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4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高达四十米、数百层货架的宏大仓储库,里面秩序井然,看不到一个人影,所有工序都由机器人完成,头顶上则是飞来飞去的无人机,灵活准确做着分捡、投送等动作。
  “真厉害呀。”燕慎等人叹道。
  “除非疑难件由人工处理,百分之九十六以上货物自动推进来,再自动分流到停在外面的货车,送往市区,”方晟介绍道,“据统计机器人自动化处理的速度比人工提高近二十个点,平均每个货物快四小时十六分钟,也就说收件人能提前半天收货,这在交通日益拥堵的情况下已经很难得了。”
  燕慎等人长期生活在京都,对交通问题感触最深,都连连点头。牛博士和程教授认为不出两年所有快递业将全面实现自动化分捡,未来大型仓储中心会在郊区遍地开花。

  这时卫先生突然问:“据我所知红河开发区已成立八年多,但我们所看到的大都是新建或在建,说明方常委上任不久引进的,那么,之前管委会干了些什么?”
  方晟信手指着右前方一块空地道:“大量土地被那些所谓卓有远见的家伙圈住,赌地皮升值,赌红河并入潇南,他们盘根错节、背景很深,银山方面投鼠忌器,使得开发区满目荒荑……”
  “然后方常委拿出顺坝的豪气,以万钧之势清理圈地?”燕慎笑道。
  “哪有这么容易,清理工作得罪了一大把领导,自己还险遭杀身之祸……”方晟遂讲述那个暴雨的傍晚,自己下班途中被六个黑衣人狙杀,差点血溅当场的经过。

  众人听得瞠目结舌,久在象牙塔和高端机关的他们习惯了风轻云淡,哪里想到基层干部有如此血淋淋、触目惊心的遭遇?而且在他们看来清理圈地合情合理,占据道德制高点,推行起来应该毫无问题。
  方晟喟叹道:“从黄海到顺坝,人家都觉得方晟无往而不利,什么棘手的问题都能解决,什么麻烦都能处理,殊不知过程其实很艰辛很曲折,甚至很痛苦,有时会陷入茫然,自问何必这么做?何必为了所谓正义让自己陷入漩涡?”
  “但你还是坚持下来了。”燕慎道。
  “刚才在接待室吵吵闹闹的家伙来干什么?想索回诚意金,也就是我为了逼迫圈地方加快投资收的钱,一块地一百万,对他们来说只是小钱,可就是不甘心押在我这儿,同时也为后面违约打基础。在法理上根本站不住脚,他们却能厚着脸皮打着给农民工发工资的名义讨要,很有意思吧?基层有百分之六十的时间都耗费在这些扯皮当中。”
  众人均嗟叹不已。
  牛博士问道:“据我所知对于高科技和电子商务等产业,地方正府通常有配套优惠政策和税收政策,相比传统产业乃至高耗能甚至污染企业,在较长时间内收益极低,对GDP贡献很有限,根本凸显不出政绩。方常委作出部署前想必考虑过这方面因素吧?”
  “量化考核是悬在基层干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类似高考指挥棒,必须按照它的规则做事,否则再辛苦也没用,”方晟叹道,“作为开发区党政一把手,空有远大抱负没用,上级眼里看到的政绩抓不上去,不但干部员工收入得不到提高,晋升、调动、提优等也会受影响,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所以如牛博士所说,这方面是必须考虑的重点因素。”
  “可这些企业,”牛博士手指划了一圈,“大概三年内都免税吧?这就意味着财政收入少了一大块蛋糕。”
  方晟肃容道:“我在赌市场!以锌基板生产线为例,我看好它在国内的前景,一旦能取代目前控制百分之九十市场的铝基板而成为主流产品,意味着什么?它将扩大一至两倍厂区,招募更多技术员和工人,并推动上游企业来开发区落户;再说靖海仓储中心,运行后已吸引三家快递公司来此落户,随着二期工程投入使用必将有更多快递业过来,目前每天往返八十多辆货车,庞大的车流量已让石油公司正考察投放两座加油站;随着落户企业增多,开发区相关产业也会发展起来,酒店、宾馆、超市、综合商厦,将来还有KTV、酒吧等等都会应运而生。那么,回过头想想,我们限制传统企业,鼓励发展高科产业的目的是什么?归根究底要保护环境,让土地资源能够循环利用,避免陷入发展-污染-治理的怪圈,这是功在千秋的大事。”

  想想京都每年受到沙尘暴侵袭,还有愈发严重的雾霾,燕慎等人脸色严峻,小声低语些什么。
  卫先生却将方晟拉到一边,声音不高却很清晰:“很多人说方常委有这样的魄力和勇气,说白了因为京都于家撑腰,换别的干部敢这样胆大妄为早被弄下去了。方书记怎么看?”
  方晟微微一晒:“卫先生既来自京都,想必听说圈子里关于我的绯闻,据说我泡过的女人已达两位数……”
  卫先生哈了一声,并无下文。

  “谈到撑腰,不可否认近两年于家给了我不少帮助,第二次双规也是于家大力斡旋才使我解除危机,为什么说第二次?因为第一次双规就是拜于家所赐,那段故事想必卫先生也听说过。”
  卫先生“唔”了一声:“略有耳闻。”
  “我起步于大学生村官,直至顺坝县委书记,这期间于家非但没有帮忙反而给我带来不少麻烦,原因是他们不同意我和赵尧尧的婚姻,那次双规就是一次毁灭性打击,之后又空降于铁涯等三人;在江业有于家的死对头吴郁明压着;江业新城刚有起色,就把我发配到顺坝,说穿了也因为于家树大招风;与于家的帮助相比,我招来的麻烦更大……”
  “喔,是不是后悔与赵尧尧结婚?”卫先生审视着他。
  方晟拍拍他的肩笑道:“老弟,你大概不知道我和赵尧尧结婚时,于家根本不认她的身份,而且磨刀霍霍准备冲我下手!”
  卫先生终于展颜一笑:“那倒是。”

  两人说话时燕慎等人故意拉开一段距离,似乎给他们交谈的空间,这使方晟更惊疑于卫先生的身份。
  后面连续两天,燕慎等人分成两个组深入开发区企业和村组,以访谈和座谈会等形式了解民情,获取第一手真实资料。觑个空档,方晟悄悄向燕慎打探卫先生的来历,燕慎笑道不是我故作神秘,人家事先打过招呼,一旦泄露你看人家的眼神肯定不一样,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
  姜姝听到消息要出面宴请,被燕慎坚拒,说非官方活动不能过于招摇,否则容易被外界误读,反而对方晟不利。方晟也私下劝她别露面,男女之间一旦越过底线,无论掩饰得多好都会有破绽,别给京都这帮人留下话柄。
  “等他们离开我一定好好陪你,连续两次。”
  姜姝还不习惯他这些含沙射影的荤话,面红耳赤挂断电话,坐在办公室抚着胸口心跳良久。
  日期:2018-05-1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