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9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让我你英俊潇洒。”陈二狗大言不惭道,极其的厚颜无耻。
  陈富贵哭笑不得,只能保持沉默。
  “富贵,明天酒席你代咱娘和老头子说几句吧。”陈二狗重重吐出一口气缓缓道。
  “好。”
  “你还有没有纪律?”陈二狗笑骂道。
  “纪律再大,能大过兄弟?”陈富贵沉声道,“我是一个没过学的农民,家里你一个弟弟,咱农民自家人被欺负了,谁不是有锄头拿锄头有****拿****出去干架?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我凭什么做陈富贵?”)
  王虎剩按照曹蒹葭的意思老老实实把酒桌订在一家南京档酒店,结果方婕听说过几乎勃然大怒,硬生生将地点改在老字号金陵饭店,本来按照陈二狗和曹蒹葭商量后的结果不需要司仪主持婚礼,也不搞繁琐那一套,但在这件事情似乎自家女儿结婚还操心的方婕死活不答应,一句“你们一辈子能结几次婚”把陈二狗所有反驳咽回肚子,从聘请司仪到婚车接送、婚纱定制再到花童选择,事无巨细,方婕一一过问,而且她几乎把南京得了台面的政界大佬和商界精英都发去请帖,其不少人别说曹蒹葭甚至根本不知道陈二狗这票人,婚礼当天,宾利,法拉利,加长林肯,迈巴赫,最不济也是宝马奔驰,这支像是在开展览会的豪华车队驶向金陵饭店,排场之大,把容光焕发的陈二狗和略施脂粉的曹蒹葭几乎吓到,原先甚至觉得连婚纱都可以省略的曹蒹葭,也不得不穿那件方婕花尽心思从北京瑞蚨祥老一辈掌门人特别求来的手工旗袍,水滴领,凤眼扣,鱼尾裙摆,天衣无缝,一袭象牙白锦缎袍子,将摘去眼镜的曹蒹葭衬托得国色无双。

  一到金陵饭店,抬头是“热烈庆祝陈浮生先生和曹蒹葭女士新婚之喜”,曹蒹葭本羞赧的脸颊唰一下娇媚绯红,陈富贵看到也是会心一笑,因为那些字明显出自陈二狗,而那个脸皮厚的家伙则叉腰站在横幅下足足欣赏了半分钟。大厅将近20大桌已经坐满九成都没见过陈二狗一面的客人,王解放是司仪之一,本来自认为除了高度其余都要超出王解放一大截的王虎剩有毛遂自荐,但被众人集体驳回请求,陈圆殊是另一名婚礼司仪,但迟迟没有到达酒店,让陈二狗有些焦急。陈庆之陈象爻兄妹分别是伴郎和伴娘,没办法做司仪的王虎剩贼心不死地想要做伴郎,结果这位敢抢白马探花饭碗的榜眼兄被陈庆之当场拖出去一顿痛打,连王解放都见死不救,可见在婚礼这件事情王虎剩大将军是何等不得人心。

