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5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你不可能有这个机会的。”不知怎的,萧晋身上的杀气忽然就消失无踪了,他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眼睛恢复了正常,甚至嘴角还带上了一点笑意,只是依然很冷。
  “我承认我确实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我有钱,还不少,而这个世界上又有许多许多为了钱愿意做任何事情的人。”
  刘若松表情一僵,孟阳兵却很不自然的说:“萧……萧先生,刘若松绝对不能死在华夏,无论谁杀的都不行。”
  “卧槽!你他娘的是北高丽的卧底吧?!”萧晋破口大骂,“像他这种身份的王八蛋,有杀手杀很奇怪么?”

  这还是孟阳兵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骂的没一点脾气,甚至还隐隐觉得自己特别活该。
  “呃……很抱歉!这就是现实,我也无能为力。”
  刘若松闻言神色一缓,刚要再次笑着嘲弄萧晋一番,却见萧晋吐了一口唾沫,说:“那好吧!老子不悬赏杀他,老子杀他爹,这总可以了吧?!
  中东国王的脑袋值两千万美金,他爹的肯定不值,那就一千万美金吧!老子还就不信了,在北高丽那种权利倾扎剧烈的地方,一个没了老子庇护的小王八蛋还能值几分钱?”
  刘若松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孟阳兵却长长松了口气,露出笑容说:“北高丽不在我们的职责管辖范围之内,自然百无禁忌,孟某在这里预祝萧先生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萧晋哈哈大笑,看都不再看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起来的刘若松,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刚才的他确实非常生气,恨不得当场就将刘若松给捶成肉酱,但孟阳兵说的没错,杀了刘若松确实很痛快,但所造成的后果和影响,却是他承担不起的。
  所以,他才想起了裴子衿之前的那个提议。
  杀刘若松不行,但杀柳成东却没有一点问题,哪怕传到鸿胪寺的那里,只要鸿胪寺卿真的一心为国,就一定会高兴的拍手称快、并马不停蹄的趁机向北高丽勒索更多的利益。
  而北高丽那边,可以预见的是,北高丽王明面上必定会向华夏提出严惩破坏两国邦交的罪魁祸首,至于私底下会不会大发雷霆并迁怒于柳成东,就没人知道了。

  反正,惹出这一切事端的刘若松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被叫回北高丽的可能性不大,但百分百不可能再在龙朔待下去了。
  当然,萧晋最后或多或少的也会受到一定的惩罚,甚至暴露身份也说不定。
  但他不在乎。这已经不是单单梁翠翠一个人的事情了,如果任由刘若松继续嚣张下去,将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的女孩子遭殃,政客们为了国家可以做到视而不见,他没有那么伟大的情操,他只想有尊严的活着。
  听完他在房间里的所作所为,裴子衿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来到他的身边,将他的头抱进了自己温暖柔软的怀里。
  “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你来到龙朔囚龙村当支教老师的原因。萧……你这次冒的险实在是太大了。”

  萧晋正在她胸前磨蹭的脸停住,问:“怎么知道的?”
  “还记得在囚龙村后山悬崖边你给我讲的那个小太妹的故事吗?”裴子衿道,“当时的你情绪太激动了,以至于无意识的说了一句话:全华夏的人都知道,京城的交通就没有不堵的时候。(语出第707章)
  京城,这两个字已经足够说明一切,那里名叫萧晋的人真的不多。”
  萧晋一声苦笑:“看来,我果然非常不适合当一名间谍。”
  “值得么?”裴子衿低头看他,“只要一听到你的名字,易家必定会立刻派人来龙朔调查。到时候,你在这里所拥有的一切、你身边的所有人都将陷入危险之中。如果翠翠醒来知道你付出了这样大的代价,一定会很难过的。”

  “那就不要让她知道。”萧晋手指开始不安分的解她衬衫的纽扣,“至于易家,事关我这个大仇人,他们肯定会派一名重要的亲信过来确认,这也就意味着更容易被我察觉和监控,到时候只要想办法让他回报‘此萧晋非彼萧晋’就可以了。
  现在,你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吧?!刚刚在刘若松那里憋了一肚子的火,让我发泄一下先。”
  说着,他不耐的双手抓住衣襟向两边猛地一分,然后就将脸埋了进去。
  萧晋有多骄傲,裴子衿很清楚,自然明白他这会儿的心里有多憋屈,所以不但没有阻止他这略有些荒唐的行为,反而还挺起胸膛,手伸到后背一边解着内衣扣子一边微微喘息着问:“事情真的能如此简单吗?”

  萧晋的回答是一记似轻还重的咬。
  事情会像萧晋说的那么简单吗?当然不可能。如果这件事真的惊动了高层,易家就百分百会得到风声,至于他们会不会从京城派人过来、派谁过来、以及派来的那个人好不好被控制,这些都是无法预料的。
  说不定人家直接找国安要一份他的档案资料,看一看照片就什么都清楚了。
  归根到底,他这一次还是在赌,而且是他目前人生中最大最危险且最没有把握的一次赌——他赌刘若松不敢把这件事公开出去。
  虽然刘若松是被当做“友谊的象征”给送到华夏来的,但萧晋却感觉他更像是在逃难,或者说避难。
  因为,北高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柳成东要把儿子送到国外去,竟然没有派绝对忠心的高手护卫跟随,只有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佣人假扮刘若松的父母,这太不符合常理了,看上去就像是他把这个儿子抛弃并流放了一样。

  虽然华夏朝廷一定会保证他儿子的安全,但这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不怕一万怕万一,若是两国真发生了不可挽回的事情,有个高手在身边,起码逃跑起来也能多几分把握。
  所以,萧晋猜测柳成东在北高丽一定遇到了不小的麻烦,这才借着向华夏示好的机会将儿子以质子的名义送了过来,而刘若松的身上,也一定藏有让柳家香火延续、甚至东山再起的资本。
  鸿胪寺当然也肯定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不遗余力的保护他,好在关键时刻通过他来找机会影响北高丽的政局走向。
  也因此,刘若松应该不敢再因为自己的胡闹而给已经焦头烂额的父亲惹来满世界的杀手——把事情局限在最小的范围之内并将它消弭于无形才是最符合他利益的选择。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裴子衿情报准确:他真的是柳成东最宠爱的那个儿子,以及他还没有疯狂到完全丧失理智的基础上。
  赌赢的成功率差不多五十对五十,这对于向来喜欢谋定而后动的萧晋来说,无异于一场押上身家性命的豪赌,就像赌骰子猜大小,已经买定离手,是死还是活,就等揭盅的那一刻了。
  不过,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所以在裴子衿身上酣畅淋漓的运动过后,他离开酒店坐进车里,稍犹豫片刻,便拨打了一个号码。
  电话通了,听筒里却没有声音传出来,他瞅瞅屏幕确认对方已经接听了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小甜甜?”
  日期:2018-03-2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