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9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蒹葭没理会陈二狗的调戏,一本正经道:“一个17岁汕头青年揣4000块钱,20年时间,三度成为国首富,其05年胡润榜140亿,08年飙升到430亿?听起来是不是很天方夜谭?一个男人,绑架一人后单枪匹马闯进那户人家,撩开衣,露出全身丨炸丨药丨雷丨管,张口勒索20亿,最终他带走10几麻袋港币,足足10亿。第一个北闯荡的年轻人叫黄光裕,第二人叫张子强,那个儿子被绑架的人是李嘉诚,听起来像天大的笑话吗?像小说还小说吗?但这是人生,只不过是别人的人生,二狗,这个世界对出身贫寒的男人来说,无非是有野心的和没有野心的两种人,有野心终于出人头地的不少,有野心死无葬身之地的也不少,但没野心的穷人,注定只能坐井观天,红着眼仇富,因为钱永远是别人的,车是别人的,房是别人的,漂亮女人还永远是别人的。这些人听我说的故事只是故事,一辈子遥不可及,我没有瞧不起他们,但只是希望他们至少要教会后代修养和野心这两样东西。”

  修养和野心。
  陈二狗到大城市后一直想要给后代打拼下不城里人逊色的事业,但从未想过到底要教给他们什么。
  “不过也许穷人能过得自己认为舒服,也是一种不容别人指指点点的圆满和幸福。”曹蒹葭自嘲道。
  “媳妇,你还是像在张家寨给我的第一印象一样,说话一套一套大道理,但听着是顺耳,深入浅出,这是不是叫返璞归真?以后咱有孩子了,教育归你抓,要是孩子犯错了你不忍心揍,只要给我使个眼色,我负责唱白脸。”陈二狗咧开嘴笑道。
  “说话算数?”曹蒹葭眼神恍惚柔和,轻轻把头枕在陈二狗肩膀,嘴角的笑意动人如一坛埋藏了20几年的女儿红。

  “当然。”陈二狗点头道。
  气氛融洽温暖,一早包藏色心的陈二狗抓住时机,捧起曹蒹葭丝毫不输竹叶青的清美脸庞,一点一点极富技巧地轻吻起来,从眉心到鼻梁,再到那芬芳如沾露玫瑰花瓣的嘴唇,虽然曹蒹葭有所矜持,但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后再难抗拒,红着脸稍微作出娇羞姿态之后由着陈二狗肆意妄为,这是曹蒹葭26年外人看来无荣耀但其实男女关系来说无单纯的人生第二次接吻,动作依然青涩稚嫩,这恐怕也是陈二狗唯一能在他们之间占据绝对主动的事情,自然雄心蓬勃,先是成功摘去曹蒹葭黑框眼镜,两人脸庞之间再便一马平川再无阻拦,陈二狗在这方面的天赋似乎跟他玩刀耍扎枪有得一拼,生性清淡的曹蒹葭也逐渐卸下所有心防,略微主动地迎合这个某些关键时刻总能大巧若拙让她无法心生反感的狡猾刁民。

  也不知怎么,陈二狗竟然将曹蒹葭抱到床,在心里乐开花准备更进一步的陈二狗把爪子自认悄无声息无巧妙地伸向曹蒹葭****,只觉得身体猛地在空腾云驾雾,最终跌落在地板。
  脸颊绯红曹蒹葭衣衫凌乱地躺在床,虽然对得寸进尺的某头牲口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但一双秋水眸子春意盎然,那种妩媚入骨的风情,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拼掉老命也要来个饿虎扑羊。)
  春风得意马蹄疾,起码在青禾实业班的高级白领眼陈二狗那辆奥迪A4轨迹尤为生猛,因为企业内部以讹传讹的疯狂造势,加有心人的推波助澜,陈二狗非但没有鲤鱼跳龙门的暴发户气质,反而一身集团太子式接班人的磅礴气场,强大到让几位恰巧与方婕同时到达青禾大厦的集团大佬也放下身价一脸谄笑,愈发坐实了陈二狗是魏公公临终前钦定女婿的传言。
  和方婕以及几个青禾领导走入一部专门提供给高层的电梯,站在逐步在青禾内部树立起绝对威信的方婕身后,打量电梯里的一幅郑板桥的画菊图《报青帝》,一首词,《清平乐》,虽然陈二狗还体会不出个滋味,但他对字却有发言权,那是郑板桥的六分半书,隶楷参半,如一丛苦竹,歪斜癫倒,陈二狗爷爷生前说到这位扬州八怪之首的时候对板桥体并不青睐,只是简略说一句“郑燮书‘桃花岸’三字提顿勾勒之间尤为明媚动人,如二八佳人”,当时喝了半瓶烧刀子的老人醉眼朦胧依着板桥体写了桃花岸三个字,却很快撕去,老人一辈子一点不教陈二狗和陈富贵板桥体,只是让陈富贵临颜真卿清那幅凉雄浑气象森严的《八关斋报德记》,而让陈二狗数年如一日摹柳公权《神策军碑》,小时候陈二狗不懂其门道,如今偶然听到曹蒹葭“少不看红楼老不看三国”的解释后大致领悟老头子的良苦用心。

