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控的故事》
第86节

作者: 胡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的她躺在地上,姿势很不雅观,两条腿被朴帅给夹在小腹处,浴袍睡衣褴褛的搭在身上。
  “你?”白小瑛脸色变得通红,她只记得昨晚酒店空调太冷,后来自己钻到了一个火炉旁边,没想到这个火炉居然是朴帅,自己还跟他纠缠在一起。
  朴帅头疼不已,这该咋办?虽然什么都没干,但白小瑛确确实实被自己睡了一晚,这要是给曾柔知道了,还不得翻天?

  他做贼似得对白小瑛比了比手指,让她不要出声,免得吵醒朴惠彬。
  “恩!”白小瑛自然知道意思,这么丢人的事儿可不能被人知道。
  白小瑛想要赶紧起身,却忘了双腿还夹在朴帅小腹处。
  “别乱动!”朴帅夹得更紧了!
  白小瑛咬着嘴唇,羞得无地自容。
  这一情况让朴帅尴尬不已。
  “你...你松开!”白小瑛都要哭了,她自小到大,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今天这种状况,已经击溃了她的底线。
  此时此刻,朴帅真想叫她一声:姑奶奶,你能不能不要动了?
  恰在此时,也正在此刻,一声懒懒的质问声,从头顶传来:“你们两个在干嘛?拔河比赛么?”

  看着朴惠彬警觉的眼神,朴帅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和白小瑛这么暧昧的姿势,任谁来看,都会有所怀疑二人有奸情。
  “如果我说,我们在晨练,你信吗?”朴帅牵强地笑笑,他自己都认为这个理由很荒唐。
  朴惠彬当然不信,不过她这次倒没找朴帅麻烦,反而说起白小瑛来:“小瑛,你怎么能这样子?这么容易就被朴帅俘获了啊?你看上他哪里了啊?”
  白小瑛脸色“噌”地一下就红了,“惠彬你乱说什么?我哪儿被俘获了?”
  朴惠彬明显不信,摇着头说道:“你要是没被俘获,那你们两个这种姿势,是什么关系啊?”

  白小瑛赶紧将双腿撤了回来,“不是的,昨晚我睡觉落到床下了,结果就不明不白的成了这个样子。”她赶紧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免得朴惠彬败坏自己的名声。
  “睡觉落了下来?”朴惠彬听了这话,自言自语起来:“可这话听着有点假啊,难不成你睡着了,朴帅把你给...”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朴惠彬开始正视起朴帅来。
  卧槽,管我什么事儿?又甩锅给我?朴帅心中哀嚎。
  “别看我,我昨晚很早就睡着了,你们都知道!”朴帅赶紧解释。
  朴惠彬摇头:“你很有可能是装睡的。”
  装你妹,神经病啊?朴帅心里将朴惠彬骂了个狗血淋头,但却不敢对她说一句话。现在老爹老妈在家期间,朴帅要格外小心,尤其面对朴惠彬的时候,这丫头别的没有,打小报告的本事可是杠杠的。他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调皮,同朴惠彬商量好将一个小朋友推到厕所的小便池里,结果人家家长找来的时候,朴惠彬第一个站出来指认他,并且一口咬定是他所作所为。
  后来被老爹知道了,那一顿毒打,当着人家家长的面,用皮带将朴帅吊在门框上,簸箕棍子都打断了三根,最后是别人家长着实看不下去了,才出言制止了朴向东。

  至今,朴帅想到那场面,都会后背发麻。
  看朴帅不说话,朴惠彬越发肯定:“我就说吧,你一定是装睡,好趁机等我们睡着了,满足你的色心。”
  朴帅懒得理他,丢下一句“爱信不信”后,就起身洗漱去了。
  看着朴帅的身影,朴惠彬皱了皱眉琼鼻,很贼地拉过白小瑛,神秘兮兮地跟她说道:“小瑛,你离朴帅远一点,这家伙上学的时候天天跟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混在一起,说不定他染了什么病,传给你就不好了!”
  白小瑛愕然,“真的假的?我看他不像这种人啊?”
  朴惠彬撇撇嘴道:“那你觉得他是不是色狼?”

  白小瑛犹豫了一下,想起刚刚朴帅的样子点点头:“是一个色狼!”
  “是一个大色狼!”朴惠彬再次强调,“你想啊,送上手的女人,他能不要嘛?”
  “可是,我跟朴帅没什么啊!”白小瑛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很害怕的,她这样的女孩子,洁身自好,尤其家教还很严。
  朴惠彬戳戳她,“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少接触朴帅的好!”
  白小瑛也不傻,笑着点点头,仅仅大脑转动一下,她就明白过来,这估计都是朴惠彬瞎编。目的嘛,就是让自己少跟朴帅来往,至于为什么,她只能认为是妹妹对哥哥的占有欲太强,所以嫉妒自己了。
  实际上,确实跟白小瑛想的差不多,只不过原因则是朴惠彬的女人心态作祟,见不得朴帅粘着白小瑛,毕竟有了曾柔以后,朴帅对自己的关心就少了很多,要再加一个白小瑛,那自己就彻底没了地位了。
  半个小时后,朴帅独自一人出了汉庭酒店,至于白小瑛和朴惠彬,大白天的他才懒得去管。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早上八点多一点,这个时候想必魏总已经起床了,今天是约好要去搏击馆商议比赛的具体事宜的日子。
  刚准备拨通电话,却发现曾柔的电话打来了,朴帅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昨天跟曾柔约好的,今天接她出院。
  “喂?媳妇儿。”朴帅头疼起来,曾柔所住的医院和搏击馆,分别处在一南一北,来回一趟最少要两个小时,去搏击馆商讨的事情,一早就定下了,总不能让人白等这么多天吧。

  电话那头,曾柔的情绪不是很高,哼哼唧唧的:“喂,朴帅,你在干嘛?”
  “我...我正要去接你呢,可是...”朴帅打算对她撒个谎。
  曾柔叹了口气:“不用了,你昨晚走后,我自己就出院了,有件事儿我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朴帅诧异,对于她昨晚自己出院的事儿,也没放在心上了。
  曾柔犹豫片刻后,“哎哟”一声,差点吓到了朴帅。
  “怎么了?”朴帅关切地问道。
  “没事儿,想事情出神了,撞到桌子了。”
  “那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儿?”

  曾柔沉默,半响后才缓缓道:“过两天我爸妈要来北江市看我...”
  朴帅心头一松,他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原来伯父伯母要来?不对,是我老丈人和丈母娘要来?这是好事啊,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见见二老。”
  “朴帅!”曾柔带着浓厚的鼻音,像是要哭出来一样,“你听我说完啊!”
  “好好好,你说,你说!”
  曾柔又叹了口气道:“我爸妈这次来,是逼婚的!”
  “逼婚?”朴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次?”
  “对,我爸妈来给我逼婚的!”
  朴帅整个人懵了,什么情况?

  电话那头见朴帅不说话,开始自言自语起来:“其实我家住在湘西市,去年我毕业后回家,父母就给我不断相亲,后来我讨厌这样的生活,就自个儿跑了出来。直到昨天我爸妈打电话给我,说替我相中了一个男的,擅自做主让我跟他订了婚,这次来带他跟我打结婚证的。”
  此刻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朴帅的心情,那就是:wtf。
  “你爸妈不是说二十三岁之前不让谈恋爱么?”朴帅觉得荒谬,哪儿有这样的爹妈?都什么时代了,还包办女儿的婚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