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1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连追查了两年无果之后,他们几个人聚在一座客栈里面商量。归不归建议先回洞府休息一下:“老人家我是他们俩的话,这个时候也躲了起来。他们俩最依仗的阵法已经毁了,那禁术应该有什么限制,还不能使用。这个时候应该找个没有人烟的地方躲起来,他们俩要做的事情和黄巢有关,什么时候那三百万亡魂投胎的人长大了,他们才会重新出现。我们还是先回去休息的好,等再听到他们二人的消息之后,有了线索再出来找也不晚。”

  “这次老家伙说的在理”这个时候,百无求也凑了热闹。二愣子被小任叁拉着多喝了几杯,这时候满脸通红的说道::“老子不是因为叫过他几声爸爸就向着老家伙,不过咱们找了两年都没有消息,也该缓缓了。不过老子觉得回洞府就算了,咱们几个天天你看我、我看你的也没什么意思。要回就回洛阳,小爷叔在那里还有一个家。
  老子我说句公道话,做上门女婿不丟人……”
  它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已经暍醉的小任叁瞬间酒醒。小家伙瞬间跳了起来,顺着窗户跳了下去。归不归也不理会自己的干儿子了,老家伙讪笑了一声之后,开门就跑了出去。
  只有齐天大圣孙无病还多少仗义一点,临走之前对着白发男人说道:“给我们妖王一点面子,要是落下残废了,老孙我在百疆那里不好交代。”
  吴勉抬起眼皮看了孙无病一眼,只回答了四个字:“你来替它?”。孙猴嘬了曝牙花子之后,讪笑了一声,说道:“让它留个记性也好,别弄死就行……”说完,它也跟在归不归的身后,一起跑了出来。
  上次婚礼之后,白发男人便落下了一个习惯。
  谁再提他还有个老婆的话,最起码也是天打雷劈。
  这两年归不归他们都学会管住了自己的嘴巴,只有这次百无求暍多了两杯犯了吴勉的忌讳……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逃出客栈之后,老家伙看着他们逃出来的房子,苦笑了一声说道:“他的脸皮也太薄了……”
  老家伙的话音刚落,他们所在的客房发出一阵巨响,随后这个房子都轰然倒塌。这时,吴勉从废墟里面走了出来,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说道:“别忘了赔人家的房钱……”
  “不打算回洞府休息的话,也要回去一趟把财鼠带出来。这几年老人家我的家底差不多已经败光了,不找点外财的话,可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找到了吓蒙了的客栈老板,掰了半块金饼给他。随后继续说道:“这是赔给你翻盖房子的钱,老人家我傻小子多暍了几杯,耍酒疯拆了你的房子。拿着吧,剩下算是给你压惊的。”
  听到是这几个客人拆的房子,客栈老板脸上都变了,迷迷糊糊的接过了老家伙递过来的金子。
  不过就在归不归打算去废墟里面把百无求从里面挖出来的时候,那客栈老板又一溜小跑的追上了老家伙。将手里的半块金饼还给了归不归,随后还陪着笑脸说道:“您老的钱小店不敢收,是这么回事,您几位的店饭帐和其他一切的花销都有人提您给了。那位大爷说了,几位在小店的所有花费,他都双倍的给。刚才小的一时糊涂,收了老爷子您的钱。”
  看着客栈老板还给自己的半块金饼,归不归怔了一下。随后马上原地转了一圈,看到了另外一间没有倒塌的客房里面走出来了几个身穿方士服饰的人男。为首的一个正是两年前在洛阳城见过的童戚振……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之后,童戚振带着身后的几个同门走过来对归不归见礼。行礼之后,他陪着笑脸说道:“我们几个是早上来住的店,正巧看到归老先生您们几位也在。大方师曾经说过在陆地上见到你们几位一定要格外的尊重,戚振这才自作主张,替您几位结了房钱。”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又些纠结的看了一眼倒塌的客房。从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可以看出来这位方士已经开始后悔了。
  “既然你们有孝心,那老人家我就不客气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半块金饼收了起来。这时,童戚振身后出来了一个有些矮胖的方士,他拉着客栈老板走到了一边,开始商量起来赔偿的事情。
  这时候,童戚振偷眼看了看归不归身后的吴勉。看到白发男人没有什么反应之后,他这才凑到了老家伙的身边,继续陪着笑脸道说:“有件事情还想要麻烦归老先生,实不相瞒,我们几个发现了格杀令上的一个人就躲藏在这城里。只不过此人的术法还在戚振之上,我们几人担心不是他的对手。又来不及去请广仁大方师和广义师兄,这才想要麻烦归不归老先生和其他几位助阵……”
  听到童戚振还是有所求,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就说什么时候徐福的弟子开示这么大方起来了?你比广仁、火山师徒俩要厚道,他们俩只带着一张嘴,起码你还管点房钱。
  不过这件事我老人家自己说的不算,你还要去问问吴勉干不干。”
  归不归笑一笑之后,带着童戚振回到了吴勉的身边,将这件事说给了白发男人听。说完之后,对着童戚振继续说道:“说说那个人有什么本事,能让你们都这样投鼠忌器?”
  童戚振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请到了自己的客房当中,他带来的同门在守门外,确保不会有人路过偷听。安排好这一切之后,童戚振这才说了那个人的来历。

  这个也在格杀令上有一席之地的人叫做冯广泰,他的父母都是跟随徐福出海的童男童女。冯广泰从小便显露出来过人的天赋,术法一道的见识、领悟远在其他人之上。十岁的时候便被身边的方士称之为神童,不过也是因为出名太早。加上父母娇惯溺爰,冯广泰的性格有些偏激。一遇到不顺的事情便火冒三丈,对亲生父母也无孝敬之心。
  后来冯广泰长到了十二岁,徐福无意当中见到了这个孩子。一开始大方师也称赞了几声冯广泰的天赋,不过看了一眼他的面相之后,徐福便改了口风。大方师说冯广泰天生而来的戾气太盛,他的性子可顺不可逆,术法一道对这个孩子并不是什么好事。还拿出从陆地带出来的儒家典籍,让冯广泰的父母从此之后不可以再教授他术法,要用儒家的典籍来消磨掉冯广泰身上的戾气。
  原本冯广泰的父母也是按着大方师的交代做的,从这天开始起教授自己儿子儒家的经典。不过冯广泰的天赋都在术法一道,儒家的经史子集对他来说一窍不通,当下他又开始缠着父母要他们俩继续教授自己方士一门的术法。
  见到父母说什么也不再教他术法,冯广泰便撒泼打滚又哭又闹。他的父母没有办法便只好背着大方师私下教授冯广泰术法,别看学习儒道不行,冯广泰修炼术法却是一日千里。没用几十年便超越了他父母几百年的修为。
  日期:2018-05-2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