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9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富贵叔?”张三千等没他事情的时候偷偷跑到陈富贵身边惊喜道。
  “女孩?”懒洋洋靠在椅背观众生相的蒋青帝把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张三千身,笑眯眯道,这孩子长得水灵神润,偏生有一股犟气,像看到一头小豹子忍不住要逗一逗它的尾巴。
  “富贵叔,他是三叔和你的朋友?”张三千小心问道。
  “你尽管揍他,打不过富贵叔帮你。”陈富贵揉了揉张三千脑袋。
  张三千朝蒋青帝扬了扬拳头,不过没有真动手,把蒋青帝逗乐,捧腹大笑,道:“富贵哥,这孩子我意。”
  “富贵叔,该你讲话了。”张三千喊道,原来陈圆殊说轮到陈富贵代表陈家长辈说话。

  丝毫不怯场的陈富贵大步登台,两米的个子站在台,配合魁梧体型和阳刚轮廓,那双对一大批将军注视尚且能够毫不退缩的眼神,轻描淡写环视一周便鸦雀无声,这不是一个将跋扈写在身把骄傲刻在脸的男人,却可以让身份神秘的蒋青帝和大巧若拙的林巨熊心悦诚服,靠得当然不是肩膀那一杠两星。
  “我叫陈富贵,军人,在东北黑龙江张家寨生活过27年,也已经做陈浮生27年的哥哥。”
  异常简洁的开场白,陈富贵根本没接过陈圆殊手的话筒,侧脸望了眼站在一起的陈二狗和曹蒹葭,道:“古语有长兄为父这么一个说法,我担当不起,但我们兄弟的爷爷已经入土为安将近20年,我们娘也在去年去世,家里我和陈浮生两个人,今天这个大日子我不得不代咱爷和娘说几句实诚话。二狗,也是我们家浮生的绰号,跟着村里人叫了十几年,一时半会改不过来。”
  陈富贵说到这里,全场哄堂大笑,唯恐天下不乱的王虎剩更是拿筷子敲碗嚎叫“狗哥狗哥”,还拐带着张三千一起造反。台下蒋青帝和林巨熊面面相觑,台陈二狗挠挠头,略微难为情,曹蒹葭莞尔一笑,颠倒众生。
  陈富贵依旧面无表情,彷佛一点都没有觉得可笑,继续道:“二狗是个好人,虽然小时候没少偷枣子和柿子,学那会儿也没少站在我肩膀偷看寡妇洗澡,后来也没少跟着我和整个村子一起跟别的村寨打架斗殴,但二狗是好人。”
  笑声更加不可抑止。
  像听到一个很有趣的天大冷笑话。
  也是头一回知晓陈二狗光荣史的曹蒹葭偷偷掐他腰的肉,陈二狗强忍住。
  陈富贵沉声道:“三千那孩子他娘死在额古纳河里,没有谁肯捞,是二狗二话不说跳下河。村里一个只有一条腿的老八路得了肺痨,没人肯伺候,注定只能烂死在床,最后是二狗掰命两手磨出血泡去大山里下一个又一个套子,用挣来的钱养活他3年,也是他出钱请了两个外村人来帮忙抬的棺,我们家穷,穷得两年前谁都讨不起媳妇,但人穷不意味着可以不做人,二狗他爷爷总说,弯着腰做人,也直着身子做狗强。二狗二狗,他不是狗,是我们陈家的爷们。做人除了吃喝拉撒,其实最紧要的是呼吸,呼,是出一口气。吸,是争一口气。你们笑什么?你们谁有资格笑话二狗?我陈富贵大老粗一个,没本事玩花样,今天把话撂在这里,你们造孽还是作福我不管,别害二狗,否则一条命换十条,凑不齐十条,我去刨你们祖坟。”)

