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3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玉贤也半晌没反应过来,直接所有目光都聚焦到他脸上才回过神,笑道:“既然徐部长已经表态,罗市长就勉为其难再辛苦一下吧,最近红河开发区大赶快上、声势浩大的建设场面想必大家都知道,关键时候不能拖人家的后腿啊,不然方常委要抗议了。”
  他是暗示罗世宽别逼人太甚,方晟反正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把他惹毛了以后跟市正府对着干,常委会就没法控制了。
  罗世宽心有不甘嘀咕道:“离省正府规定的最后期限只剩两天了,恐怕来不及……”
  说着他朝徐璃看,指望她声援一下,谁知徐璃出神地盯着茶杯,好像上面长了花似的。

  许玉贤略一思索,道:“除了红河管委会两名同志的交流问题存在异议,其它部分大家都没有异议,我的想法是这样,暂停红河管委会干部交流,两名交流到红河的相互对调,大家一致通过这份名单,如何?”
  罗世宽还没来得及反对,徐璃道:“可以,否则时间真来不及。”
  卟!
  罗世宽心里又喷一口老血!

  不出两个小时,银山从市区到各县区都绘声绘色讲述常委会一波三折、充满戏剧性的表决过程,最后一句话是:
  想不到哎,那个新来的常委竟把罗市长打败了!
  其实对很多知晓机关大院内幕的人来说,这次非同凡响的常委会还有很久谜团:
  徐璃刚跟方晟吵得不可开交,且方晟受伤第二天拒绝和许玉贤一起去医院看望,为何常委会自己打脸,主动收回名单?
  邵卫平为何坐视嫡系鲁荣被调离红河,反而站在罗世宽那边?
  方晟到银山才四个月,多方树敌甚至险遭不测,为何为微不足道的干部交流跟罗世宽硬顶?
  坐车回红河的短短半小时,方晟一直在接受姜姝狂轰滥炸。
  “怪不得那天许玉贤叫她去医院,故作姿态地不肯,原来晚上偷偷摸摸一个人去,偏偏被我撞到了,好不羞人!”

  方晟失笑道:“你也是偷偷摸摸去的呀。”
  “胡说!当时我就说了,下班路过!”姜姝义正辞严道,“要是罗世宽知道这个秘密,恐怕不会贸然在常委会跟你翻脸吧。不过我想不通哎,你为啥不提前跟她交底,非在常委会发难?”
  “交什么底?我跟她根本不象你想的那样,很普通的同志关系。”
  “好吧,这个环节我没弄懂……希望今晚能喝到一次完美的咖啡,倾听你完美的解释。”
  “今晚不行,这几天都不行,”方晟笑道,“我伤势还没恢复,稍微动一下就疼。”
  “疼不疼与喝咖啡有啥关系?”说到这里姜姝蓦地悟出他话中含意,嗔道,“胡思乱想,要讨打呀!”说罢便挂掉电话。

  徐璃那边,会后他第一时间发了条短信,她至今未回。这个女人如同水晶里的冰花,若近若远总是看不透。
  车子到了管委会楼下,没等纪师傅停稳,鲁荣一个箭步从楼里跳出来,殷勤地打开车门,紧紧握住方晟的手道:
  “多谢方常委,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候是方常委……我何德何能啊,想想都汗颜,今后只有更加努力地工作报答方常委信任!”
  方晟笑了笑,道:“赶紧进去,让同事们看了笑话。”

  回到办公室,刚开门开灯,冷不丁安如玉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紧紧搂住他道:“我爱死你了,方常委!”
  方晟吓得出了身冷汗!
  这个拥抱若被别人看到,会颠覆他在常委会的正义立场!
  赶紧拚命挣脱,瞪大眼睛道:“你疯了!要是传出去会出人命的!”
  安如玉还是一脸兴奋:“想不到你表面冷冰冰没有任何承诺,背后却敢为了我跟罗世宽较量,硬汉子,真是硬汉子!我真喜欢上你了,真的!”

  方晟声明道:“我完全基于开发区整体工作衔接考虑,没有渗和私人情感。”
  “对,对,我知道,所以才由衷佩服,打我主意的领导多着去了,打着各种旗号骗人,你却相反,一心一意帮我却不计回报。”
  “这才是正常框架下的工作关系。”
  “总之……”她转了转眼珠,“等你欣赏我的时候……我很耐看的……”
  一阵香风随她的身影卷出去,方晟叹了口气:好率性的女人,难怪风评这么差。
  当晚爱妮娅打来电话。
  “听说你和徐璃联手坑了罗世宽?好厉害啊,这么快就摆平徐璃,比我想象的还顺利。”
  方晟叹了口气:“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银山常委会的事儿居然几百公里远的碧海都知道。”
  “徐璃的婚姻……跟鱼小婷、樊红雨不同,最初也有段甜蜜期,就是那期间生了个儿子,其乐融融,然而男人的本质就是花心,后来冯子奇初恋女友找上门,被秘密包养后也生了个儿子,那个女人蛮厉害的,抱着儿子找冯卫军。冯卫军虽然恼怒儿子乱来却舍不得自家孙子,然后做了妥协。徐璃本是心高气傲之人,怎会跟其他女人共侍一夫,果断提出离婚,后来两家背后做了很多工作,才形成如今不统不战不和的局面,嘿嘿嘿,她的选择是不是跟赵尧尧有些类似?”

  “打个长途电话,你啰啰嗦嗦尽说不相干的事!”方晟怒道。
  “我是提醒你,这个女人可以放心大胆地下手,人家孩子都生过了,没事的。”爱妮娅悠悠道。
  “再提徐璃我挂电话了。”
  “好,下一个话题是周小容,最近她找过你吗?”

  “找过,非要我打电话给你,我答应了。”
  “如果我不事先招呼呢?”
  方晟叹道:“你算是看透我了,我承认很难拒绝周小容的要求,哪怕再无理再蛮横,怎么说呢,初恋是一个人永远解不开的心结。”
  “我表示无感。”爱妮娅冷漠地说。
  “这段时间想必压力很大吧?”
  “跟你在顺坝的时候一样,安全是大问题,”她顿了顿,“想向你借一个人,反正你最近用不着,而且她肯定乐意。”
  “叶韵?”
  “舍得吗?”
  方晟微微皱眉:“她可是官方认定有问题的,相关部门正密切监视!你何必舍近求远,干脆申请特警保护就行了。”
  “到哪儿找女特警?何况我根本不信任碧海任何人!”
  “既然你中意我没意见,但注意保守机密。”
  “我还不是省委常委,接触不到国家机密,等熬过这段时间再说。”

  “好,我这就联系!”
  方晟爽快应道。
  此次学员都是副厅以上级别,因而享受单间待遇,从而保证了每个人的**。
  方晟心生怜惜,伸手替她拭泪,却被她一巴掌打开,气愤愤坐回沙发双手抱着枕头发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