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0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李庄是当地的一个大农庄,别看只是一个农人经营的庄子,不过经营了几百年也是聚集了几百户两干多人的大庄子,已经比得上一些小县的规模了。因为庄子里面的农户大多姓赵、姓李,故此才得名赵李庄。
  当天晚上,十几个去往洛阳经商的客人因为错过了附近县城的关门时辰,只能来到这里投宿。叫开了庄子大门之后,带头一个四十来岁的壮汉陪着笑脸对庄丁说道:"劳驾,我们都是去洛阳城办事的。县城已经关城门了,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们进去住一晚。明早起来我们一定多给住宿的房钱……”
  看到外面是十几个人,还赶着几辆马车。一看便是去洛阳城经商的客人,怕说自己是商人,被贼人惦记上,才含含糊糊说是去洛阳办事的。庄丁请示了管家之后,这才将这十几个人让进了庄内。
  庄丁将这些客人带到了一个带着牲口棚的跨院之后,说道:"这院子今晚归你们住,不过我们这里是农庄不是客栈。没准备什么被褥的,你们晚上自己将就一下吧。牲口棚里还有干稻草,你们铺上一点省的隔凉。”
  "这就蛮好,这就蛮好……”带头的壮汉摸出来一把十来枚铜子塞进了庄丁的怀里。陪着笑脸说道:"别嫌少,回去给孩子买双鞋穿。”
  庄丁也是庄子里面的农人,这一大把铜子对他来说也是一笔小财。当下庄丁喜笑颜开的将铜子收下,随后叮瞩了一遍让他们小心火烛之后,便先满意足的离开。
  这些客商们分成了两波,其中五个人住到了东边的房子里。剩下的人将马车安置好之后,这才住进了西边的房子里。不多时,两间屋子里相继传出来了一阵一阵的呼嚕声。

  与此同时,在庄子居中的一间屋子里。管家正在向庄主禀告刚才收留了客商住宿的事情,庄主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听完了管家的禀告之后,点头道说:“留下就留下了,都是挣辛苦钱的也不容易。你和厨房说一声,明早给他们带出来一份早饭,不能让外人说我们赵李庄的人不懂礼术。”
  “是,还是庄主您想的周到。"管家附和了一声之后,便起身离开。
  等到管家离开之后,庄主对着身后的屏风说道:〃您都听到了吗?如果可疑的话,我就让人连夜摸过去,把这些人都处理掉,就说他们是给土匪打探息消的探子,“处理不掉了”屏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正是那位名字在格杀令上越来越靠前的蒋合先。他现身之后,对着庄主说道:“还按你刚才说的,明早给他们留出来早饭,看他们的反应。吃饱喝足走了最好,不走的话再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蒋合先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随后着对庄主继续说道:"管家那个叫做赵横的侄子呢?今天我没有见到他。”
  "赵横就在庄子里,您吩咐过的,让他最近藏在庄子里,哪里都不能去。"庄主陪着笑脸看了一眼蒋合先之后,继续说道:“您有话要问他的话,现在我就把他叫过来。”
  “在庄子里就好"蒋合先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看着窗外空地的影子自言自语的说道,比想象来的还快……”
  于此同时,在那十几个商人居住的跨院当中,东院房子里面几个客商已经恢复成自己原本的模样。他们几个正是吴勉、归不归带着三只妖物,白天打听清楚了那个存货的客商就是此地管家侄子赵横之后。归不归还亲自回到了洛阳城,去了小伙计所说赵横表露身份的酒肆,在酒肆老板娘那里证实了赵横是他们店里的常客,也佐证了赵恒确实是赵李庄总管的侄子。
  现在唯一的线索便在赵横的身上,当下吴勉、归不归他们施展术法来到了赵李庄的附近。只是他们的对手太精明,如果这个时候有五个人前去投宿的话,都可以直接确认是吴勉、归不归无疑。当下老家伙在附近县城施展了一点手段,让一队去往洛阳的客商错过了进程投宿的时间。然后`偶遇’了同样无法进城的他们几个人。
  还是归不归提议去往附近的农庄凑合一晚的。
  百无求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动作的吴勉和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现在进都进来了,下面怎么办?是老子打头阵冲出去找那个叫做赵横的小子呢?还是咱们分兵几处去找?”
  “傻小子,你也说进都进来了,还担心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着急的不应该是我们,等着吧,就看是谁先沉不住气了。老人家我不信他们可能一直等到天亮。那个人也拿不准我们知道了多少,怎么样也要试探一下……”
  "老不死的,如果人家压根就没想过来怎么办?他们直接弄死那个叫赵横的,再把一切证据都擦干净。那我们怎么办? ”这个时候,小任叁也开口说了一句。
  "那他除非把整个庄子都一把火烧了,要不然还是会给老人家我留下来证据的。”归不归躺在干草堆上,看了一眼吴勉以后,继续说道:"最晚三更,子时之前他们一定会有多动作的。怎么样都会试探一下的……”

  和归不归想的一样,虽然交代了庄主什么都不要动,不过蒋合先自己却沉不住气了。此时那个神秘的年轻人并不在农庄,他找不到可以商量的人。一想到吴勉、归不归和他居住在同一个农庄,蒋合先便越来越沉不住气。看什么都好像是吴勉、归不归已经对着自己出手一样。
  眼看着快要到三更天的时候,蒋合先终于熬不住了。他施展术法隐住了身型,随后只身来到了那间跨院的外面。
  站在院子外面听了一会,出了呼嚕声之外,在听不到什么其他的声响。蒋合先没敢走正门,他施展穿墙之法进到了院子里。就在他犹豫是不是应该弄出点动静的时候,身后一只手臂突然捂住了蒋合先的嘴巴,随后将他轻轻的拖出了院子。
  这时候,蒋合先已经发现捂住自己嘴巴的人正是刚刚回到农庄的年轻人。此时为了避免被吴勉、归不归二人发现,已经再次变成了管家的模样。年轻人一声不响,将蒋合先拖到了附近的一间空无一人的农舍之后,这才松手平静的对着蒋合先说道:"为什么不等到我回来?你明明知道什么都不用做,他们什么都查不出来的,为什么你还这么沉不住气?”
  看到年轻人回来,蒋合先心里的大石头才算落到了地。原本他也是个心思敏捷的人,不过想到吴勉、归不归就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位置。他的心里面便一直悬着一颗大石头,如果明早他们不走,随便找个借口留下来怎么办?如果他们今晚突然发难,杀到了自己的身边又怎么办?此时年轻人正在修补阵法,他和自己失去了联络。一旦自己走了,他从阵法当中出来的时候正落到吴勉、归不归的手里。当下蒋合先都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与其这样被动,还不如自己主动一点打草惊蛇,将他们这些人引出庄外。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年轻人竟然察觉到了危险,自己从阵法当中走出来了。

  日期:2018-05-2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