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爱》
第16节

作者: 贝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唐悠悠愤怒的咬住了下唇,眼眶更红了。
  这个混蛋仗着自己有权有势,竟然如此用如此恶劣的手段把她的孩子们给带到这里来了。
  现在,还不让她见到孩子们,太可恶了。
  “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聊聊,我们什么时候睡过的事情了。”

  季枭寒慵懒如帝王般的高大身躯,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叠着的两条大长腿,傲人又清贵。
  他开口,音质低沉,却也透着不怒而威的压迫力。
  唐悠悠浑身一僵,一股冷意从心底窜起来。
  那一夜,简直就像恶梦一样跟着她,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提。
  可这个男人太残忍了,竟然把她的伤口,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揭开。

  “我记忆中,并没有跟女人发生过关系,除了那一夜……”季枭寒对于自己的私生活上面,还是非常清醒的,所以,他可以很肯定,自己只有一夜为了保命,睡了一个来厉不明的女人。
  可是,那个女人不该是唐雪柔吗?
  怎么会是唐悠悠怀了他的孩子?
  难道那天晚上玩的是三P?
  季枭寒正走神着,唐悠悠已经极为气氛的骂道:“你就是个禽兽,你夺了我的清白,现在还要跟我抢孩子,你连禽兽都不如……”
  “你先别顾着骂我,你老实告诉我,那天晚上我睡的人是你,还是唐雪柔。”季枭寒那般精明的男人,又怎么会理不清事情的真象呢?

  唐悠悠一听到唐雪柔的名子,一口气就堵在胸口,回国那天,她特意跑去唐家拿妈妈的遗物,却没想到被这个男人给强行的扔出家门外了。
  唐雪柔那天恨恨的放话说,要一把火把妈妈的东西全烧个干净。
  都过去两天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烧毁妈妈留给她的遗物,想到这,唐悠悠眼眶一热,委屈又悲伤的泪水,滚落下来。
  季枭寒看到她掉下来的眼泪,英挺的眉锋一拧,低沉开口道:“你只需要跟我说实话就行,我没别的意思。”
  “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和孩子可以吗?不要把他们从我身边抢走。”唐悠悠内心委屈,连带着语气也软弱了起来。
  她真的没别的办法了,面对眼前这个有权有势,冷酷无情的男人,她只有恳求他。
  “如果我说不呢?”季枭寒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的容情。

  唐悠悠掉了一半的眼泪,立即收住,她恼火的站起来:“那我就去告你。”
  “我奉劝你还是省省心吧,你是告不了我的,我背后有一群强大的律师团队,再说了,在这座城市,仍至整个国家,没有人敢接你的告状,你懂吗?”季枭寒极为嚣狂的扬眉冷笑。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自量力啊,竟然妄想告他?
  唐悠悠知道他说这些话并不仅仅是威胁她,也许这就是事实吧。
  这个男人所拥有的财富和权力,又岂是她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可以抗衡的?
  难道,她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抢走吗?
  不,她做不到,除非她死。

  不然,她就一定要把儿女抢回来。
  唐悠悠低下头,默然不语,也说不出话来了。
  季枭寒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在椅扶处,一双锐利深沉的眼,锁住对面那个女人。
  她依然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套装,里面搭配的是一件淡粉色的衬衫,紧窄的裙子,包着她一双笔直雪白的腿,此刻坐在他的对面,他眸底光芒微暗。
  一头乌黑的长发没有束缚,散落在她削肩处,因为刚才的争吵此刻微微凌乱。
  她还很年轻,目测不过才二十出头,实难相信,她已经是两个四岁宝宝的母亲。

  雪白的瓜子小脸,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睛,纯纯的模样,还是很勾男人心魂的。
  就在气氛静止的时候,一道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唐悠悠的。
  唐悠悠此刻正低头伤心着,并没有发现,对面的男人,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她从包里找到手机,直接贴到耳边去。
  “轩辰哥?”她美丽的面容,因为打电话的男人,略微的闪过一丝诧异。
  季枭寒目光淡淡的扫向别处,却在听到她那一声甜腻的呼唤,目光再一次的盯向了她。
  叫的这么甜,关系不一般吧。

  “晚上是吗?好,我尽量赶过去。”唐悠悠没想到,自己的青梅竹马陆轩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还约她一块儿吃晚饭。
  这么多年没见面了,当初她出国的时候,也是一声道别都没有,唐悠悠还是很内疚的。
  如果有机会再见上一面,她真的要为当初的不告而别至歉。
  挂了电话,唐悠悠再一次的开口要求季枭寒:“你赶紧把我的孩子找过来,我晚上还有事情,没空在这里跟你瞎耗。”
  季枭寒当然知道她晚上有什么要紧的事了,是迫不急待的去见男人吧。
  哼,这么轻易的就答应跟男人见面,真怀疑她的人品。
  “你如果着急,自己去找吧!”季枭寒也不知道心情哪里就堵闷了,双手一摊,一副不管事的态度。
  “你……简直太过份了!”唐悠悠气急了,骂了一句后,转身就胡乱的挑了一个方向跑出去。
  自己找就自己找,就算把这里翻个遍,她也要把孩子们给找到。
  季枭寒看着女人奔出去的方向,薄唇有趣的往上勾了起来。
  她还真的打算自己去找女儿啊,真是白痴一个。
  唐悠悠一出客厅的大门,立即就感觉像是走进了一个诺大的神秘谜宫。
  天啊,谁会把自己的家,设置的像一个谜宫一样?

  真是太变态了。
  就跟那混蛋的人品一样。
  跑都跑出来了,唐悠悠也不可能再回去求他,这样太没出息了。
  只能恨恨的咬牙,她一边往前跑,一边大声的喊儿子女儿的名子。
  可是,不管她怎么往前跑,怎么喊,就是没听到孩子们的回应,她不由的慌了神。

  完了,只怕她最后连孩子们没找到,自己还迷路了。
  唐悠悠抱着不放弃的决心,又绕了几圈,嗓子都喊哑了,腿也跑酸了,可就是没找着孩子。
  她沮丧的靠在一根白玉柱子上面,缓慢的蹲了下来。
  两只手撑着自己的脸,一副受尽挫折的样子,看着就让人觉的心疼可怜。

  “小睿,小奈,你们在哪啊?快到妈咪这里来,妈咪好想你们。”
  她低声抽泣着,像个孩子似的。
  季枭寒单身插在西裤的品袋里,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居高临下的睨视着自己的花园。
  就看见远处那柱子下面缩作一团的女人,她的双肩一耸一耸的,明显又哭了。
  唉,女人的泪腺都是这么发达的吗?动不动就哭,真是一群什么生物啊。
  原本是不想去理会她的,她爱哭就哭个够吧。
  可是,他又想到孩子们说的话,自己可是对他们保证过,不欺负她的。
  如果她一会儿哭的眼睛都肿了,只怕孩子再小,也能看出点猫腻吧。
  想到这,季枭寒绷着俊脸,走到了唐悠悠的面前。

  像在看一只可怜的小狗一样,用脚尖轻轻的踢了踢她的腿:“起来吧,我带你去找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