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9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娘的,带出来让我穿两天也成啊,多大的官啊,那还不把我们张家寨狗腿子村委书记吓趴下。”陈二狗颇有怨言道。蒋青帝挺坚强的心脏一阵抽搐,那张本来英俊在家族历史熏陶下愈发有味的脸庞也是略微不自然,在来南京之前他设想过富贵哥与弟弟见面的情形,也猜测过无数遍“二狗”的形象,没有两米的身材好歹有一米九吧?没有两百斤的身躯也得有一百八才过得去吧?怎么可能想到他会是一个长得斯斯南方男子的模样,也没料到他有这么猥琐的念头,因为陈富贵而在心目无限拔高陈二狗的蒋青帝欲哭无泪,林巨熊倒是不以为意,似乎对陈二狗的小肚鸡肠挺认同。

  “不让你哥和客人进门?”曹蒹葭微笑道,站在陈二狗身旁,俨然一拿到结婚证迅速进入贤妻良母的状态,微红着脸望向笑容几乎灿烂到耀眼的陈富贵,道:“吃饭了没,没吃我这去下厨。”
  “帮你挑的二胡,身的钱凑起来也够买这个。”陈富贵走进门之前把一路小心翼翼护着的二胡交给陈二狗,之后说了一句让蒋青帝和曹蒹葭忍不住心哀叹汗颜的话:“早知道你喜欢军装,我跟咱老军长借一套给你,星不多,一颗,副司令员肩膀倒是有两颗,不过我跟他不熟,在表彰会见过面说了几句话,估计借不来。出发之前,我跟老军长提过能不能动用下关系,弄几辆坦克出来给你做婚车,可惜老军长没答应。”

  “老军长如果答应你不是打仗疯骂人疯护犊子疯绰号‘王三疯’,是真疯了。”蒋青帝小声嘀咕道,结果被林巨熊粗壮手臂勒住脖子半拉半拽进房间。
  曹蒹葭进厨房打开冰箱,想到富贵和林巨熊的庞大体魄,担心作出来的饭菜只够他们塞牙缝,跟陈二狗要了车钥匙赶去超市。林巨熊松开蒋青帝后想要坐在檀木椅,被陈富贵一脚踹屁股踢了个狗吃屎,笑骂道:“坐塌椅子,小心我弟媳妇晚拿我家二狗做出气筒。”
  林巨熊干脆坐在地,挠挠头,也不生气。蒋青帝虽然看似行事放浪个性不羁
  “大鳞片莽皮,音乐清净,凤眼竹弓杆,节少均匀,品白马尾,这家伙肯定值不少钱。”坐在椅子的陈二狗敲敲打打那把二胡一脸满足,继而脸色悄悄黯然,抹了把脸瞥了眼站在身旁的陈富贵道:“我离开张家寨这么久,都弄到手一套别墅和这个小窝,还能开辆奥迪,是没能给你找到一样合适的东西,到头来还得在部队领那么点津贴的你给我送礼物。”
  陈富贵伸出一只异常宽厚的手掌,手心老茧甚至陈二狗还要繁密,摸了摸这个在海赚到第一笔钱开始寻思着给他买样玩意的弟弟脑袋,轻笑道:“我啥也不缺,等你跟弟媳妇生个大胖小子或者小闺女,能蹦蹦跳跳喊我一声大伯,那大雪天咱两扑通扎进额古纳河摸鱼还要畅快。”
  “这事情我一个人急不来。”陈二狗嘿嘿笑道,随手拉了几弦二胡。
  “弟媳妇眼光好,能看你,我想来想去,还是她最配你。”陈富贵蹲在陈二狗身边,托着腮帮憨憨微笑。
  嘴角忍不住抽搐的蒋青帝翻了个白眼,全世界都在说曹家女人为什么鬼迷心窍给猪油蒙了心才误贼船,可富贵哥也不知道是执迷不悟还是对二狗过于自信,蒋青帝对此无可奈何,也不敢流露出丝毫不满,否则林巨熊这头估摸着能肉搏野猪的牲口要那他开刀,蒋青帝那个恨啊,身板不林巨熊是这么吃亏,跟他斗不管蒋青帝怎么耍花样,重剑无锋的林巨熊反正是将先天优势发挥到极致,一力降十会。蒋青帝独自唉声叹息,只能用书颜如玉黄金屋聊以**。

