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8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圆殊刚想说什么,突然把话咽回肚子,急转一个弯,平静道:“要不要我借你15万,反正接下来还有两场赛,你押一场,押能还给我。”
  “姐你有现金?”陈二狗狐疑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跟俞含亮有些交情,一句话借15万没问题,斗狗场里谁都可能没现金,唯独俞含亮不可能。”陈圆殊笑道。
  陈圆殊起身去斗狗场门口,打了个电话,俞含亮果真第一时间便赶过去,两三分钟的时间便谈妥,两人分别返回,坐下后陈圆殊朝陈二狗道:“你可以去下注了,15万。这一场已经快开始,只能押注倒数第二场。”
  陈二狗跑出去,等他回到斗狗场内,俞含亮打了个电话。
  陈二狗下注的那一场斗狗赔率是11,这意味着这是一场胜败几率平分的赛,当结果最终揭晓,陈二狗一脸苦笑,9分钟,他输掉15万。陈圆殊没有给他懊恼的时间,只是微笑道:“要不要我再借你40万,因为最后一场赛的赔率问题,投入40万而不是30万才有可能一口气把输掉的钱赚回来。”
  “40万?”陈二狗倒抽一口冷气。
  “40万,对我来说也是一句话。赌还是不堵,也是你一句话。”陈圆殊平静道,端起一杯酒,浅浅淡淡喝了一口,看似随意道:“再输,你还有黑豺,我再借你100万赌一把。也是说你今晚起码还有两次机会来翻盘。你总不可能一晚连输四把吧?”
  陈二狗犹豫不决。

  他的人生第一次发现世界有一样东西女人更像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那是钱,一口气支配六七位数字的赌博,那是一种酣畅淋漓的危险游戏,很刺激,也很具备诱惑性,像一具白嫩柔滑的美女胴体。
  “赌。”陈二狗低头道。
  陈圆殊眼神复杂,轻轻叹息,像是看到最不愿意见到的场景。她一口喝尽杯葡萄酒,缓缓起身,她知道今晚输掉的不止是这70几万,而是一笔她近几年来的最大隐性投资,心一阵无法对谁言语的绞痛,黄,赌,毒,陈圆殊知道这三个字是圈子内外男人一辈子或多或少都要遭遇的关卡,陈圆殊从不与沾其一点的男人打交道,这是圈子里人所皆知的规矩,在她看来,沾黄的男人往往薄情,薄情的人几乎等于寡义,做生意或者做朋友,都是犯忌,极有可能被拖下水。而毒,自不用说,除非有大毅力,谁能戒掉?但陈圆殊最痛恨的是赌,黄毒两点,一个男人真有钱,还不至于拖垮事业,惟独赌,再家产万贯日进斗金,也经不起赌桌的一掷千金,她见过太多在国内风生水起的政商精英在澳门、在拉斯维加斯、在朝边境、在越南各个赌场身败名裂甚至人间蒸发的惨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她的亲舅舅是死于舟山一个岛屿的秘密赌桌,而非向外界公布的死于车祸,而死之前他曾砍下自己的手指头向家族发誓不再赌博,而陈圆殊那个这辈子唯一进展到谈婚论嫁地步的男友也溃败于赌场,原本一个注定飞黄腾达的男人在另一个他更有心机更有背景的男人连环计,将人性的阴暗面无限扩大化在陈圆殊面前,陈圆殊不恨那个甩手腕的卑鄙角色,一个男人没有心如磐石的定力,有钱有权后的腐蚀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她任何人都深知赌这个字的巨大魔力,她希望男人生性好斗,在人生事业场搏杀,却绝不希望一个男人亲临赌场的赌桌哪怕花掉一块钱。

  陈圆殊再次打电话给俞含亮。
  “140万,两次下注,给我一个帐号,晚我划进去。”陈圆殊面对绰号“狗王”的俞含亮,虽然对这位恶名昭彰的男人没太多好感,但还是没有吝啬交际场合的礼节性笑脸,她当然是因为借钱才挤出笑脸,如今在南京能有机会借陈圆殊钱的男人还真死绝了,熟悉陈家大小姐脾性和传人生的俞含亮不是傻子,所以没敢以为这是落井下石漫天要价的时候,只是试探性笑问道:“真不好意思,让您输了两把,不介意吧,要不干脆别谈什么借不借,今天当我请您来捧个场。”

  “不需要。输了最好。”
  陈圆殊冷笑道,看到愕然的俞含亮,犹豫了一下,心叹息,“告诉陈浮生,我身体不太舒服,先回去。”
  两人短暂交谈后便分别。
  不可思议的俞含亮纳闷地转身,而陈圆殊则径直走向那辆标志性的玛莎拉蒂,站在车旁,却没有拉开车门,因为在她看来不管陈浮生是输是赢,对她来说都已经没有意义,陈浮生在她心目地位是非同寻常,但还不至于让她改变将近二十年的人生信条,她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突然觉得有点冷,双手交叉护住手臂,虽然失望,但她最后还是希望那个曾经寄托她太多期待的年轻男人不至于输得一败涂地。

  一件外套毫无预兆地披在她身。
  温暖得无以复加。)
  陈圆殊既然可以靠自己赚钱车库里放一部保时捷Cayman之外开一辆玛莎拉蒂,能让叶燕赵那样的大纨绔吃一次大瘪,当年还敢不顾家族激烈反对单独带两麻袋现金去崇明岛地下赌场赎人,她当然不是一个普通女人。
  可她听到被亲生父亲更像父亲的舅舅被江浙老佛爷在舟山沉尸,她一样会哭得撕心裂肺,当她看到那个在崇明岛跪着求她拿赎金做赌注、彻底走火入魔的男友,扇他耳光的时候依然会手疼,疼入骨髓,陈圆殊谁都知道陈家大小姐不是百毒不侵的女人,事业扛重担肩膀也会痛,想躲在谁的身后,厨房里做菜切到手也会想小鸟依人,却不知道楚楚可怜给谁看。

  陈圆殊没有转身,因为怕看到那张苍白惯了的脸庞,那是一张至今都没有被她看清楚研究透彻的消瘦笑脸。她心里有愧疚,今天是她故意要考验他,设了这一个套,他跳下去出不来,她似乎有一本的责任。她不转身,身后的人也不说话,这让陈圆殊很尴尬,像在浴室被一个男人透过脆弱的玻璃偷窥后背,她猛然转身,盯着那张干净的脸孔,愠怒道:“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赌?你知不知道我有可能像方婕一样再阴险捅你一刀?算我没有跟俞含亮联手陷害你,他一个人能让你血本无归,一百几十万,你真以为是个小数字?如果有心人抓住这个把柄不放,捅给方婕、陈浮生,一个男人输一次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不知道收手,我人生两个重要的男人都死在赌,你想做第三个?我不给你这个机会,那些钱,当我包小白脸的花费,你爱什么花怎么花,一刀两断,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陈二狗仿佛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张着笑脸没心没肺道:“这么生气?”
  “你的意思是说等我哪一天念着以前那一点情谊去赌场给你收尸才值得生气?”本来只是气头语气微微犯冲的陈圆殊一看到他轻描淡写的姿态,火浇油,谁心没有积郁不可告人的怨气,这直接导致被戳心最隐晦伤口的陈圆殊一改平常沉稳风范,一张瞧不出真实年纪的漂亮脸蛋怒气大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