相的家伙。
  方婕和陈圆殊面面相觑,改朝换代她们都明白,可南京的风云人物怎会过于清楚神华的内幕。陈圆殊突然脸色剧变,因为圈子里谁都知道管叙近期疯狂崇拜一个叫傅颖的女人,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漂亮
  感到人生安排匪夷所思的陈圆殊试探性问道:“蒹葭,你母亲是不是叫傅颖?”
  曹蒹葭点点头,她母亲跟她外婆姓,单名一个颖字。
  傅颖猛不猛,曹蒹葭做女儿的最有发言权,答案是“不是猛,而是极其的猛。”曹家恐怕连曹蒹葭爷爷都镇不住这个彪悍的儿媳妇,唯有老太爷才压制得了她,这一两年老太爷身体每况愈下,傅颖跟曹蒹葭父亲被两个家族苦苦维持的脆弱婚姻也濒临破灭,对此曹蒹葭不责怪母亲的霸道,也不埋怨父亲从头到尾的一味妥协,这场婚姻注定是一场葬送四个人幸福的悲剧,她反而希望父母早点分开,各自寻找20多年一直没有放下的人。这也是傅颖激烈反对曹蒹葭南下的根源,她从来不相信一个强势的女人跟一个脆弱的男人能结出善果,如果不是曹老太爷发狠话,她早动用能量把那个打破她20多年精心布局的陈浮生打入十八层地狱,外人很难想象一场婚姻带来的巨大利益和对两个家族也许是百来号人的地位巩固,老百姓也很费解为何大家族长辈喜欢操纵婚姻,普通人都喜欢将问题简单化直线化,不明白那些狐狸的良苦用心和情非得已,陈二狗这横插一脚,破坏了李曹两家的联姻

  这些事情,曹蒹葭暂时还不想告诉母亲脆弱到像新生儿的陈二狗,李家,曹家,神华集团,CNGC,将军,这些词汇,如果一股脑全压在刚刚起步的陈二狗肩膀,她怕会压坏他好不容易能轻松一些的肩膀。
  11点半左右,女人们都陆续撤出房间,一起走下楼的时候方婕悄悄拉住陈圆殊好问道:“傅颖是谁?”
  “神华集团的总经理。”陈圆殊苦笑道。
  “官不小,肯定还不到50岁,做到跟我们父辈平起平坐,家里后台很大?大到什么地步?”方婕心一惊,不过脸色如常。
  “不清楚,管叙也不了解,按照他的说法这个傅颖似乎很忌讳反感背景这一套东西。”陈圆殊摇头道。
  “能不能查一查?”方婕轻声道。
  陈圆殊沉默许久,等走到楼梯口,才开口道:“我尽力而为。”

  方婕带着魏夏草坐进车,启动车子驶出小区,魏夏草笑道:“妈,这个陈浮生真有能耐。”
  “怎么说?”方婕正沉浸在军人陈富贵惊世骇俗谈吐和曹蒹葭非同寻常家世,一听与陈浮生关系逐渐和谐但还不至于亲昵的女儿破天荒夸奖他,不由好。
  “妈,你肯定跟所有人一样都在猜那个叫陈富贵的大个子是什么来路,或者这个父母长辈一个都不参加婚礼的曹蒹葭有什么背景,是不是?”魏夏草微笑道,望向窗外,有些复杂,这个曾被魏冬虫诅咒男朋友戴套嫖妓还染梅毒的年轻女人似乎不像陈二狗想象的那般肤浅。
  “是啊。”方婕点头道:“婚宴除了陈富贵和曹蒹葭,还有那个叫张三千的小孩,以及陈富贵带来的两个男人也都不简单,很扎眼。”

  “是啊。”
  魏夏草也学着她妈的语气,叹了口气后转头望向这位提拔过也出卖过现在则器重陈浮生的母亲,道:“婚礼那么多人,除了陈浮生讲话的时候,谁在意过这个好像天生微微驼背的男人?他难道不应该才是主角吗?”
  方婕微微张嘴,欲言又止,似乎无法反驳。
  “妈,爸看人你准,从来都是。我这么说你别生气,爸起先并不看好陈浮生,后来也许是发现了什么,开始青睐他,跑去他那里喝酒聊天,但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要把陈浮生拉进我们魏家,他能进,是郭割虏和你的意思,我想如果不是爸看出他是狼心狗肺,是觉得他以后不是一个心甘情愿做郭割虏第二的人,这种人可以做朋友,却不好驾驭,事实我一直在观察陈浮生,越来越相信他是后者。”

  魏夏草咬牙道:“别忘了,大个子陈富贵再耀眼,曹蒹葭再动人,归根到底一个只是为了弟弟肯在婚礼说一命换十命的哥哥,一个只是为了丈夫宁肯收敛自己全部锋芒的妻子,妈,我这么说,你不觉得陈浮生是个妖孽吗?再者,如果说王虎剩给陈浮生做马前卒是命运际遇,那白马探花陈庆之呢?你觉得算是我爸能让他心悦诚服吗?”
  方婕眉头紧紧皱起,若有所思。
  魏夏草继续道:“以前我看他在读IBM营销方案的书,把你当笑料跟我讲的几个关于吴祥叔叔的段子抖给他,我没直接说,而是给他做假设,如果他站在吴祥叔叔的位置该怎么做,结果你猜怎么样,他做的非但那两个笑话更变态,也更有心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