  而林巨熊似乎对青瓷鱼缸里的两尾红鲤鱼颇感兴趣,手指伸入鱼缸不停搅动,也不知道是在摸索雨花石还是抓鲤鱼。曹蒹葭买菜回来的时候一屋子人也往常最不正常的蒋青帝最正常,陈二狗拉二胡吼了一曲民谣,曹蒹葭在一楼差不多能听到,富贵蹲在地帮陈二狗塞一撮他特地从东北乡下搜罗来的青蛤蟆烟草,至于林巨熊更不需要多言,一个神农架野人身架的汉子在不亦乐乎地忘我戏弄两条小鲤鱼,谁看到那一幕都会无法接受,所幸曹蒹葭神经坚韧,给他们四个大老爷们做了一顿像模像样的丰盛晚饭,林巨熊是湖北人能吃辣,所以口味素来偏向清淡的曹蒹葭没少放辣椒,她手下的东北菜也是越来越地道,满满一锅饭被迅速解决,一桌子菜也扫荡精光,所幸六分饱的陈富贵把同样没吃够的林巨熊和蒋青帝打发掉,让他们自己去找地方睡觉,不管曹蒹葭和陈二狗如何挽留安排都无济于事,林蒋二人一离开,曹蒹葭脸红道:“富贵,晚你睡二狗书房里的小床,有点窄,有没有问题?”

  这句话的潜台词无疑是陈二狗今晚可以睡进她的房间,在曹蒹葭羞恼的时候,脑子聪明但在某些事情极其传统的陈富贵瞧出了她的难处,他也较推崇男女婚前不要太开放,至于等二狗跟她喝了喜酒后,那是去荒郊野外打野战陈富贵也管不着,所以笑道:“晚我睡书房地,二狗还睡小床。我这个人好打发,在军队站着都能睡觉。”
  “这怎么行。”曹蒹葭皱眉道。
  “没问题,我也想跟富贵说说话,一家人没那么多客套礼节,我们都是糙得不行的粗人,睡地没什么大不了,打地铺嘛很正常。”陈二狗一锤定音,隐然有种当家作主的气派。
  晚熄灯后,陈富贵躺在地一张草席,光着膀子穿着条大裤衩,甚至都不需要枕头,把整整齐齐叠好的迷彩服垫在脑袋下面,灯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他远陈二狗健壮巨魁的身躯,古铜色,没有一丝赘肉,每一块肌肉都例匀称,蕴含恐怖爆炸性威力,犹如神祗,那张擦干净颜料的阳刚脸庞在夜幕尤为深刻,安静望着夜色。
  “什么时候回?”也只套有一条裤衩的陈二狗问道。
  “最迟后天得返回,一到,恐怕要执行任务。”陈富贵嘴角弧度柔和,也只有跟这个朝夕相处20多年的兄弟呆在一起才不会只会一脸傻笑或者纯粹一本正经。在这个冷兵器逐渐式微的现代化军队,他能够一次次脱颖而出,将来板钉钉的第一兵王,不能不如狼似虎如魔似神,唯有强者才能服人,陈富贵进部队的第一天明白这个道理,也一直按照这个信念执着前行,像一头不知疲倦的长白山之王,但回到陈二狗身边,他似乎始终只是那个两兄弟吃小块肉穿淡薄衣服的那个朴素哥哥,简单到痴傻。

  陈二狗笑道,望着天花板,啧啧称叹,“这才多长时间,,等你40岁那还不得弄个将军当当,到时候咱们拖家带口一起坟,老头子和娘还不笑开花。”
  “你我出息,有车有房还讨到漂亮媳妇。”陈富贵咧开嘴乐呵。
  “我这算什么出息,也是运气好点,撞到几个贵人,小打小闹小聪明,一狠心杀掉两个人,糊糊涂涂爬到这个位置,到今天连南京都没走出去,接下来马要应付一个我没什么信心打败的女人竹叶青,头疼。”陈二狗双手交叉枕在头下,笑道:“不过这事情你别管,你安心执行你的任务,要干得漂亮,咱们都是没背景的普通老百姓,要出人头地,得多出力气和多用心眼。等你啥时候做将军,我也好沾沾光,两个字,威风。六个字,那是相当威风。”

  陈富贵笑而不语。
  “唉,明天办酒桌,可惜三千那娃不能来,我信里也跟你提起过三千跟我一起从海跑到南京,那孩子能吃苦,也有天赋,也不知道诸葛老神仙以后能带出一个怎么样的人物,看来我们张家寨风水不错。”陈二狗不由得想起那个离别时一步一回头的倔强孩子。
  “那孩子跟你跟我亲多了。”陈富贵微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