  青禾实业被魏端公打造成处处玄机,字画,瓷器,化气息浓郁,陈二狗肯定是这栋大厦最能算作外人的稀客角色,虽然只陪方婕来过数次,但却是最能感受魏端公一画一瓶一桌椅心机用意的人,张家寨那个看似疯癫浑噩的老酒鬼潜移默化陈二狗为人处事的根基框架,到后来却是海孙老头、曹蒹葭和魏端公这些要么大智若愚要么大智近妖的家伙来丰腴他的骨肉。
  陈二狗朝偷窥他的一名青禾大佬微微一笑,尴尬的年男人难掩窘态,讪讪微笑,电梯门敞开,陈二狗尾随方婕走出去,几名大佬都主动让这位敢在董事会议亮刀子的年轻太子先行一步,显然默认他晋升青禾继承人的身份,最近南京总遮遮掩掩流传方乔两家的所谓内幕,还牵扯进一个浦东大流氓,据说都跟眼前这个身份神秘的家伙有千丝万缕的晦暗关系,这些个只在商界叱咤的财富精英不谈心陈圆殊,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绑架撕票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小说的荒唐事情,前几年苏南便广为流传一连串手法凶悍的绑架案,因为那伙绑匪还有点道德底线手法干净,不撕票也不砍手指头,所以只在圈内引发轰动,人人自危,那段时间有些个商人甚至都早早在家里放好现金当作赎金,黑帮,涉黑团体,这些东西,都是不沾还好,一沾想要甩掉得连皮带肉大出血一次。

  “韩坤,你带浮生去人力资源部参观一下。”方婕走出电梯后吩咐道,现在她已经掌控青禾实业,执掌小到清洁人员大到高级副总裁的一切生杀大权,说话的份量远大于当初那个动辄便被逼到手足无措落魄境地的她。
  韩坤是青禾实业人力资源部的一把手,一个年秃顶的男人,光看外表,西装笔挺,厚重镜框,看似憨厚,给人第一印象是走纯技术流路线的金领大叔,陈二狗虽然刻意跟青禾高层保持一段距离,但对青禾一些个主要大佬的底细并不陌生。这位坐镇人力资源部经常扮演恶人角色的韩坤长袖善舞,一般来说做HR极少能让被裁的员工感恩戴德,但在员工流动率极高的青禾却是韩坤最受好评,在方婕台初期的倒戈运动韩坤也是极少数没有鼓噪的高层领导之一,陈二狗本以为这是一个擅长对阿谀奉承对下扮演好好先生的墙头草,可事实韩坤从陈二狗进入青禾第一天保持不冷不热的态度,即使到形势明朗的今天,依然一如既往地跟“未来接班人”维持一段距离。韩坤礼节性地带着陈二狗来到人力资源部,进入大厅,拍拍手掌,等所有人停下手头工作,悄悄润润嗓子,礼节性微笑道:“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人力资源部的陈浮生经理。”

  陈二狗也象征性挤出一个自认和煦的笑脸,陈副经理,这的确是一个挺新鲜的称呼,望着那一张张神态各异的陌生脸孔,陈二狗从他们的眼看到艳羡,嫉妒,敬畏,还有极少数的麻木,但没有一双眼神像在阿梅饭馆的食客那般轻视鄙夷,陈二狗把玩那枚一直小心翼翼贴身珍藏的一元硬币,有些许扬眉吐气的畅快。
  韩坤带陈二狗参观了一下他从未坐下的办公室,是单独房间,透过玻璃能观察人力资源部的一举一动,陈二狗不知道自己的出现阻碍了谁的爬升,但今天的他已经可以对此忽略不计,擒贼先擒王,拿下方婕,等于拿下青禾,韩坤先行告辞,陈二狗坐在椅子,望着窗外的工业园区景色,怔怔出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