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9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气势这东西,也要看人而定,李嘉诚这种老人如果单独站在你面前,也是一个了岁数的老头子,还能让你瞧出纵横捭阖的气度来?黄光裕,加早几年的杨国强周正毅,你也都在观澜湖或者爱兰歌娜游轮见过,撇开华而不实的首富头衔,咋一看,恐怕还不如蒙虫来得让人印象深刻。”
  竹叶青望着扬尘而去的几辆车,轻声感慨,道:“你爷爷伺候的老不死澹台浮萍是个异类,那是因为人家14岁出道,在江湖叱咤风云40多年,那一身尸骨堆里爬出来的匪气和博览佛典熏陶出来的佛气,几个人能有他那份阅历和心性,野狐禅参到他那个境界也是宗师,跟那只算算是得道成仙的老狐狸谈话做事,不费神才怪,加有你扎辫子爷爷那位大满清遗老站在他身后,气势自然流露出来。”
  “皇甫姑姑,你不挺有气场,走哪里都是焦点。”商甲午忙不迭拍马屁。

  “你如果肯把小聪明用在正事大事,将来成说不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你这油腔滑调的脾性我看是一辈子改不掉,郑燮说世间鼠辈安能装得老虎,你倒好,有老虎的骨架,却偏偏装老鼠,扮猪吃老虎这种无聊的事情那么有趣?小心装久了真沦为鼠辈。”竹叶青冷冷清清道,显然她一直看不顺眼商甲午的玩世不恭。
  “再没出息也有碗饭吃,不怕,万不得已我靠吃软饭混日子,老佛爷有意让我去做浙商富太太俱乐部的管家,肯定是看出了我这方面的潜力。皇甫姑姑你放心,我一天对你没死心,一天不娶老婆。”商甲午笑道。
  竹叶青无可奈何,果然也只有这种光走旁门左道的家伙才能跟海个性大少方一鸣称兄道弟。
  陈二狗开着奥迪直奔曹蒹葭买下的小窝,这段时间她都忙碌房子整修和装潢,大到房间格局调整小到烟灰缸书架挑选定制,都由她把关,最后大致框架是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客厅尤为宽敞,因为谁心里都知道这将是陈二狗的婚房,别说陈圆殊买通装修房子的公司暗度陈仓变相送来巨大黄花梨木书架,古朴温厚,搭配曹蒹葭挑选来的400多本书籍,以及特意从山水华门拿来的孤本古籍,一起将近700本书,占据客厅一整面墙壁,气势恢宏,王虎剩也不知道从哪里倒腾出《洛神赋图》《长江积雪图》在内的4幅赝品画作,虽说是赝品,却惟妙惟肖,几可乱真,俨然大家风范,而且方婕也送来一套紫檀木茶几和一套龙泉青瓷以及一套景德镇白瓷茶具,干净,一点都不落入花哨华丽的下乘,与书架字画相得益彰,甚至周惊蛰都将珍藏许久的青瓷鱼缸送来,只是小青鱼换做两尾红鲤鱼,鱼缸填满南京最出彩的雨花石,偌大一个客厅,只有一架子书,四幅字画,一茶几一套茶具两条紫檀木椅,再无多余的东西,起初陈二狗会觉得空旷,可身临其境,却感受到一种《寒江独钓图》“留白”的意境,那些装修人员虽然化程度大多如陈二狗,但最后也一个个啧啧称,对本视若神仙丰姿人物的曹蒹葭愈发惊艳。

  厨房用具并没有让曹蒹葭劳神,如今这方面物品着实谈不昂贵,陈二狗身仅剩的几万块积蓄足够对付过去,虽然厨卫用品因为房子问题都不用花大钱,但每一样东西都是曹蒹葭较高低三档商场后静心挑选,期间曹蒹葭近乎苛刻洁癖的完美主义得到充分体现,一样窗帘和一件用于书房的书柜也能让她兴师动众用一个下午逛遍5层的家居市场每处角落,等到曹蒹葭觉得可以初步大功告成,她差不多已经把南京各色市场都踩点完毕,以她的记忆力足够替适用于所有阶层的新婚夫妻完整描绘出一幅家居地图。

  谁能想象蔚为壮观的曹韩两大家族30多年来只有她一人拿到过韩老太爷压岁钱的优秀接班人,会为了一个男人去第一次运用高深经济学原理和晦涩心理学与人讨价还价,还为了节省几十块钱小小雀跃一把,谁能想象这样一个清高了26年的骄傲女人会在菜市场向家庭主妇们学习如何挑选新鲜蔬菜。
  帝要让一男人死亡,必须让他疯狂。如果要让一个理性到大智慧的女人疯狂,也许只有让她喜欢一个男人。
  当陈二狗把车停在这栋楼房下边,前半个钟头刚送走装修人员的曹蒹葭正忙着仔细打量主卧的地板,床是一个德国设计的品牌,曹蒹葭看它的简洁风格,关键是床板较硬,她估计睡惯了硬板床的陈二狗不会感到突兀不适,除了书房还没有达到她心目的效果,这已经具备一个家的雏形,劳碌一天的曹蒹葭呼出一口气,坐在地靠着墙壁,心满意足。
  脸颊感到一阵凉爽,曹蒹葭知道那是陈二狗在拿着一本书给她扇风,她睁开眼睛,伸出手揉了揉陈二狗的印堂眉头,笑道:“有心事?”

  “我能解决。”陈二狗也没否认,安静坐在曹蒹葭身边,仰头望着那盏她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致吊灯,内心温暖,仿佛回到了以前在张家寨的时光,不管做什么,背后都有陈富贵和娘支持,如今娘已经不在,富贵也参军开始属于他自己的人生,但天送来一个原本辗转反侧求之不得的女人,他知道不管白天在外边做什么,回到那个窝,都有个人在等候,一座城市有一盏灯为他而亮,这是他来到大城市后视作最奢侈的事情。

  “我次从南京回到沈阳后有点后悔让你走这条路。”
  曹蒹葭双手抱住膝盖,柔声道:“不过现在看来你跟我都没有走错,如果你一开始走纯粹商场的路子,别说一年,是三年都未必有今天的成绩,最重要的是你在一年已经遇到魏端公,陈圆殊,方婕,郭割虏,夏河,钱子项,等等,不管是教训还是机遇,是跌倒还是爬升,你还年轻,都是一笔很可贵的财富,以后你还会走出南京,走出长三角,走出东南沿海,会见到更多的电影小说或者道听途说更加丰满生动的活生生角色,他们的一言一行远我对你的生硬引导来得深刻。”

  “我不年轻了,很多家伙在我这个年纪都早早功成名,不过成家立业这个说法不错,先成家再立业,有你在我不急。”陈二狗笑道,脑海是商甲午的影子,同样是差不多年纪,陈二狗有些遗憾地发现自己学不到那人身仿佛与生俱来的自负,跋扈的魏端公也好,城府的钱老爷子也罢,那都是他大一轮甚至三轮的人物,陈二狗伛偻着身子也不觉得过于惭愧,但商甲午不一样,这个年轻男人给他的危险气息让陈二狗很不舒服。

  “为什么不急,现在的你得趁热打铁,一鼓作气拿下南京,等王解放去海拿回夏河的浦东国际投资核心资料,赶紧抢过来,能吃多少吃多少,嘴里塞不下,用筷子去夹。千万别让钱子项和方婕占大头。”
  曹蒹葭感慨道:“心不能浮躁,但手法必须雷霆。”
  “我听媳妇的。”陈二狗嬉皮笑脸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