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9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瓶酒,姜子房一个人喝去五分之四,醉醺醺下楼,执意不要让陈二狗送,结果曹蒹葭规矩微笑一句“酒后驾车是违法”让大叔乖乖坐在副驾驶席,可见大叔也有软肋,除去极少数的女神控猛人,换做谁在曹蒹葭这种女人面前都会缴械投降,而陈二狗已经逐渐误入非女神不控的歧途,一路大叔都在不停感慨在女神控面前萝莉控熟女控御姐控制服控一切控都是浮云,被陈二狗送到驾校后,姜大叔不忘从裤袋掏出几张已经捂得很热的精彩动作片dv,硬塞给陈二狗,语重心长道:“这几张是精髓的精髓,看了后会让你升华到万佛归宗的境界,108式,你如果能掌握10式受用一生,假如学会36式足以纵横床第,一不小心融会贯通108式,那么恭喜,你已经天下无敌。”

  如果有不了解情况的外人在场,听到这番肺腑之言,还以为这位貌似会买大床养金鱼拿棒棒糖勾引小萝莉的怪叔叔是批发销售《九阴真经》《葵花宝典》的世外高人,姜大叔没容陈二狗拒绝,于是陈二狗便带着5张仿佛藏有旷世绝学的碟片小心翼翼忐忐忑忑回到小窝,也许是做贼心虚露出破绽,或者是站在书架旁阅览的曹蒹葭着实火眼金睛慧眼如炬,盯着陈二狗,道:“坦白从宽。”
  毛骨悚然的陈二狗急生智,道:“大叔说有机会要带我去1912那边狂野一把,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千真万确,我经过反复思想斗争两分钟,决定不迈出堕落的第一步。”陈二狗大义凛然道,这是陈二狗的小聪明,如果说毫不犹豫拒绝,那曹蒹葭肯定不会相信,这样一来,曹蒹葭虽然将信将疑,但还是没有追究下来,继续阅读那本线装《燕子矶爻图》,度过大劫的陈二狗不动声色来到书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赃物夹进一本曹蒹葭叮嘱他有空常翻的老版红宝书《毛主席语录》,陈二狗觉得不保险,最后夹进角落一本已经被翻烂的《微观经济学》,这才如释重负。

  现在曹蒹葭住在这个小窝,而陈二狗经历艰苦卓绝坚持不懈地反复斗争妥协后终于获得同意,成功搬进书房睡一张钢丝床,陈二狗每天晚一想到隔壁躺着一个只穿睡衣的女人****焚身,苦作乐地把这种煎熬视作最大锻炼,除此之外,每天5点半起床,去钟山高尔夫跟尉迟功德老爷子练拳,回来后曹蒹葭刚好做完早餐,然后陈二狗开始按照曹蒹葭的计划接触国家各类政策条,她总能变着法交给陈二狗一叠叠资料,下午方婕多半会让陈二狗跟她一起去青禾实业或者参加各种聚会,晚曹蒹葭会像一个家教老师指导他应对成人高考,虽然说陈二狗心目的曹蒹葭形象已经足够高大,但几个晚辅导下来,陈二狗终于见识到高考状元兼在头等学府拿全额奖学金的高材生应该是怎样一个牛叉,连陈二狗素来自傲的数学,也节节败退,不由自惭形秽,而陈二狗在张家寨潜移默化而来的孽根秉性也愈发强韧,越是这样,他越不屈不挠,愈战愈勇,像一只打不死踩不残的蟑螂。

  今天曹蒹葭先帮陈二狗批改完一份高考理综试卷,将错题一一讲解,喝了一口水后,看看时间已经晚九点半,道:“今天到这里。王虎剩还没有从海回来?”
  “也明后天的事情。”陈二狗挠挠头道,发现头发不短,似乎又到可以理发的时候。
  “最后还有一点时间,你想知道点什么?”曹蒹葭每天10点后都是她自己的时间,陈二狗虽然好,但尊重她仅剩的隐私。
  “跟我说说公募私募吧,因为我刚从一分商界杂志看到一个名字,齐东吴,吓我一跳,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杂志说他是去年的公募基金第一人,如果真是我认识的那个齐东吴,我下次参见同学会恐怕一辆奥迪A4不算什么,只能靠媳妇你帮我撑台面。”陈二狗感慨道。