  整个大厅都在耐心等待两位主角的出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他们的焦点最多是落在坐于央大桌子陪魏公公大老婆方婕言笑晏晏的钱老爷子,这位不肯离开江苏去别省高升一步的南京土皇帝死死扎根苏南,一步不挪,俗话都说树挪死人挪活,钱子项却是安心在江苏一省南京一市根深蒂固,这种苦心经营的回馈便是他在苏南长达数十年的翻云覆雨
  魏家一堆女人唧唧喳喳,也极为出彩,曾经俘虏不少南京公子纨绔心神的大美人周惊蛰不需说,风韵不减当年,连她的女儿魏冬虫也隐约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惊艳趋势,魏家有女初长成,虽说魏公公一死魏家这棵大树已经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但仅容貌而言,魏冬虫已经足够吸引人心。
  这之外南京层圈子里摸爬滚打的人物才开始把视线投向清一色迷彩服的陈林蒋铁三角组合,只不过对他们的好是出于对陈富贵和林巨熊雄伟体魄的震惊,与他们的身份无关,因为没有发现新婚夫妻双方家长的缘故,精于世故的众人开始猜测这位原先谣传,否则婚姻大事,哪有父母长辈不兴师动众盛装出席的道理。南京再大,不过是江苏省的省府城市,不得国最为藏龙卧虎的北京海,在座这些层次的大富大贵们偶有惊心动魄的波澜,也多半不至于殃及生死,生活大致以相对平静安稳的姿态升降沉浮,怎么有那个一照面瞧出陈富贵三人气吞辽北如虎的犀利眼光,毕竟诸葛老神仙这类人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富贵哥,等下咱哥俩干几杯?”对陈富贵格外拜服的王虎剩贼头贼脑坐到大个子身边笑道,怎么看都笑容谄媚,非奸即盗的作态,有种人是如此悲哀,不管如何真诚都不讨人喜,小爷王虎剩无疑是这种人的佼佼者,而在不远处的蒋青帝则是另一个极端,他跟林巨熊都像看禽兽一样看这个竟然能和富贵哥套近乎的猥琐男。
  陈富贵点点头,道:“等下把解放也拉,一起喝。”
  王虎剩使劲点头,鸟也不鸟蒋青帝和林巨熊。
  陈二狗站在金陵饭店门口等待陈圆殊,终于让他等到一辆玛莎拉蒂映入眼帘,带着一道优美弧线漂亮停下车身,除了如释重负的陈圆殊,还有一个陈二狗如何都意料不到的人物,张三千!这个似乎略有长高的孩子依旧跟他的三叔如出一辙剃平头,只不过跟诸葛老神仙相处一段时日,不知道是不是陈二狗错觉,似乎这娃阴柔之余灵气四溢,较以前多了几分仙风道骨的仙佛气,估计这一切都拜诸葛老人所赐,张三千红着眼睛扑到陈二狗怀里,陈二狗跟陈圆殊打招呼后干脆让张三千骑在他脖子里,笑道:“好家伙,沉了不少,以后恐怕没机会让你骑脖子喽。”

  陈圆殊赶到大厅,称职地人生第一回充当起婚礼司仪,虽然时间匆忙,但准备充分,加王解放也花费不少心血,两人搭档融洽,大厅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等陈圆殊宣布新郎新娘出场,所有人下意识地停下言谈,屏住呼吸,三千青丝用一根紫檀木簪子盘起,身穿一袭象牙白色旗袍的曹蒹葭让哪怕陈圆殊陈富贵在内所有人都惊为天人,连钱子项这种对女色早已经淡泊如水的古稀老人也暗叹二狗这小子好福气。

  除此之外做临时花童的小孩张三千也惹来不少惊叹,如果说在海阿梅饭馆被老板娘一伙年妇女喜爱宠溺的张三千还是块未经雕琢的璞玉,那么这块张家寨坑坑洼洼山沟里刨出来的石头一到诸葛老神仙之手,便开始大放异彩,这其当然也有陈二狗不可抹灭的巨大功劳,王虎剩看到这一幕,有九分欣慰和一分遗憾,因为那个穿着大一号裤衩和背心每天跟陈二狗一起洗脸刷牙的孩子已经开始长大。
  方婕望着灯光辉煌的婚礼大厅,觥筹交错,曹蒹葭是最动人的新娘,穿着最出彩的旗袍,而她的男人也许今天还不是这座酒店内最有权势的位者,但未来如何,方婕拭目以待,没有谁能明白为什么她要越俎代庖一手操办婚礼,她并没有什么隐私目的,她没有存让陈二狗欠她一个人情的心思,只是不希望极像自己的曹蒹葭和极像魏端公的陈二狗重蹈覆辙,那个时候方婕便是没有婚纱没有戒指甚至没有办酒席地嫁给魏端公,她不后悔嫁给那个有大毅力大野心的男人,也不后悔很功利性质的离婚,但难免会遗憾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婚礼过于凄凉,她也是女人,知道一个没有穿过婚纱的女人,再显赫光鲜,再清高自负,也是大遗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