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9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口突然一阵连续剧痛,那是一种切割渗入的刺疼,所谓撕心裂肺大抵如此,在他呼喊出声的前一秒,女人撤枪手臂猛然砸他喉管,咔嚓,硬生生敲碎,望着死不瞑目的杀手,她缓缓收起刀片,媚笑道:“现在知道三尖瓣它们在哪里了吧,知道为什么刺你右心房吗?因为它较薄,刺入后有一种一刀通透的快感。”

  踢开倒地的两具尸体,她收起过道地一根系有铃铛的钢丝,钢丝两头沾有口香糖。
  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语气平静道:“甲午,去金陵饭店监控室让柒号把录像抹除,这里有几具尸体,你先拖出去处理,再把俞含亮抓过来,不管他藏在哪里,天亮之前都给我找出来,这2逼八成在金陵饭店看戏,你先从酒店查起。”
  挂掉电话,依然赤着脚回到落地窗前发呆,28分钟后从喜来登酒店赶来的商甲午跟两个心腹开始处理后事。
  10分钟后,果然在金陵饭店34楼的俞含亮被商甲午像拽死狗一样丢进女人房间,关门退出房间,只留下一男一女,似乎丝毫不怕俞含亮对她产生威胁,俞含亮虽然对此费解,但再愚蠢也不至于认为现在还能够成功事先的如意算盘,他得到消息这个女人单独入住金陵饭店后,立即雇佣南京口碑不错的三名职业杀手,在肯定商甲午一行保镖住在喜来登后,小心谨慎的俞含亮甚至还调查她隔壁以及对面3家房间的客人来历,万事俱备后,他才在34楼订了一个房间,先让3名据说从未失手的杀手来35楼这间套房把她搞定,得手之后再打他电话,谁曾想会毫无理由地败露行踪,在俞含亮绞尽脑汁想要思考出一个所以然的时候,女人也是竹叶青冷笑道:“想不明白别浪费精力,有那心思还不如想想怎么才给我一个不弄残你的理由,你让人生不如死那一套,商甲午也会。你也真不怕死,拖了这么长时间也敢呆在金陵饭店等我们,下次雇人,记得找点专业的货色,起码要懂得给雇主保密,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我这一次是心服,除了魏爷,你是第二个,信不信由你。”俞含亮耷拉着脑袋道。
  “这个借口不错,马马虎虎像个爷们。”竹叶青微笑道,“这是最后一次,今天我也不动你,不过下次如果再被我抓住,我不介意让商甲午在你嘴里塞一颗吕歇尔LU213手榴弹,你能不能想象一颗杀伤手榴弹在嘴巴里爆炸的情景?”
  俞含亮身体轻微颤抖。
  竹叶青挥挥手,俞含亮如履薄冰离开房间。

  半个钟头后商甲午敲门而入,恭敬道:“皇甫姑姑,已经清理完毕,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竹叶青点点头,赤着那双俞含亮不敢偷瞥一眼的精致绝伦脚丫,安静站在窗口,如羊脂白玉雕琢而成,她有一双纤媚如容颜却可以杀人如拾草芥的手,还有一双曲线完美的腿,更有一双惹人遐想的美足,这种女人,男人不为其倾国倾城似乎不足以表达心爱慕垂涎。
  商甲午痴迷地凝望那个也许一辈子遥不可及的清瘦背影。
  他不崇拜谁,哪怕是那个让左手快刀南方第一的瘸子姚尾巴心甘情愿卖命的老佛爷,他也不敬畏不恐惧,但商甲午愿意仰视这个他苦苦追赶的女人,他要做那个帮她擦拭嘴唇那一抹胭脂红的男人!