  第18章 30年众生马牛,60年诸佛龙象
  一命换十命?刨祖坟?
  众多来宾瞠目结舌,其以不清楚陈富贵底细的钱子项和方婕最为震动,且不说这是一场婚礼发言,是寻常谈话,试问谁敢对着几乎半个南京显贵们口出狂言?钱子项城府较寻常人深厚许多,解释为初生牛犊不怕虎,并没有把陈富贵认作是粗鄙不堪的低俗人物,方婕和周惊蛰这批人因为爱屋及乌的关系对陈富贵并没有恶感,对这个自称大老粗的猛汉一番话谈不鄙弃,只是讶异内敛低调的陈浮生怎么有这么个嚣张跋扈的兄弟。

  她们可以一笑置之,不代表跟这对兄弟无瓜无葛无亲无故的南京流圈子可以接受,好几桌人都跃跃欲试想要拂袖而去,但因为有钱老爷子坐镇,没人敢做出头鸟,否则不少一张臭脸的角色都要起身离场,所谓大人物,如曹蒹葭所说绝非个个城府深厚底蕴雄浑,十有三四都是侥幸使然,与实力无关。不过他们也不笨,没有谁站起来扯开脖子骂人,但都在观察各桌人马表情神色,十有八九最不济也都隐隐不悦,剩下几个急躁性子也都开始互相打探这个军人陈富贵是什么来头,可见台那武魁汉子几句糙话犯了众怒,大厅里暗流涌动。

  与这群人截然相反的则是以王虎剩和蒋青帝为首的一小撮和谐社会反面典型,林巨熊既然敢在演习陪着陈富贵不顾组织纪律渗透入万岁军指挥部,他是一个只认人不认理的主,别跟他讲大道理或者人情世故,都是废话。魏冬草也跟着起哄,被周惊蛰压下去。
  “富贵哥,威武。”蒋青帝吼道。
  “富贵叔,牛逼。”张三千也扯开嗓子喊道,小脸涨得通红,这一刻他跟前一刻还极端不对眼的蒋青帝走在同一战线,两人相视一笑,同仇敌忾。
  “富贵哥,刨坟俺熟门熟路啊,一定要带俺。”早已经金盆洗手的王虎剩也使出吃奶的劲鼓噪,说完还不忘自认为潇洒地甩头,那个性鲜明落伍起码几十年的汉奸头配合那张血盆大口,光造型让人感到惨绝人寰食欲大减。

  这几头无法无天的牲口虽然数量相对劣势,但胜在有一股摧枯拉朽的霸道气势,都是偏执的畜生,坚定不移地贯彻“三个凡是”,凡是只要是富贵哥(叔)说的一定是对的,凡是富贵哥(叔)做出的决策都********,凡是富贵哥(叔)做出的指示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他们几个哪里管钱子项这类大佬是什么葱是什么蒜,更懒得计较大厅里所谓客人的脸色心情。
  气氛剑拔弩张。
  陈富贵扬起天下无敌的招牌式笑脸,道:“在婚礼说棺材祖坟这些东西,其实挺吉利,棺材棺材升官发财。二狗是个好人,那是咱娘说的话,在她心目,二狗是天底下最孝顺当然也是最优秀的儿子,所以娶到这么个天仙一样的弟媳,是很配对的。她闭眼前让我从一只珍藏了将近三十年的箱子里拿出一只镯子,说等二狗娶媳妇的时候代她交给那闺女,让那孩子一定要好好对待二狗,咱娘说下辈子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这份恩情,咱娘也没读过书过学,但一辈子行善积德,我想她下辈子肯定不会做牛做马,所以这份恩情由我这个做哥哥的来报,以后曹蒹葭是我第二个亲人。”

  陈富贵在全场神情复杂的氛围走向不敢说倾国但足以倾城的曹蒹葭,掏出一只成色十足的老坑翡翠手镯,帮曹蒹葭戴手腕,陈二狗红着眼,望着那群多半在揣测翡翠镯子值多少钱的来宾,怨气更浓,抛开魏家和钱子项不说,来这里的达官显贵根本没几个肯把他这个全家死成只剩一对兄弟的农民当个角色看待,座位不少货色与乔家关系密切,说不定正在肚子里诅咒他生个孩子没屁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