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这些年我的真实经历》
第21节

作者: 墩石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3 22:10:45
  喧慌:
  我们在县城买“孜”说的所有物品,还有他给玉矿上买的东西,装了满满两皮卡车,用篷布蒙住绑好,两辆车也检查保养了一遍,回到宾馆停车正准备上楼,有一个维族巴郎子叫住Z老板说:唉,朋友,我看你嘛是个大老板,我这有块好玉你看上一哈,真真的好东西。
  Z老板就是做玉石生意的,是个行家呀,说:你拿出来,我看看。
  巴郎子说:这个地方嘛,人多得很,你跟我上乃个地方去看一哈。

  正说着,“孜”停了车过来,用维语和巴郎子说了几句,巴郎子笑笑离开了。
  孜说:他看Z老板穿者打扮是内地来的,想骗你们,我说咱们是朋友,他就走了。
  孜和另外两个人一起上山,都是维族,我和Z老板、超、孜四个人坐一辆车,另外一辆皮卡车后排空间塞的满满当当,孜说,这次上去就到年底大雪封山前再下来。
  早上四点半起床,退了房,五点准时出发。
  离开县城走了100多公里柏油路进入砂石路面,我与前车保持距离开始爬坡,慢慢的坡度愈来愈大,天亮了,开始还零星的看到有一两户房子在路边,开了一段后,就再没有人烟。进入海拔3000米区域后,车辆由于长时间爬坡高温报警。孜说没事,都是这样,不用管它。继续开了一段高海拔荒漠戈壁路段后,前车孜的司机突然停车并下车了,我们不知怎么回事,以为车坏了,没想到维族司机从车上拿了个小毯子铺到路边去做乃玛孜(就是到时间要念经。伊斯兰教的基本功课。穆斯林为增强自己的宗教意识,体现和坚定内心信仰而必须履行的一套宗教仪式和制度,每天数次,无论身在何地,必做),孜下车和另一个维族朋友去拿毯子也准备做乃玛孜。这时超睡醒来,看见司机跪在地上,傻乎乎的问我说:哥,那个人怎么跪着尿呀?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与超同坐在后排的Z老板啪一巴掌打在超头上,说:你他妈的少说话,别给我丢人。

  这时开始下雪了,雪花很大,孜做完乃玛孜上车后对我们说:山下天气再好,山上只要天一变,不管几月,马上就下雪,前面要翻第一个大阪了,那里雪厚的很,一会快到达板要绑防滑链。
  快到达板时,地面上已经有很厚的雪了,两辆车都绑了防滑链,我又用袋子装了两袋干土扔在车上,上车后孜说:雪里有新轮胎印子,应该有车刚上去,咱们跟上,一起走。
  挂上四驱,顺着蜿蜒曲回铺了厚厚一层雪的山道往上开车,刚拐第一个弯,就见一辆皮卡车在车道上打滑,冒着黑烟就是走不动。我看到很奇特的画面,两个穿着半截袖和短裤的人在没过脚脖的雪地里推车。前车和我都赶紧停车,怕打滑的车上不去溜下来。
  我下车找来石头挡在车轮后,和孜一起过去看,皮卡车牌照是新M,我问司机你怎么不绑防滑链?
  司机说:没有带,没想到山上雪这么大。
  孜说:没防滑链可不好上,你们去哪里?
  旁边有个河南口音说:我们去上边砂金矿看看。
  我对孜说:我们也要过路,他们车挡住路咱们也走不了,咱们用铁锹把路修一下,撒上干土,再帮他们把车推上去。
  孜说可以,我们大家一起推车,突然我发现这辆皮卡车前轮上没有手动加力装置,我喊大家停了下来,对车上司机说:朋友,你两驱车跑这开玩笑来了吗?就是给你推上去,后面路还难走,你怎么上?
  孜也看见了说:嗷吼,你也太唠道了吧,两驱车也敢进昆仑山?赶紧掉头回去吧。
  原来,车上两个穿着凉快时尚服装的人是河南的,从库尔勒包车进山看砂金矿,连路都不知道,只是凭别人给的坐标,拿着GPS就找进来了,司机也没跑过山路,任何自救都没有带,又穿的单薄,再往里进就是找死。

  帮着他们返程后,我们继续前行,Z老板说五月份下雪没见过,孜说七八月份还下雪呢,玉矿海拔快5000米了,一年四季雪没化过。车子刚拐过一个河谷,荒原上突然刮起大风,风沙无孔不入地钻进皮卡里,我们满身都是尘土。跳动的车窗外,一群藏羚羊在沙尘中露出惊恐的眼神,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无人区。但是Z老板和超没有一点高反的迹象。
  我们在吃中午饭(啃馕)时都换上了棉衣服,孜说一会要翻X达板了,这是咱们一路上经过最高的达板,很危险,开车一定要小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