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0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停下脚步,回走几步,笑道:“怎么说?”
  “我师傅回光返照的时候提起过,他的师傅也是我的半个师祖欠你们陈家半壶虎跑龙井是没错,但当时两个老爷子说好,如果那个牛逼烘烘到不行的陈半仙老神仙喝不,留着给他孙子喝,陈龙象,听清楚没,是给孙子,不是给儿子。”青年微笑道,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超然姿态。
  “哦?”男人轻轻皱眉,第一次真正拿正眼看那位青年。
  “别这么看我,吓我没用,要杀要剐随你便,陈龙象你算天下第一也还是个人,又没法子让我在十殿地狱油锅来回炸几百个来回,大不了是死翘翘一死百了,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青年叫嚣道。
  “我一个一天不吃五谷杂粮会饿的升斗小民哪敢自称天下第一。我也不会杀你,杀人是犯法的,再说状元王玄策哪有那么容易死,你也不舍得死吧?少跟我装傻,你对付云南罂粟大枭洪苍黄宝贝女儿那一套未必能一招鲜吃遍天下。”男人笑道,他虽然对命学堪舆青乌之术向来嗤之以鼻,对于掘金刨坟的阴损勾当更是深恶痛绝,但这个30来岁能够成为香港顶尖富豪座宾的年轻人,他有欣赏,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是好猫,他是因为邓公这句话才在随后海南和深圳淘金大潮崛起的标杆人物,对于不择手段出了名的状元王玄策,好感远远多于反感,只不过还谈不青睐,他从不沾惹无关的人和事,为人处事不拖一点泥带一滴水,如果不是最后那句“给孙子不是给儿子”留住他脚步,他早已经下山去萧山机场坐私人飞机去天津谈一笔生意。

  “当年那点破事我也听说过一点,你们一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玄策好道。
  男人一笑置之,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不甘心的王玄策瞥了眼他身后的诡魅女人,看不出年纪,也许24,甚至也可能是34岁,一张无欲无求不悲不恸不惊不喜的菩萨脸庞,这让王玄策想起当初在楼兰盗墓弄到手的一幅楼兰王后图,也是一般拒人千里的神圣姿态,他忍不住多嘴问道:“你脑袋那么值钱,身边带一个女人,不怕一不小心被人摘掉?我可是听说东北天字号巨擘纳兰经纬跟内蒙古之王孙满弓都出价要你项人头。”
  “如果纳兰王爷和孙老虎联手的话,我一定会多派一点人手。”男人微笑道,转身离开。
  身侧穿布鞋的女人也随之转身。
  王玄策猛然间脸色骇然,像9年那次和5名同伴一同成功摸进了陕西凤翔秦公大墓,按照他们那一行老祖宗顶下的规矩在东南角点一根大红烛,结果蜡烛突然熄灭,只有王玄策一咬牙退出墓洞,其余4个不肯放弃一墓的金银珠宝,结果等王玄策返回地面,墓地毫无征兆地倒塌,将4人活埋其,那一刻,王玄策便是跟现在一样浑身冷汗。
  王玄策当然不是发现男人身边的女人是妖魔鬼怪,他只是很侥幸地发现一个看似不痛不痒的小细节:女人步行时始终踮起脚跟,不管王玄策心目近似妖孽的陈龙象步伐如何,她总能保持丝毫不差的相同距离。
  耐心等她走远。
  王玄策关寺门后尝试着下山的时候踮起脚跟,结果第9分钟的时候刺痛入骨,这还是下山,如果是山,恐怕连5分钟都未必能坚持下去。疲倦坐在石阶,王玄策怔怔出神,除了纳兰王爷和孙老虎这类自身作战能力令人发指的大禽兽,大人物身边往往有一两个很能打的心腹,这是规律,像老佛爷澹台浮萍身边有瘸子姚尾巴,左手刀曾经一战砍瓜切菜4名持枪杀手,再如海竹叶青有光头大蒙虫,而云南土霸王洪苍黄手下有一名隐姓埋名的欧洲顶尖枪匠,玩狙出神入化。那些风流人物,王玄策都或多或少接触过,也大多名动一方,但陈大菩萨身后的女人似乎从未出彩过,没有谁见过她出手,道也没有关于她的任何传说事迹。

  妖人。
  想来想去王玄策只能如此形容那个不知姓名来历的女人。
  夜幕降临,王玄策躺在石阶,喃喃自语:“传言说这尊大菩萨还有个不曾露面的亲生儿子,不知道虎不虎。”
  雄伟男人走下吴山,跟女人坐进一辆停在山脚的迈巴赫62,直奔杭州萧山机场,驾驶员的是一名精悍年男人,恭敬道:“董事长,有消息说李少爷已经在南京。”
  男人点点头。
  女人犹豫一下,平静开口道:“要不要我去一趟南京。”
  男人摇头道:“他这次魔障我去都无济于事,关键还是靠他自己,为了一个女人神魂颠倒,再骁勇韬略,也是楚霸王的命。告诉南京方面的人,他要闹别拦,不过烂摊子也让他自己收拾,他要是敢把曹家那女人抢回来,我倒是还有一分佩服,毕竟那才像他父亲的种。”
  女人叹息道:“夸父那孩子早把你当作父亲。”
  男人冷笑道:“那是他的事情。再者其有几分真心几分野心,只有他自己清楚。”
  司机噤若寒蝉,强迫自己不去留意这对男女交谈。他身为李家心腹成员,最清楚不过这位外姓家主霸道无匹的凶残手段。
  女人推了一下镜框,轻声道:“富贵像你一半,浮生像你另一半。”
  伟岸男人面无表情道:“陈富贵像我的种,至于另外那个病秧子,我倒希望他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安分守己做老百姓。”
  女人突然微微一笑,道:“龙象,如果我没有记错,陈老爷子曾经对李大先生说过一句话,‘两个陈龙象都不一个陈浮生’。”
  陈龙象哈哈大笑,豪气纵横,望向窗外,讥笑道:“两个陈龙象,都能一口气吞下纳兰经纬跟孙满弓,那岂不是等于说那个不成气候的病秧子能做国第一号?”)
  陈二狗跟富贵和王虎剩这一伙爷们拼酒吃肉侃大山的时候,人数丝毫不逊色的一窝女人便在80平米的房子里闹腾,曹蒹葭到底是在人民大会堂大红地毯跟一群同龄人钻桌子打滚过的人,没有被这阵势镇住,端茶送水,客套寒暄,滴水不漏,方婕虽然内心多少有点埋怨这对小两口没把紫金山那栋别墅作为婚房,但这小房子的装修布置很符合她审美观,坐在椅子喝着她今天特地送来的几斤特二级碧螺春,看似随意唠嗑道:“蒹葭,你是北京人?”

  “从小在北京长大,但不是地道的北京人,我太爷爷其实是南方人,在河南结婚生子,扎下根,后来到我爷爷这一代才全家一起进的北京。品 书 (w W W . V o Dtw . c o M)”曹蒹葭如实回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