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8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皇甫姑姑,对我这种身世坎坷的可怜虫你也忍心做落井下石的事情?”英俊青年可怜兮兮道,配合那张邪乎劲儿极有味道的脸庞,的确对10岁以50岁以下的女人都很有杀伤力。他对输钱是真不在乎,算输一千万在他看来也无关痛痒,因为输钱赢钱他都是一个身钱包永远不超过一千块的穷光蛋,因为赚钱得缴,他也一直没把那些钱当回事,视金钱如粪土说的是他这号人。一脚狠狠将那只不争气的土佐踢开,依旧眼神温柔地凝视女人,这一招在别的女人身屡试不爽,虽然知道对她肯定意义不大,但死缠烂打向来是他的杀手锏,人不要脸则无敌也是他的座右铭。

  “你这皮囊,也想对姑姑用美男计,一边凉快去。”女人轻描淡写道,注意力根本没有放在他身,瞥到陈二狗从侧门走出斗狗场,眼神玩味。
  “你是竹叶青?”窦颢那么不知天高地厚地跑到竹叶青面前,第一句话没轻没重,语不惊人死不休。
  竹叶青轻轻拦住想要出面的光头心腹,打定主意静观其变,饶有兴致地欣赏这个两眼放光的小女孩。那个正拿土佐出气的青年也注意到这个横空出世的妮子。
  “帮我签个名?”大大咧咧惯了的窦颢也不客气,开门见山。
  竹叶青接过那张只有一个头衔的名片,徐北禅,她默默记下这个名字,接过钢笔写下两个字,皇甫。
  正宗的瘦金体。
  “人漂亮,连字也这么好看。”窦颢拿着名片啧啧称赞道,也只有她这种没心没肺没城府的孩子才能做出这类事,嘴夸赞着竹叶青的字,却不忘时不时眼角余光欣赏竹叶青的绝美容颜以及偷窥光头男人那一头绚烂华美图案,看得不停踹狗的青年哭笑不得,大为佩服,冷嘲热讽道:“小姑娘,经得起这位大汉几下伺候?”
  窦颢往后退了两步,支支吾吾道:“我有很多朋友,不你们人少。”
  被诬陷诋毁败坏了名誉一回的光头绣红莲花魁梧大汉哭笑不得,也顺势做一回恶人,阴阳怪气道:“甲午,别以为我打不过你爷爷不敢收拾你,你三脚猫功夫,我也三回合把你拿下的轻松事情,我最近换口味。”
  “真变态。”看了看蒙冲,再撇了撇商甲午,小声嘀咕咒骂的窦颢赶紧脚底抹油屁颠屁颠跑掉。
  “蒙虫,去喊住陈二狗,我有话跟他说。”竹叶青吩咐道。
  光头蒙冲立即出去办事。
  “陈二狗是谁?”商甲午好道。
  “是用土狗赢了你那条垃圾畜生的人。”竹叶青转身走向斗狗场外,冷笑道:“也正是你结拜兄弟方一鸣那帮子北方狐朋狗友恨不得扒皮抽筋的陈浮生。你要是吃不掉他,别说做啥子江苏的老佛爷,光是一个南京你都吞不下。”
  竹叶青摇摇头道:“他跟你一样,都是野路子出道,没背景,你做过传销拉过皮条做滥了鸡鸣狗盗的沆瀣事情,人家也做过小饭馆杂工酒吧罩场子一样捅过人杀过猛人,浦东的夏河是死在他手,你今天已经输了一次,还想接着输,把你爷爷的老脸都输光?”
  商甲午第一回收敛玩世不恭地神态,沉声道:“我可是想要做皇甫姑姑男人的爷们,杀人放火背后阴人暗地里下黑刀子,我怎么会输。”)
  商甲午刚太阳打西边出来地正经了片刻,又恢复游戏人生吊儿郎当的姿态,谄笑道:“算我阴沟里翻船输给那家伙,老佛爷不总说不以成败论英雄,想必皇甫姑姑不会因此改变我在你心目的伟岸形象吧?”
  这是商甲午一贯的卑劣作风,能骂死对手绝不赤膊阵,能躺着干活绝不坐着做事,崇尚狡兔三窟,绝不轻易把自己架到骑虎难下的高度,宁肯不要脸皮也不愿意遭罪,说他小人,却总能够造大孽,说他奸雄,却没有大枭的胸襟和忍辱。
  “不以成败而论的是英雄,你打小哪天想做过英雄,估计都在琢磨怎么做欺男霸女的恶棍吧?”竹叶青不为所动,古井不波,安静走出斗狗场。

