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3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从旁边人口中得知,今天是放榜的日子。这个侠盗榜,今天还是会照常公布。鸭屎对皮六说:“咱们得赶紧把金子给屎壳郎送过去。侠盗榜是他说了算。”
  “弗朗索瓦不是在背后操盘吗?”皮六问道。
  “是,也不是。弗朗索瓦会提供案例,然后屎壳郎的人整合,最后决定如何排。我就怕咱们这次弄了这么大动静,很容易就上榜。”鸭屎担忧地说。
  “要是小宋江在就好了。”皮六感叹道,“没有他这样的人,咱们真的玩不转地下。”
  “你把黄金给我吧。我待会想办法将黄金送给屎壳郎,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 我进出比较方便,你去相对危险。”鸭屎到。
  “好的,给你。”皮六将他身上的包袱给了鸭屎。
  鸭屎接过来后,笑着说:“金子没了。”
  “啊?怎么回事?刚才还有?”皮六震惊地说道。
  “这里有高人。”鸭屎放眼周围,小声说道。
  日期:2018-03-29 15:00:44
  第164章 女飞贼
  鸭屎带皮六来到一个墙角,那里人比较少。鸭屎在他耳边小声道:“你在这里等我,哪儿也别去。我去会会那人。能从咱们身边拿走东西的,都是高手。我一定要把东西拿回来。”鸭屎说完,挤入人群,顺手牵了一条黑色的围巾,和一顶礼帽。
  今日是放榜日,凡是在上海周边混的有头脸的飞贼,多半会在这里出没。有的是屎壳郎请过来的,还有是屎壳郎的手下请来的。当然,也有一些人是自己过来的,不过一旦被抓非死即伤。不管怎么样,他们多半是有些门路的人。
  鸭屎放眼周围,很多人忙忙碌碌,有的在交谈,有的在比划着,还有的在议论纷纷。鸭屎生怕这个榜出来后,怀义堂会上去。无论是师父还是自己,以及自己的是兄弟们,谁上,怀义堂都会倒霉。
  鸭屎躲在准备放榜的那面墙的旁看,一直看着人群,搜索着这里的人。突然,一位瘦高的女孩引起了他的兴趣。这个女孩,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女士包,用白纱蒙面,头上戴着一个西洋小斜帽。她穿着旗袍,但是旗袍里面打底的是黑色的紧身衣,鸭屎眼尖看了出来。她走路脚跟不沾地,很轻盈,但又力道很大,极为稳。

  终于发榜了。屎壳郎的人走了过来,在黑板上写了下来。上一期排名第一的是李圣五,排名第二的是越人简鱼,而这次,那人倒着写。排名第十的李圣五,排名第九的是越人简鱼,排名第八的是老烟,从第七到第一,七个位置都画了叉号。
  人群中议论纷纷,很多人表示不满。人群中有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蒋夫人的案子出了,那人为何不上榜?”
  写榜的人说:“如今还没有确定是谁干的。所以,暂时空出来。”
  “胡说,”那人冷笑着说,“很多人都猜测是宁十三的人干的。为何不让宁爷的人上榜?这太不公平了。”

  “暂时还没有确定,确定了之后,会重新排榜。”那人笑着走了回去。
  鸭屎见榜上没有怀义堂的字样,放心了下来。听别人怀疑是怀义堂,他则很紧张。这一定是屎壳郎安排的,看来,这些黄金必须尽快给他。他一直盯着那个女孩。觉得他的包里有东西。毕竟,那个包不大,她肩膀的勒痕很深,里面应该装了东西。即便是不是自己的金条,也应该是重要的东西。
  那女孩应该是觉察到了鸭屎在盯着她,于是扭着屁股就走。刚走了没几步,鸭屎就快撵上她了。她转脸看了下鸭屎,笑着说:“报一下江湖名号吧,为何一直盯着我?”
  “姑娘,都是江湖中人,行个方便吧。我想看下你的包。”鸭屎笑着说。两人都蒙着脸,相互都保持警惕。
  “我的包是你随便可以看的吗?”姑娘笑着说。
  “我肯定是要看的。”鸭屎强硬地说。
  “那就看你的本事喽。”她说完,用力一扯,一身旗袍被撕了下来,露出了黑色紧身衣。鸭屎从未见过身材如此好的女孩子。腿很长,腰很细,动作如黑蜘蛛一般灵活。她将小包系带扯长,系在腰间,随后钻入隧道,上蹿下跳,朝隧道深处跑去。

