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5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阳兵咬紧牙:“萧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啦,威胁你嘛!不然还能是什么?”萧晋一脸的无辜,“要不,你也赌一赌,看我是在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敢开枪?”
  孟阳兵很想骂娘,因为跟刘若松一样,他也不敢赌。
  “看样子,你是想赌喽?”说话间,萧晋大拇指扳下了手枪的撞针。
  孟阳兵深吸口气,正打算绕到刘若松的面前,却听萧晋又嬉笑道:“拜托,孟同志,你自己是蠢货,就不要把别人也当成蠢货好不好?我要是能让你用身体挡住这小王八蛋,那还威胁你个什么劲儿?过来,到小爷儿的身边来放。
  哦对了,房门外你的手下应该已经听到了咱们之间的对话,这会儿说不定都快要跟裴队长他们火并了,为了咱们自己的同志不无谓牺牲,还请孟队长让他们放下武器,心平气和的等待,谢谢!”

  孟阳兵的牙齿都快咬碎了,却不得不歪头对着衣领命令道:“放下武器,等待指示!”
  萧晋的笑容越发灿烂了,示意了一下自己左手边,说:“来吧!到这儿来。”
  孟阳兵慢慢的走过去,放枪的同时嘶声道:“你会为此付出代……”
  话没能说完,因为萧晋在他肋下刺入了一枚银针,暂时封闭了他全身气血,别说开口了,连动都不能再动一下。
  “呼!”萧晋长出口气,把自己的枪收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说:“不好意思,有你这么个没眼力见儿的蠢货在,小爷儿根本没办法与刘大公子好好聊天,所以就先委屈你一下了,回头你要是有意见,欢迎你向我的上级领导、也就是裴队长投诉。”
  孟阳兵说不出话,也做不出什么表情,但他的眼神看上去似乎非常的想一口一口咬死萧晋。

  “你做这些,就只是想跟我聊天?”刘若松满脸不信的问。
  “也不全是。”萧晋边说边站起身道,“主要是不能宰了你这件事让我很憋屈,所以我特别的想揍你一顿,而不掏枪的话,又没办法接近并制住孟组长,毕竟,我可不想在揍你的时候,身上多出几十个子丨弹丨窟窿。”
  刘若松呆住,起先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当他眼看着萧晋绕过茶几来到自己跟前时,脸上终于第一次浮现出了恐惧的神色。
  萧晋没有关闭孟阳兵的通话器,所以房门外的保安处组员依然能够清晰的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听到孟阳兵被制而萧晋说要揍刘若松,副组长脸黑的就像是锅底一样。
  “裴队长,你是国安的老人了,应该知道妨碍我们保安处工作是多么严重的事情,里面可是你的手下,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他自毁前程而不管不问吗?”

  裴子衿苦笑一声,说:“他从来都不认为国安的身份是什么前程,换句话说,他巴不得甩掉这个累赘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肯定跟你们组长说了‘欢迎投诉’这样的话。”
  副组长一呆,因为他从耳机里还真听见了萧晋这么说,于是脸色就越发的难看起来。
  “简直就是胡闹!就算那个女生是因为救刘若松而落水昏迷的,但这也不是刘若松的责任啊!你们凭什么这么做?”
  裴子衿神色一凛,寒声道:“韩副组长,单位里对于你们的机械和冷血一直都饱有诟病,但我认为那正是出于你们严格的纪律性和责任感,对此也一直都是心怀敬佩的。可是,你刚刚说的这句话却让我非常的失望。

  为了自己的责任不惜颠倒黑白枉顾一名无辜少女的生命,说你们机械和冷血已经是赞扬了,因为你们毫无人性!”
  韩姓副组长想到了什么,表情就变得不自然起来:“裴队长,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我们还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但是,我们有理由怀疑,那名女生并不是因为救刘若松而落水的,很有可能是刘若松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目的故意推她入水。要知道,那女生可是冒雨前去寻找和帮助失联的他们的。
  至于现在房间里的萧晋,则是那名女生的哥哥。我们身为国安的一员,无法保护自己同胞的安全已经是大大的失职,现在连给同胞讨回公道都做不到,难道还不准人家哥哥发泄一下怒火吗?”
  韩副组长闻言呆住,低垂下眼,不再说话。他身后的组员们也都纷纷露出了愤慨和羞愧的神色。
  他们不是第一天保护刘若松,对于那家伙的变态和扭曲早就十分了解,而且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伤人,所以几乎是瞬间就相信了裴子衿说的是实情。
  说到底,他们并不是真的毫无人性,一个外国人残害同胞姐妹,不但不能抓,他们还得舍命去保护,换了谁心里也不可能会舒服。
  之前听到耳机里传出殴打和闷哼的声音时,他们还非常的紧张和担忧,此时此刻,他们只觉得那是再美妙不过的音乐。反正命令只要求保护刘若松的生命安全,又没说不能挨打,要不是老子对着国徽和国旗宣过誓,早特么弄死他了。

  殴打刘若松时,萧晋用上了巧劲,尽量给他带去最大痛苦的同时,还不至于对他的身体造成太多的伤害。
  饶是如此,当他停手的时候,刘若松的头脸上还是已经沾满了鲜血。
  值得一提的是,起先刘若松还有些恐惧,但挨打到最后,脸上竟然慢慢变得快意起来,仿佛身上的疼痛给他带来了愉悦一般,最后更是嗬嗬嗬的低笑,声音中充满了不屑和嘲弄。
  萧晋扯过几张纸巾擦拭掉拳头上的血迹,坐在对面点燃一支烟,骂道:“挨揍都挨的这么开心,你果然是个十足十的扭曲变态!”
  刘若松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面色狰狞的看着他说:“你打的我越狠,就说明你的心里越是拿我没办法,你不敢杀我,也不敢真废了我,只能用这种方式稍稍发泄怒火,既可怜又可悲,我当然没理由不开心。”

  “你说的倒是很有道理。”萧晋撇了撇嘴,“既然你这么开心,那咱们就好好的聊聊天,来华夏这么久,翠翠应该不是第一个被你伤害的人吧?!”
  “当然不是。”刘若松艰难的坐回对面的沙发,得意道,“虽然你们华夏的女生已经丢失了东方女性的良好传统,不如我们国家的女人听话,但她们的反抗和惨叫却要动听许多,我最喜欢看的就是那些自以为迷倒了有钱帅哥的女孩儿幻想破灭时的惊讶和恐惧表情。
  你知道吗?其中甚至有年纪大我一倍的老女人,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自信,真以为一个有钱又有颜的十几岁小奶狗会看上她吗?简直可笑。”
  萧晋双眼眯了眯,转脸问依然僵在旁边的孟阳兵道:“他说的这些,你都知道,对不对?”
  孟阳兵没办法回答,但他怒火充盈的双眼中却多了几分无地自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