  “你真幸运。”竹叶青柔声道,夹杂着叹息。
  商甲午沉默不语。
  “爱新觉罗这个称号再没给你带来什么,起码让你背后站立一个默默守护你27年的老太监姚尾巴,让你有一个澹台浮萍做干爷爷,如果你不是他们的谁,你觉得我会教你玩枪吗?”竹叶青若有所思,轻声道:“你跪过低头过吗?怕过敬畏过吗?”
  商甲午很诚实地摇摇头。
  竹叶青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抹了抹猩红嘴唇,呢喃道:“如果陈浮生输给你,别弄死他。”)
  曹蒹葭将马蹄莲纤细花茎环绕于椭圆形紫檀浅盆的边缘内,大小不一的滨菊漂浮其间,茶几旁还有一支高脚玻璃杯插满黑心菊和金鸡菊,一高一低,一淡一艳,煞是好看,现在的她像一艘已经泊岸的小舟不再四处飘零闯荡,安静持家,差没有相夫教子,曹蒹葭刚大功告成摆弄完紫檀盆景,一头汗水的陈二狗开门闯入,手里紧攥陈圆殊特地帮他改为南京雨花台区的户口簿和身份证,一脸激动地望着曹蒹葭,像一条跳岸的草鱼大口大口喘气,曹蒹葭脸一红,回房间从一本《精神分析引论》抽出户口簿和身份证,酝酿许久才走出房间,结果被陈二狗一把抓住飞也似跑下楼给塞到副驾驶席,手忙脚乱发动奥迪A4,像被挟持私奔的曹蒹葭哭笑不得道:“我又逃不掉,你怕什么。”

  虽然心急如焚,但憋着性子以蜗牛速度小心谨慎开到婚姻登记处,领到一个号码坐下,曹蒹葭一下子便鹤立鸡群地脱颖而出,将所有来登记结婚的女人彻底下去,许多雄性牲口也不忍不住在心底痛心疾首一番,男人心态便是如此,宁肯一个神仙般女子不食人间烟火,做尼姑遁入空门也好,高高在对男人不屑一顾也罢,都要嫁作他人妇来得顺眼舒心,曹蒹葭那双手已经被陈二狗握得生疼,却忍住,这个越来越喜欢嘴喊她媳妇一有机会揩她油的男人额头渗出一层浓密汗水。

  登记处大妈一脸和蔼望着这对新人,曹蒹葭脸蛋漂亮却没半点盛气凌人,陈二狗紧张到本来苍白的脸孔更加貌似憨厚,大妈觉着挺般配,所以一路畅通无阻,当陈二狗和曹蒹葭领到盖章的红本本,陈二狗笑得合不拢嘴,走出婚姻登记处一把抱起曹蒹葭转了几圈,两年前那个还只能够蹲在黑土地高粱地里抽旱烟凭空想象女人身体的张家寨头号刁民终于功德圆满。
  在回小窝的途曹蒹葭接到一个电话,脸色微变,犹豫后朝估计还满脑子腾云驾雾神游八荒的陈二狗说道:“我哥已经在家里,等下你先别去。”
  陈二狗点点头,没有恼怒,没有震惊,只是回到小区停下车后对率先走出奥迪A4的曹蒹葭咧开嘴傻笑道:“你哥要冲下来揍我,你别拦着,你哥再猛,我也能硬扛一时半会。”
  “我不舍得。”曹蒹葭微笑道,眨了眨眼,走进楼道。
  在张家寨同曹蒹葭一起出现叫做赤丙的魁梧男人站在门口,客厅椅子坐着一个相貌只能算在水准徘徊的男人,约莫30岁,谈不气焰彪炳,只是较淡定,腰杆笔直,不看书不喝茶也不是发呆,望着那马蹄莲交缠其的紫檀盆安静思考,不知道这个姿势保持多久,等曹蒹葭在他身边坐下,他才转过头,凝视这张越来越陌生的动人脸庞,眼睛里有掩饰很好的细碎哀伤,缓缓道:“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回家问一问爸妈?算你气他们,可打小最疼你的太爷爷始终站在你这边,你忍心让他老人家惦念你冷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