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5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顿时就开始头皮发麻,小心的问:“那什么,你……你们学校应该已经开学了吧?!大学虽然比高中轻松许多,但大一还是相对比较重要的,那个……不宜旷课太……”
  “死萧晋!你就是不想见我,对不对?”
  “不是,我……我是没脸见……”
  嘟嘟嘟……电话已经变成了忙音。
  萧晋郁闷的挠挠头,刚要把手机放下,却听叮咚一声来了条信息,沈甜发来的。
  “京城大学和江州大学一直都有合作和交流项目,我已经申请了今年的交换生,会在江州省城渡过大一的下半学期,你看着办吧!”
  他一脑袋砸在方向盘上,哭丧着脸回道:“小的一定扫径以待,恭迎沈格格驾到。”
  今年注定不可能安稳啊!
  最后又看了一眼酒店,他苦恼的摇摇头,开车离开。
  回到医院,秋韵儿已经醒了,一看见他便扑了上来,抱着他哇哇大哭。
  “大哥哥……翠翠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就……就没了呼吸……呜呜呜……我好怕……”
  “不怕不怕,韵儿乖!”轻抚女孩儿的头顶,他安慰道,“你忘了大哥哥是很厉害的华医了么?而且,我还请了一个更加厉害的华医,明天就能到,所以,翠翠一定会没事的,我向你保证。”
  秋韵儿抬起哭花了的脸,眼中的担忧一点都没有减少。“我、我从书上看到过,心脏停跳超过五分钟就会造成很严重的脑损伤,翠翠可是……可是有十几分钟呀!”
  这也是萧晋最为担心的事情,但他作为女孩儿的希望,却不能把心里话说出来,只能故作轻松的说:“那也不是绝对的事情,这世界上有很多心脏停跳超过半小时才恢复也安然无恙的案例呢!翠翠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好说歹说,才让秋韵儿止住眼泪。女孩儿去了卫生间洗脸,萧晋看着病床上的梁翠翠,脸色阴沉的可怕。
  至亲的姑娘生死未卜,而他明知恶徒是谁,却什么都做不了,连把人家赶走都要拿出一切去赌。这种前所未有的憋屈和耻辱感就像是有无数蚂蚁在啃噬着他的心脏,让他痛不欲生。
  还是太弱了,太弱了啊!连一个棒子国的小兔崽子都能骑在脖子上拉屎,又凭什么跟易家斗?如果这事儿真传到了易家人的耳朵里,恐怕易家老祖宗都能笑掉嘴里为数不多的几颗牙吧!
  砰!
  他一拳击打在墙上,雪白的墙壁出现了裂纹,手拿下来时,关节上已经满是鲜血。苏巧沁见状“啊”的一声轻叫,慌忙将他的手抱在怀里,心疼道:“萧……”
  萧晋摇摇头,柔声说:“我没事,就是心里有点憋屈,你别在意。”

  苏巧沁从床头柜里找出药棉和酒精,一边小心翼翼的为他清洗伤处,一边红着眼眶说:“我知道你心里堵,翠翠遭遇这样的事情,我也很难过,可我是个没用的女人,除了掉几滴眼泪之外什么忙都帮不上你。
  如果你实在憋得难受,咱们这就回家,打我一顿也好,在我身上发泄也好,能让你好受一点,做什么我都愿意,只求你千万不要乱了心神,这个家所有的人都还指望着你,谁出事,你也不能出事呀!”
  萧晋温馨一笑,用力把她扯到怀里抱住,吻着她的头发说:“傻女人,虽然‘在你身上发泄’这个提议让我很动心,但是啊,你的男人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这世界上本就不可能事事都如人意,我怎么可能会天真到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困难和挫折总是必然会出现的,遇到了想办法解决就是了,心里不爽不过是本能反应,挺一挺也就过去了,你不用太担心,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尽快把咱们的规划设计给拿出来,今年可是要破土动工的哦!”
  苏巧沁在他胸前把眼泪擦干净,然后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便继续为他处理起伤口来。
  刚刚才缠好纱布,房门就被人敲响,苏巧沁走过去打开,发现门外的人不认识,刚要问,就听身后萧晋冷冷地说道:“刘若松,你真的就那么想死吗?”
  敲门的是孟阳兵,这个时候他肯定不会离开刘若松半步,所以萧晋直接就把他给略过了。

  “我有事要和萧先生谈一谈。”果然,孟阳兵身后响起了刘若松的声音。
  赌赢了!刘若松主动过来,已经足以证明他选择了不将事情闹大,可是,萧晋的心里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
  “我没心情和你谈,而且我也并不认为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刘若松一把推开身前的孟阳兵,恶狠狠地盯着他说:“我会立刻离开龙朔,并给予梁翠翠同学和她的家人一百万美金的赔偿!”

  萧晋眯了眯眼,余光瞥见苏巧沁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就走出病房,看都不看刘若松一眼,向着走廊尽头的阳台而去。
  刘若松咬咬牙跟上,孟阳兵和手下则寸步不离的护在他的左右。
  刚走到阳台,萧晋忽然猛地转身,狠狠一脚踹在刘若松的小腹。刘若松惨叫一声,跪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
  哗啦啦,又是一阵掏枪的声音,但孟阳兵除外,还很大声的命令道:“冷静!不要开枪!”
  他的组员们面面相觑,然后都表情怪异的把枪放回了枪套。
  “萧先生,现在事情有了完美解决的可能,我请你也务必冷静一下!”孟阳兵又严肃的对萧晋说到。
  “完美?我妹妹还在那边的病房里躺着,你告诉我哪里完美?我又该怎么冷静?”
  孟阳兵深吸口气,说:“还是那句话,请你多想想后果!”
  萧晋冷哼了一声,蹲下身直视着刘若松已经变得赤红的双眼,开口道:“刘大少,之前你不是很嚣张、觉得满华夏都没人能拿你怎么样吗?为什么这才过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要来跟我谈事情呢?你想和我谈什么?区区一百万美金,就想买下你老子的人头么?”
  刘若松很想一拳打歪眼前这个家伙的鼻子,浓浓的屈辱感就像是一团火在他的心脏下面烧灼一样,但他腹痛难忍,连站都站不起来,更何况,父亲在电话里的骂声言犹在耳,他不能、也不敢再为所欲为。
  “三百万!”仿佛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他嘶声道,“三百万美金!这是我能承诺的最大数字!”
  萧晋缓缓摇了摇头:“小爷儿不缺钱,更不可能用我妹妹的生命来换钱。”
  “那你想怎样?”刘若松愤怒的眼球都快要从眼眶里凸出来,“萧晋,难道你真以为凭你那点钱就可以逼迫两个国家就范吗?”

  萧晋点燃一支烟,朝他吐了一口,说:“我要是有那么大本事,这会儿你的脑袋已经不知道被扔在哪个臭水沟了。”
  “既然如此,那你还想要什么?”
  “我要你一个承诺,承诺不管去了哪儿,只要还是在华夏境内,就不能再玩弄和残害一个华夏女人。”
  日期:2018-03-30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