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1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冯广泰飞出去之后,归不归皱了皱眉头,对着百无求说道:“老人家我都说让你别碰他手里的短棒了,那是徐福未成名之前随身携带的法器。冯广泰的爸爸冯渊是提徐福携带法器的童子……嗯!谁在外面……”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的身影一闪,已经从厅堂瞬移了到曹府外面。就见原本在这里接应自己的童戚振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而刚刚被孙无病一棍打飞的冯广泰跪在童戚振的身边,他的两只手被齐轴斩断掉落在了地面上,原本紧紧握着的两只短棒此时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手里。
  此时,距离二人倒地十丈左右,一个老熟人正在施展五行遁法,冯广泰的两只短棒此时正别在这个人的后腰上。看着归不归冲了出来,这人微微一笑,说道:“多谢,省了我不少的事……”
  此人正是消失了两年的‘管家’,几个字出唇的时候,他已经施展五行遁法在归不归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候,百无求和孙无病也前后冲了出来。
  二愣子正巧看到了消失的‘管家’最后一眼,当下对着归不归喊道:“老家伙这是怎么回事?他是从哪来的?”
  “怎么回事? ‘管家’设的局……”归不归悻悻的看了 ‘管家’消失的位置,缓了口气之后,这才来到了童戚振和冯广泰的身边。这时他才发现冯广泰除了双臂被人斩断之外,心口还有一个指头大小的透明窟窿。鲜血源源不断的从这里流淌了出来,此时他已经气绝身亡。
  冯广泰虽然已经身亡,好在童戚振还剩下一口气。只是他两扇肋骨已经齐刷刷的断掉,心口的位置也被法器打穿,只不过童戚振的运气好,他的心脏天生被正常人小了一圈,伤口擦着心脏贯穿到后背。如果在偏一点点的话,此时童戚振便手拉手和冯广泰一起投胎去了。

  当下归不归急忙医治,他和两只妖物身上虽然没有疗伤的妖物,好在童戚振的身上带着。当下用他自己的药物将童戚振从阴阳两隔之地拉了回来。加上老家伙不断的给他施法救治,童戚振很快的睁开了眼睛。他满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一人二妖,确定眼前不是那个想要他命的人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对着归不归说道:”是方士……动手的是方士……”
  “老人家我知道……”几次栽在‘管家’的手里,让归不归多少有些颓废的感觉。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原本以为他两年不出头了,一定会找个地方隐藏起来。想不到这两年这个人一直就在老人家我的身边……托大了,这次应该带着吴勉一起来的。你伤了心脉……不要说话了,我老人家带你回去养伤……”
  这个时候,一直躲在远处的曹兴旺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加着小心对归不归说道:“老仙长,我府里有马车,这就叫人去套车……唉,就那么眨眨眼的功夫,太吓人了。现在小人的腿还在哆嗦。”
  “曹老爷刚才看到了……”归不归看了曹兴旺一样,随后继续说道:“刚才出了什么事?你看到怎么动手了?”

  刚才曹兴旺从自己的家里出来之后便找到了童戚振,他说明了来意,向这个守在大门口的人要自己卖房子的钱。童戚振倒是对这些身外之物看的松,几句话下来便说好了卖房子的价钱,还给了曹老爷两大锭马蹄金当作定钱。
  就在他稍后向曹兴旺询问府中变故的时候,府里面突然发出一阵巨响,随后家里的教书先生冯广泰倒着飞出来,撞在了童戚振的身上。就在他爬起来要和冯先生拼命之时,一个人影凭空出现,人影手里举着两柄细长的短剑,先是趁着二人不备,一剑斩断了冯广泰的两支手臂,另外一柄短剑刺穿了童戚振的胸膛。
  之后人影捡起来掉在地上的两只短棒,临走的时候,将短剑甩手射中了冯广泰的心口。幸亏曹兴旺见势不好逃得快,要不然的话他也难逃那个人影的魔掌。
  按着曹兴旺所说的话,是冯广泰被孙无病棍打出来之后,撞到了童戚振身上,撞塌了他的肋骨。然后两个人被突然出现的‘管家`打了一个冷不防,其实童戚振和冯广泰的身上已经各自受了重伤。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被‘管家`偷袭得手。

  这时候再后悔没有带吴勉过来已经没用了,归不归将重伤的童戚振,和冯广泰的尸首都抬到了车上。随后和曹老爷告辞,由百无求驾车向着回去的路行驶过去。算起来这次除了‘管家`之外,就只有曹兴旺占了便宜。只是用几面倒塌的墙就换了两徒大金。
  在回去的路上,百无求向归不归打听那两只短棒的事情。要不是孙无病补救的及时,弄不好它这次要吃个大亏。
  “那短棒是徐福还没有成名之前,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法器。那个老家伙还给俩棒棒起了个雷钧的名字,别看这俩棒棒不起眼,在当时也是轰动一时的法器。”看着对面着躺冯广泰的死尸,归不归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雷钧即是法器,也是阵器。后来徐福成名之后,这两只棒棒便一直收了起来,由冯广泰的爸爸冯渊看管。如果不是这次看到,老人家我都差点忘了还有这件法器。”

  “那‘管家`抢这法器做什么?他嫌赤手空拳跟你和你叔叔打,打不过你们俩?”这时候,百无求还是想不通‘管家`费了这么大的风险来抢夺这件器法有什么意义。它抓了抓头皮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他就算有了这俩棒子,估计也不是咱们的对手吧?
  他靠得是那个稀奇的阵法,没有阵法的话老子一只手就能碾死他。”
  “他来抢夺雷钧也就是为了那件法器。”归不归靠在车厢背上,眼里看着车厢外面的景色,口中继续对着百无求说道:“刚才老人家我说了,雷钧即是法器也是阵器。当年徐福用它可以躲藏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然后再出其不意的来出。傻小子,你想到什么了吗?”
  "听着好像是那件把我们都拘起来过的法器,不过它不是被你叔叔一剑劈了吗?"这个时候,百无求终于明白了过来,它瞪大了眼睛,回头看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想说‘管家`要用这俩棒子来修补那个劈断了的阵法?都劈成两半了,也能修复好吗?”
  “他不是要修补,是要重造。"归不归纠正了百无求话里的错误之后,继续说道:"管家、蒋合先和死了的韩中仙应该偷了阵法沙盘和阵图,就算阵法沙盘被毁了,只要阵图还在的话,凑齐了所需的天才地宝之后,他还可以再重建一个阵法沙盘出来。”
  说到这里,归不归看着又陷入了昏迷当中的童戚振,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管家’应该是藏在曹家大门外等候下手机会的,想不到老天爷都帮他……我们替他把冯广泰送了出去……他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日期:2018-05-27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