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3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弗朗索瓦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非常剧烈低挣扎着。鸭屎回忆了下,觉得这人尽管很坏,但是还不至于直接被处死,至少应该让他说点什么。师父说他知道的很多,他曾经也说过,自己与师父合作过,甚至还知道老鲶鱼的事情。于是,他给了弗朗索瓦一个说临终遗言的机会。
  结果,弗朗索瓦的一番话,让鸭屎彻底震惊了。
  日期:2018-03-28 13:56:07
  第161章 惊人的秘密
  弗朗索瓦被折磨得遍体鳞伤。鸭屎拿走了他嘴里的填充物说:“有什么临终遗言,说吧。”
  “我是贵族出身,打过一战,见过生死。你们吓不到我的。我原本没有什么遗言,不过我见你是个忠厚老实的人,所以奉劝你几句。我说完后,给我个痛快。”弗朗索瓦说。
  鸭屎点了点头说:“我答应你。”
  “当年宁十三与老鲶鱼打赌,结果宁十三输了。宁十三不甘,将老鲶鱼的行踪透露给了运河帮李一刀。后来,李一刀堵住老鲶鱼往死里打。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再次听到类似于老鲶鱼的绝活时,便是你出现了。”弗朗索瓦说。
  “他们打的什么赌?”鸭屎问。
  “这个你得问宁十三。”弗朗索瓦说。
  “死到临头了你都不说?”鸭屎气愤地用刀顶着他的咽喉说。

  “我像怕死的人吗?”弗朗索瓦淡定地看着鸭屎。
  “继续说吧。”鸭屎收起了匕首。
  “老鲶鱼死后不久,宁十三就听说他培训了一个孩子。不过,找到老鲶鱼的老巢时,并发现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你。他一直在寻找你。直到在县里找到了你。”弗朗索瓦说。
  “为什么?”鸭屎不解地问。
  “为了你的绝活。那个时候,宁十三接了我的一些活儿,完成的很好。不过,他同时接了两个人的任务。这两个人的任务都指向蒋夫人的珠子。其中一个人是我。另一个人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也猜个差不多。宁十三会用这个珠子换一个巨大的筹码。”弗朗索瓦说。
  “师父知道你会软禁我们,为你服务,但是故意不出声,就是为了顺手牵羊,同时拿掉你吗?”鸭屎问。
  “孩子,你果然聪明。宁十三的手段比之前老辣很多。之前,他与我做生意的时候,也会耍花招,但是基本是按照江湖规矩来。如今,他已经不按规矩出牌了。”弗朗索瓦说。
  “那么是你放走的我二姐?胡远见怎样了?”鸭屎问。
  “你二姐是宁十三的人救走的。他动用了地下黑市的老大屎壳郎,将我的别墅地下室钻透了,从里面直接将人带走了。至于胡远见,他近期被宁十三买通了。他成了宁十三在我身边的卧底。只不过,我发现得有点晚了。他并没有害我的命,所以我安排他逃走了。万一宁十三追上他,一定会灭口的。”弗朗索瓦说。
  “你白忙活一场还丢了命,何苦呢?”鸭屎说。

  “有些东西你不懂。我是贵族,是效忠国家的。蒋夫人的珠子相当于几艘军舰。其他的清东陵宝贝也能买很多飞机。德国在扩军,德法早晚有一战。其实,我原本想将中国贩的古董、珠宝折价卖了,为海军买一艘军舰的。”弗朗索瓦笑着说。
  “你是军人?”鸭屎问。
  “我祖上三代都是军人。”弗朗索瓦说。
  “既然有些事情你也不愿意说,我就送你上路吧。愿你来世生个好人家,不要再踏入这里的乱世。”鸭屎说完,拔出了匕首。
  “警惕宁十三。”弗朗索瓦并没有求饶,而是闭上双眼,引颈就戮。
  鸭屎从未见过如此勇敢的人,顿时对他肃然起敬。鸭屎手起刀落,割断了他身上的绳子。
  “快到冬天了。你拼命往对岸游吧。如果你能活着到对岸,那是你的造化。如果你死在水里,那也是你的命。”鸭屎说。
  “你为什么放我?”弗朗索瓦问。
  “因为你给我的警告很重要。”鸭屎说。
  “为什么相信我?我可能骗你啊?”弗朗索瓦笑着说。
  “有些事情我已经感觉到了。你没有骗我。”鸭屎说。

  “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帮到你什么吗?”弗朗索瓦问。
  “把你通往地下黑市的小屋搜藏的那个大柜子留给我。我说过等我二姐嫁人的时候,给她当嫁妆。如果你死了,那个嫁妆我去哪儿弄啊?”鸭屎说。
  “好,我给你留着。还有别的吗?”弗朗索瓦问。
  “这一单非同小可,江湖上都会知道。侠盗榜上不要出现我们的名字。”鸭屎道。
  “好的。”弗朗索瓦肯定地说。
  “还有,你雇佣中国人偷的宝贝不准离开中国,只能在中国流通。如果离开中国,怀义堂会追杀你。”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宁爷的意思?”
  “我的意思。”

  “好。”弗朗索瓦道。
  “江湖路远,难得再见。万一再见,我落你手上,要么给我一条明,要么给我一个痛快。不要拖泥带水。”鸭屎说。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朋友,无论何时都是。我能活下来的。即便是法国的隆冬,我也敢在塞纳河游泳。再说,现在还没真正到冬天。我先走了。”弗朗索瓦说。
  他轻轻下水,一猛子扎进了水中,不一会让在江上出现了他拼命游泳的身影。等他过了对岸,鸭屎往麻袋里放了几颗石头,随即将麻袋扔进了黄浦江。
  见鸭屎回来了,野狐田笑着迎了过来说:“老四,爽吗?”
  鸭屎冷漠地看了大哥一眼,半天挤出了一句话:“我不该折磨他。他死得太难看,我看了心里发麻。”

  鸭屎的这句话引起了众人哄堂大笑。宁十三走到鸭屎身边说:“你做得好。你早晚是要长大的。杀个人不算什么。未来我们要杀的人多着呢。”
  不知是因为弗朗索瓦的话的原因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鸭屎对宁十三的这句话感动莫名的害怕。这种害怕是发自内心的。他摸不清师父在自己身上到底还下了什么棋。
  皮六站出来笑着说:“鸭屎在上海能这么顺利地开展工作,一方面赖宁叔指挥有方,另一方面也离不开这个小哥的帮助。”皮六看了下小宋江,进而说,“他叫小宋江,与宁门有缘。”
  宁十三笑着说:“火头王,拿十个金条来。”
  火头王从一个大包里掏出了十个金条,用布包好,递给了宁十三。

  “年轻人,你过来。”宁十三招手叫小宋江过来,将金条给了他。
  小宋江接过金条,从中取出一条,将另外的九条还给了宁十三说:“我仰慕宁爷已久。幸好有机会结识小师父。”
  宁十三一听小师父,立即愣了,很严肃地问:“小师父是谁?”
  皮六走过来打圆场说:“哦,是这样的。他仰慕宁爷威名,恨不能相见,见到鸭屎后,就想拜鸭屎为师。”

  “什么?”宁十三的目光立即盯上了鸭屎,他极为愤怒地说,“门里的规矩忘了?你竟然敢私自收徒。不要以为你立了功,就可以什么都做。”
  鸭屎双腿发软,立即跪倒在宁十三身边说:“师父,我不敢。我并没有答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