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7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话。我便慢慢开始放松下来,想必这人就是邀我前来的崂山掌教了。既然这是他有意为之,即使我暴怒也不一定能够逃离这幻境,倒不如冷静下来听听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也好心里有个打算。
  想到这里,我便开口询问起来,他邀我前来所为何事。
  那人先是轻咳了两声,随即说道,“今日叫小友前来有两件事,老夫知晓小友想要前往东海的流波山,可现在毫无头绪是否?”
  我顿了顿身子,这老头果然那是知晓我此次的目的,他叫我来肯定是知道些什么,于是我便点点头,问道,“你可有办法?”

  “老夫的确知晓些流波山的讯息,有意告知,不过在这之前,小友得帮老夫一个忙!”
  听完他的话我心里一喜,看来这趟崂山算是来对了。不过此时也不能表现太过于急切,先听听他怎么说。想罢,便开口询问,“不知前辈所求何事?”
  老头又是轻咳两声,这才开口道,“想必小友在来时也见过我崂山的禁制,老夫所求之事正是与之有关。”
  我一听心里有了些好奇,来时的路上也是听刘宗成谈起过这崂山禁制,据他所说,这禁止本是崂山开山祖师的手笔。虽不知那开山祖师的实力如何,但既能开山立派也绝非我等所能及。此时又听老头提及这禁制。莫不是这禁制出了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我不免说出心中疑虑,问及是否是禁制出了问题。老头哑然一笑道,“小友果然是当世英才。实不相瞒。这禁制虽是我崂山宗师所置,但千年来难免有些损耗,加之这天地灵气早已今非昔比,此时我崂山的禁制已然不稳。老夫自愧不如宗师那般修为,虽有心加持却无力为之。所以今日情小友来,便是想拜托小友,将此禁制修缮,延我崂山千年底蕴。”
  他的话让我不禁哑然失色,虽说我年纪轻轻便达到印章天师的境界,一身实力自然不凡。按照我的猜想老头的实力应该远远在我之上才对,既然他都无法解决的事情,我又岂能有办法。随即。我便摇了摇头道,“前辈真是高看我周易了,这事儿我还真帮不了。况且前辈尚无对策,我又哪来的办法。加之我对这结界禁制不甚了解,还是另请高明吧。”
  老头听完我的话,没有一丝的急躁,只是一再解释道,“我姥山禁制本是一阵法,老夫尚知小友不善阵法。老夫也并非想让小友出手布阵,只是想让小友此去流波山帮老夫寻回一件法器。这件法器才是修缮禁制的关键。”
  提起阵法不得不让我想起了胖子,他当初可是修缮了我王屋山的禁制的,想必这崂山的阵法对他来说也不算是很难。只不过此时他还在炼妖壶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看来这件事情他是帮不上忙了,只能按照老头的话去做了,况且找东西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是顺手而为罢了。

  想到这里,我面色有些好转,老头既然有所求那必然会给我想要的答案,所以我也没有着急催促他,反而是问起他口中的那件法器是何物。
  老头听完我的话,约莫有几秒的沉默,最终幽幽而出,“东皇钟。”
  我直接愣在原地,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东皇钟可是与我手上的轩辕剑和炼妖壶齐名的上古十大神器。据说东皇钟拥有镇压“鸿蒙世界”之威、扭转“诸天时空”之力、演变“天道玄机”之功、炼化“地水火风”之能。钟体外日月星辰、地水火风环绕其上、钟体内有山川大地、洪荒万族隐现其中。五色毫光照耀诸天,混沌圣威震慑寰宇。玄妙无限、造化无穷,可以禁锢时间、镇压空间。反弹任何宝物神兵的攻击和一切神通法术的伤害。攻伐防御一体具备,顶于头上先立不败。

  或是老头料到我会有如此的反应。跟我解释道,“小友不必诧异,这东皇钟本就是防御至上的法器,用来修缮我崂山的禁制是最佳选择。”
  这话听上去倒是没什么问题,可这上古神器,每一件都是绝世之宝,修道之人皆想持有。我就不信这老头就没有这想法,若他是想占为己有,并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修缮禁制。那我辛辛苦苦找寻回来的东西岂不是白白便宜了他。不过转念一想,若是此时不答应他,保不齐他就不会告诉我怎么去流波山,甚至还肯呢个对我出手。现在看是在和我商量,倒不如说是在做一场交易。
  思来想去,还是先答应下来,到时候等胖子醒来让他先解决那个禁制的问题。这样一来便可以不用东皇钟了,若是不能解决再另想办法。
  此时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便开口应承下来,接着便问如何去流波山。
  老者见我答应下来,开口道,“欲上流波山,先行琅琊台。”
  说罢,便不再出声,而此时我的脑袋开始嗡嗡作响,整个人便陷入了一种模糊之中。当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此时自己正安然无恙的坐在大殿后面的议事厅里面,手上还端着已经空掉的茶杯。茶杯之上还冒着淡淡的香气。
  看来老头已经撤去了幻境。他最后一句话让我有些匪夷所思,“欲上流波山,先行琅琊台”前面半句的意思倒是很好理解,只是这琅琊台听起来像是个地名,不过这地方到底在哪儿,我却是不知晓了。
  我坐在椅子上将心情平复下来,老头说完这句话便撤开了幻境,显然是不想再与我多说什么,若是我现在追问定也得不到回应。
  想罢,便抬步出了太清宫,打开了宫门出门而去。此时刘宗成和祭祀恶灵依然站在宫门前。祭祀恶灵见我出来,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冲着我微微点头。刘宗成也没有多嘴,只是说要立刻带我下山。
  这崂山的态度着实让我有些捉摸不透,之前那般毕恭毕敬的邀我前来,此时又这么着急忙慌的送我离开。按理说,我是他们请上山来的,且不说好酒好饭伺候,至少也要客气一番带我参观下崂山的风景吧,可现在为何是这么仓促的送客,这让我有些咋舌了。
  不过我也不是那种赖死赖活的人,既然不愿意留客,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随即带着祭祀恶灵跟着刘宗成下山去了。
  一路上也没有过多的言语,刘宗成只是送我们下了山便告罪说门派中杂事繁多,便匆匆而归了。
  我看着他离去背影,不仅暗自感叹摇摇头,先前对他的那些好感此刻已经消失殆尽了。

  回到酒店之后。我把柳如絮叫了出来,将今天和老头的那些谈话纷纷说了出来,问及他们有什么眉目没有。当提及老头要找东皇钟的时候,柳如絮的反映同我之前一样,感到十分的惊讶,倒是祭祀恶灵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看起来满不在乎。看来这件事情依然是指望不上他了。
  不过当我话说完,祭祀恶灵却是一脸的疑惑不等我发问他便说道。“自那场大战之后,我原以为东皇钟也一并落入了山海界,没曾想却是出现在了流波山。”
  我只是微微一愣,并没有多想这件事情。眼下最重要是弄清楚琅琊台到底是什么地方,它和流波山又有什么联系。
  日期:2018-03-29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