  出去喊陈二狗的光头蒙冲说实话如果不是发自肺腑忌惮老狐狸澹台浮萍身后的瘸子姚尾巴,讳惧长辫子老瘸子那一手生平仅见的快刀,蒙冲早把商甲午这个对主子竹叶青心怀不轨的年轻人丢进黄浦江或者沉尸钱塘江。
  陈二狗,尉迟功德,陈庆之,陈圆殊,对竹叶青、商甲午,蒙冲以及6名身经百战的保镖,如果抛开柔媚尤物的大美人竹叶青,双方真要打一场,还是陈二狗这一方占据微弱优势,毕竟白马探花如果身带把刀子,那一晚根本轮不到陈二狗抹脖子一刀,有刀和没刀的陈庆之截然不同,陈庆之自认两个他才能与****巨擘孙老虎玩赤手肉搏到两败俱伤,但手里如果有条枪或者有把顺手的刀,一个半差不多。何况老爷子尉迟功德这20年没有一天落下功夫,内家拳炉火纯青以后,即使身架难免老朽孱弱,也可以轻松毙敌,轻而易举置人于死地,有人马再加现在陈圆殊、方家和钱老爷子三方势力撑腰,陈二狗底气也足,第二次面对竹叶青,没有起初的惶恐不安,却不敢掉以轻心,瞥了眼肆无忌惮打量陈圆殊的商甲午,注视竹叶青,微笑道:“找我有事?”

  “这么看来魏公公不死不足以让你位,只是目前还不知道魏家算不算前门拒虎后门迎狼,南京果然是你的福地,这么快完成原始积累。”竹叶青笑道,带着两分玩味和八分冷眼旁观。
  “我不做白眼狼。”陈二狗笑得坦然而真诚,眼神清澈,这似乎不像一个年轻阴谋家能熏陶出的演技,谁能料到他有一个装疯卖傻扮憨一扮是20多年的大妖人哥哥,耳濡目染下,陈二狗扮猪吃老虎的本事即使没臻于巅峰,起码也不能算作稚嫩,闭门造车一味自己摸索的商甲午当然要生动许多,也更有说服力。
  “现在说什么都早了点,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从来不会太早露出尾巴。”竹叶青微笑道:“我叫住你是想跟你说,这场子你如果吃不下,我代劳。事先提醒,吃不下别硬撑,消化不良是会死人的。”
  “农村长大的孩子,吃东西填肚子从来不讲究,不像你们城里人吃个番薯或者水果什么的都要洗一遍不够再洗一遍,我都是拿到手直接塞嘴里啃,脏东西吃多了肠胃不娇气,所以不怕消化不良。”
  陈二狗针锋相对,话的意思已经很清楚,斗狗场这块肉再脏再难啃,他也要吞下去,望着一脸不以为然神色的桀骜女人,陈二狗知道对于这种执掌杀伐的强势女性,光凭言语已经很能撼动她们几乎坚不可摧的心境,陈二狗也懒得班门弄斧以免弄巧成拙在她心目落得夸夸其谈的印象,直截了当道:“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这次来南京是来抢钱抢粮抢地盘?”
  竹叶青似乎被这个形容逗乐,莞尔一笑,道:“差不多,不过我不抢女人,这点你放心。”
  “还有没有余地?”陈二狗试探性问道,也许是做习惯了升斗小民,再心狠手辣也不至于做到动辄斩草除根不留余地的境地,连杀郭割虏和夏河两人已经差不多是陈二狗理智和感情的底线,而且他感觉竹叶青远他们两个难缠,不去揣测这个女人身后的背景,光是她站在眼前,陈二狗几乎喘不过气,论城府心机,这个似乎有点神经质的美女不钱老爷子逊色,怎么斗?陈二狗再刁民,也没要在根基不稳的时候斗败竹叶青的巨大野心,所以最好的法子是缓兵之计。

  但是竹叶青轻轻摇摇头。
  陈二狗心叹息,坐回崭新的奥迪A4,紧皱眉头。
  “看起来没什么过人之处。”商甲午依旧把玩那只有些岁月的zippo打火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