  鸭屎奋力追逐,很快腿上的伤口撕裂,鲜血继续流了出来。为了拿到金子,鸭屎不顾腿上的伤口,拼命追。也不知跑了多久,在一个三岔路口,见那人飞入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鸭屎判断,她应该从那里上到了一栋建筑上。
  鸭屎从弗朗索瓦地下室出来过,所以熟悉这样的地下结构。女孩其实是躲在了地下结构的一个很小的黑暗空间中。她要是想跑,其实完全可以跑开的,因为她看出来鸭屎的腿上有伤,且很疼痛。不过,她完全不知道,鸭屎是夜视眼。
  她躲在那里很隐蔽,不过鸭屎看得清清楚楚。鸭屎假装什么都看不见,在四周乱摸,嘴里还自言自语道:“怎么突然就消失了呢?唉。”他背着那女孩,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女孩见他不动,慢慢站起身,推开了头顶上的一个盖子,嗖的,跳了上去。鸭屎见她头部上到里面的时候,一下子蹿了过去,把包从她要上解了下来。女孩丝毫没有任何感觉,包就不见了。她以为包掉了,所以掀开盖子想继续找。掀开盖子一看包在地上,而鸭屎还在原地坐着。

  她一个倒挂金钩下来,拿手去捡包,鸭屎迅速转身,用力拽了下包的系带,那女孩的双手就被鸭屎结实地绑住了。
  鸭屎走过去,拦腰将她抱住,随后抗在了肩膀上。女孩很轻,极为瘦,但是身上肌肉很明显,鸭屎感觉她是好好练过的。
  “放开我。”她双手、双脚不断踢打着鸭屎,一边踢打,一边骂道:“臭流氓,放开我。”
  鸭屎抱紧了她的双脚踝,她无法再踢。她的双手,被绑了,但是双拳依然打着鸭屎的背部。
  “你老老实实的,我就放你下来。”鸭屎说完,从脖子上取下围巾,将她的双脚也给捆上了。
  “快放我下来。”女孩继续叫着。
  鸭屎将她平躺,放在身边的地方,一下子撕开了她脸上的白纱。从面色看,她像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脸上还带着稚气,但已经出落得很好看了。
  虽然鸭屎比她大不了太多,但是已经打拼十多年了,早已是成人的样子和思维方式。
  “你为何偷我们的东西?”鸭屎问道。
  “我没偷。”女孩子争辩道。
  “你的手法很不错,不过你的经验缺少了点。”鸭屎在她身边演示道,“你刚才上去的时候,你应该先将包送上去。然后再爬上去。如果你确定屋子里是你的地盘,那就腿脚先上去,手臂和头后上去。”
  女孩显然听得入迷了,躺那里也不挣扎了,而是问道:“周围这么黑,你又看不见,为何不可以头先进去?”
  “你要做好所有的打算,要把所有的情况想到最坏。你怎么知道我在黑暗中看不见东西?对吧?”
  “不对。人怎么可能在黑夜里看到东西,你以为你是谁啊?”女孩不屑地说。

  “你左边嘴上有个小酒窝,耳根有一颗小黑痣,还想让我说其他的细节吗?”鸭屎在黑暗中说道。
  “啊。你看到我的长相了?完了完了。”女孩子气得哭了起来。
  “赶紧回家吧。以后少到地下来。”鸭屎给她松绑后说,“你的包系带让我给你扯坏了。过段时间,我找人赔你个新的。”
  “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姑娘不解地问道。
  “这里就是你家。”鸭屎指着头顶道,“你最熟悉的路一定是你的回家路。”
  “你知道我是谁?”

  “越人简鱼。”
  女孩捂着脸,气得乱跳,大叫着:“完了,完了。怎么办呢。”等她睁开眼的时候,鸭屎已经不见了,她包里的黄金已经被鸭屎拿走了。包里的其他东西,一样也没有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