  “齐东吴确实是黑龙江人。”曹蒹葭玩味道,“该不会是他抢走你的初恋情人吧?”
  “她怎么能算我的初恋情人,你别瞎说,人家齐东吴也不是抢,他们本来是青梅竹马,要般配有多般配。”陈二狗笑着摇头道。
  “去年股市行情是单边下跌,只要遵循自而下的原则大多基金都取得不错的收益,不过今年宏观经济朦胧难以预测,基于流动性充裕展开的超跌反弹打乱了一大票基金经理的判断,配置的思路没能及时从防御性行业向周期性行业过渡,除非手段通天,极少有人能在今年点石成金,其齐东吴恰好能算一个,如果他头没有信息渠道或者身后没有隐性财团,那我只能说他是个嗅觉敏锐、长短线兼顾的天才,你之前说他肯为了女人放弃清华,加这点,他似乎一点都没有给你可趁之机,人家牛熊通吃,所在基金是老六家之一,底蕴深厚,以后人脉足够,翅膀一硬出来单飞自己做私募,那还不是财源滚滚,一不小心没几年能福布斯胡润两榜。”曹蒹葭不轻不重地落井下石。

  “齐东吴那种人,的确走到哪里都拉风。”陈二狗自嘲道。
  “公募铁定不适合你这种高凭的孩子,至于私募,浦东国际投资不能算半个,你要是想压那个齐东吴一头,出一口恶气,这倒是个不错的平台和跳板,不过做私募,身边团队不行,没有官场资源,做不大的,起码现在的你还是没资格。浦东国际经过钱子项和方家这两方瓜分,再加海方面一些潜在竞争对手的挖墙脚,到你手里恐怕也一个空壳,没什么战斗力。”曹蒹葭继续火浇油。
  “战斗力啊战斗力。”
  陈二狗点燃一根烟,喃喃道:“不知道从小不缺战斗力的富贵有没有机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南京金陵饭店35层某套豪华房内,一个身材曼妙玲珑有致的女人赤着脚走到落地窗前,一把掀开窗帘,望着仅有几分神似海的繁华夜景,她并不喜欢这座城市,但她喜欢这家算不得太出彩的饭店,喜欢到不惜砸下重金成为这家饭店大股东的地步,因为这是她颠沛童年唯一住过的星级饭店。
  叮铃。
  小铃铛轻微响声,女人虽然陷入沉思,却近乎本能地转身,做出一个让人叹为观止、几乎达到人类极限的弹射动作,双手撑在床,一个翻身落地到奢华大床另一侧,紧贴墙壁,手轻轻摸出一把锋锐雪亮刀片,异常轻薄,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那张精致到如同一张尤物花旦脸谱的容颜,一抹胭脂红,触目惊心。

  贴紧墙根,缓缓移向房门过道,率先闯入视线的是一只握枪的粗壮手臂,她弯腰弓身,猛然间出现在那个瞠目结舌的男人视野,左手弯曲成爪,拇指食指和指勾住不速之客的喉管,一扭。
  右手掌心刀片悄无声息刺入左胸前壁第五肋间隙,那里恰好是锁骨线内侧1至2厘米处,大血管由此出入,朝向右后方,可以摸到心尖搏动,她那一刀恰好刺入心脏并且阴狠一撩,挑断血管,必死。
  刹那间。
  这具濒临死亡的躯干被她肩膀一撞,后倾向第二名男人,趁势拔出狭长清凉刀片,措手不及间,手起刀落,看似杀伤力不强的刀片在对手脖子割出一道由细迅速变粗的血槽,鲜血涌出,而他手那把不正当渠道获得的********手枪也被女人看似轻描淡写地借走,最后一个神情骇然的男人被她手刀锋抵住心脏方位,另一只柔媚纤手的********手枪狠狠顶在喉管,这个在5秒钟内轻而易举捅死抹杀两人的赤脚尤物眼神里没有一丝感情色彩,生硬道:“俞含亮,还是澹台浮萍?说。”

  “狗王。”男人哭丧着脸战战兢兢道。
  “知道腔静脉,肺动脉主干,三尖瓣分别在哪里吗?”女人妩媚一笑,颠倒众生。
  越来越不安的男人望着过道里近在咫尺的两具瘫软尸体,脸色苍白,摇摇头,不明白这个观音菩萨脸孔魔鬼心肠和手段的女人在想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