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7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一年苏联解体前,这里曾是标准的军事海港。那之后,交趾国政府一直试图将金兰湾民用化。
  1991年12月22日,驻扎在金兰湾的最后一艘大型军舰、8000吨的“斯皮罗诺夫海军上将”号驱逐舰返回符拉迪沃斯托克,既海参崴。由于经费不足,加之管理不善,原驻金兰湾的一艘舰艇上的4名海军预备军官因营养不良和过度操劳而死。
  1995年12月12日,在这个寒冷的冬日,“俄罗斯勇士”飞行表演队的5架苏-27战斗机,在结束了马来西亚国际航展的返途中,有3架飞机在越南金兰湾军事基地上空神秘地失踪了。金兰湾的悲剧夺去了俄空军4名优秀特技飞行员的生命。这是俄空军历史上惨痛的一天,也是世界特技飞行表演史上悲痛的一天。更是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耻辱的一天。
  此后俄罗斯人在这里的影响力逐年递减,直到十二年前彻底放弃了这里。
  在此之后,金兰湾成了越南拉拢美俄的资本,是越南参与南海争端的重要筹码。合众国在南海问题上不断搅局,并试图重返金兰湾。现在的金兰湾是军民两用的混合型海港,包括码头、银行、办公楼、物流仓库等,并为军用舰船兴建食品和弹药仓储设施。停泊一般航母毫无问题,因此越南媒体所指的“航母”,应为11万吨的合众国“福特”级航母。
  而就在数月前东瀛也表达了进驻金兰湾的意愿,并且得到了越南政府的许可。目前海上自卫队就有舰船在金兰湾进行停靠,东瀛舰船的P-3C反潜巡逻机在金兰湾可以进行降落和补给。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李牧野约了风间妙子黄昏时分在这里见面,直等到日轮入海,她才姗姗来迟。
  不得不承认,风间妙子的穿衣品味远在白无瑕之上。无暇魔女属于天生丽质难自弃,穿衣服向来比较随便。而风间妙子在姿容毫不逊色的情况下,良好的穿衣品味帮她拉近了与白无瑕之间在气质上的差距。
  这身白色猎装穿在她身上,不但突出了女性线条的柔美,还为她增添了几分阳刚之美。男人们没办法忽视她前挺后翘的身材,却又不得不屈服于她昂扬的气质而自惭形秽。

  李牧野是个例外,不仅是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还因为这女人曾不止一次的在小野哥面前主动卖弄风*,李牧野至少有过两次把女神梳弄成神女的机会。
  “不错的地方。”风间妙子看着屁股连缝儿都不欠一下的男人,自己拉椅子坐下,道:“事实证明,你们中国男人普遍缺乏风度,果然不是人家造谣编排你们的。”
  “中国女人够出色了,男人混蛋一点才好平衡。”李牧野笑道:“我给你点了爆浆老鼠,你穿成这样子,吃起来会很不过瘾,我原本以为这么隐秘的事情你会穿的亲民一些的。”
  “我吃别的。”风间妙子面无表情道:“那个爆浆什么的你自己享受吧。”
  李牧野道:“这儿的蝌蚪汤不错,你可以试试。”
  “你能不能把嘴闭上?”风间妙子翻着菜单,着恼道:“这地方就没有正常的食物吗?”
  越南菜比较简单,偏重生鲜,比较有特色的风味普遍比较重口味。而这家餐厅主打的特色就是异食。菜单上要嘛蛇虫鼠蚁五毒俱全,要嘛就是动物的下三路。
  “那个牛欢喜挺好的。”李牧野指着菜单上一份看上去比较正常的菜色介绍道。
  “牛欢喜,听名字倒是有点意思。”风间妙子被这道菜的卖相吸引,合上菜谱,道:“那就来一份这个好了,我吃米饭团,让厨师把饭蒸熟后做成饭团。”
  牛欢喜是世界上真正称得上牛逼的食物,因为它本来就是。听着有点重口味,其实味道还是可以的,在南粤地区比较流行的一道菜。爆炒是最常见的做法,烤着吃也不错,熏烤后再浇汁是最美味的。极端情况下,还有专门喜好刺身吃法的。
  李牧野贼忒嘻嘻的给她点了一份烤五分熟的浇汁牛欢喜,还特意假兮兮的问了一句:“口味偏原味一些没问题吧?”
  “我们东瀛人是全世界最懂吃生鲜刺身的民族。”风间妙子傲然说道:“我吃三分熟也没问题。”

  这娘们儿全身是刺,一开口就怼人,很典型的大龄女青年缺乏良好沟通导致内分泌失调的表现。李牧野真有点后悔没给她点一个刺身。
  “你们东瀛电影拍的也不错。”李牧野道:“那个一什么道和东什么热拍的片子都挺大胆前卫的,我原本以为你们东瀛的女孩子都是大胆热情的,没想到你会这么难相处。”
  “无耻!”风间妙子道:“李牧野,不要试图激怒我,那样对你没好处。”
  “女孩子不应该这么凶巴巴的。”李牧野冷笑道:“就像你们的国家,本该是最精致的国度,婉约如佳人不好吗?”

  “如果你依然用这种语气态度跟我说话,侮辱我的母国,我看我们之间的合作也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
  “就算是合作,也要先分出个主次吧?”李牧野道:“看在你是女孩子的份上,我勉为其难做个主没问题吧?”
  风间妙子语气严厉说道:“别忘了,之前是你主动找我合作的。”她显然是不接受李牧野的说法。
  菜上来了,三分熟的牛欢喜,切成薄片后已经完全失去了以往真牛逼的神秘风采。
  李牧野把菜推到她面前,道:“吃什么补什么,这个牛欢喜对你还是有好处的。”说着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她。
  这娘们儿果然不服气,不甘示弱的夹起一片,没有把旁边碗里的汁浇上去,只稍微沾了沾便塞进嘴里。
  “那艘霍族花船就在八十公里之外的海上,今晚有个花魁下海的表演。”风间妙子一边吃一边说道:“你想做主就先拿出个像样的计划来,否则就听我的安排。”
  “听你的安排,我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李牧野笑嘻嘻道。
  “你还是不信任我?”
  “说的好像你多么信任我似的。”李牧野道:“我可是在你手底下死过一次的人。”
  “如果不是你,老祖不会现在还昏迷不醒,我那次也不会......”她欲言又止,咬牙道:“姓李的,你我合作从来不是基于相互信任的,这个事情没有讨论价值,我没时间跟你啰嗦,如果你有其他选择就说出来,如果没有,那就接受我的安排!”
  “你急什么,饭还没吃完呢。”李牧野笑道:“来之前我给你算了一卦,你这辈子跟佛教有缘啊,从小拜入福康寺一脉,之后又跑到大草原上杀了白教一位欢喜佛,现在又要去弄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白龙大菩萨,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跟佛有缘?”
  风间妙子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索性先不说话,专心对付面前的食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